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番外篇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姑娘。」惠仪在旁边轻轻咳嗽了一声,现儿书房里虽然没有旁人,可指不定下一刻谁就进来了呢,怎么着也该出声提醒下。

    惠仪这一声让两人都回过神来,许瑢恋恋不舍的将手慢慢松开,低头瞧着陈茗纤柔软白皙的脖子,心中的波澜一阵一阵的涌了上来,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陈茗纤坐在那里,一颗心也兀自突突的跳了个不停,只觉得脸上发热。

    两人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各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忙碌,许瑢替皇后娘娘抄写佛经,陈茗纤继续挥毫作画,书房里静得没有一丝多余的杂音。

    外边传来杂沓的脚步声:「陈大小姐,陈国公夫人进宫来了,你母亲生了病,国公夫人要带你回府侍疾。」

    陈茗纤的手一抖,一滴墨汁掉落在纸上,迅速晕染开来,她才抬起头来,就触到了许瑢那焦急的目光。可是母亲的身子也让她担心,她将毛笔轻轻搁下,朝许瑢深深的望了一眼,这才慢慢的站起身来,带着惠仪与惠芳走出了书房。

    许瑢呆呆的坐在那里,瞧着陈茗纤从身边擦肩而过,那群袂拖过他的脚,就如流水一般毫不留情的往前边去了,只是群袂扫过去以后,那地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纸团。许瑢弯腰将那纸团捡了起来,抖着手指将它展开,那是他昨日让内侍送过去的纸团,他写的那首诗下边也有一首诗。

    「这是她回给我的。」许瑢欣喜若狂,仔细将那诗看了又看,只觉字字句句皆含着情意,那娟秀的字迹仿佛变成了迎面的春风,正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心扉。

    陈茗纤跟着陈国公夫人回到了府里,却将一颗心丢在了皇宫。虽然在旁人眼中,她还是那个陈国公府的大小姐,依旧是那般冷傲高贵,可她却深深的知道,自己已经换了一种心思,外表冷漠,内心却燃着一团火焰。

    过了两个月,皇后娘娘又宣她觐见,这一次她在未央宫里见着了太子许璟。

    许璟的眼睛从陈茗纤走进来的那一刻便没有移开过,一直粘着她不放,这让陈茗纤觉得十分不舒服,她低头给皇后娘娘请安又向许璟请安,站起身来默默坐到了陈国公夫人身边,心中忽然有一丝慌乱。

    早在很久以前,她便知道了陈国公府的用意,他们准备将她培养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她没有反抗,只是默默的接受了家里的安排,可现在她却一点也不想顺着家中给她安排的这条路走下去。

    她不想要母仪天下,她不想要成为后宫高高在上的那个人,她只想要嫁给他,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她坐在那里,默默的听着许璟与皇后娘娘说话,一颗心充满了悲哀,只希望着自己没有被许璟看中,也还能想出别的法子来。

    脚步声橐橐,大殿外边走进了一个人,那熟悉的声音让陈茗纤好一阵慌乱,他来了,他知道自己再次进宫,这才匆匆的赶了过来。不敢做得太明显,她微微抬起头来瞟了一眼那个身影,也触着他飞过来的一道关切的目光。

    从宫中回到家没几日便得了一个糟糕的消息,太子许璟向皇后娘娘提出要选她为太子妃。陈国公夫人满意的望着她笑:「我就知道纤丫头能被太子看中。」

    陈茗纤只是低头不语,旁边众位姐妹个个羡艳不已,她却是一片悲伤,那个穿着白衣的翩翩少年,与她再也不会有交会。一想着他那温柔的目光,心中不可抑制的疼痛了起来,第一次,她渴望着自己有说话的权利,能表达出自己的心意。可是,她不能,她是陈国公府的大小姐,她要听从家里的安排,为着陈氏家族的利益而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那份埋藏在心底里的感情。

    「姑娘,你便歇了那份心思罢。」惠仪看了坐在桌子旁边闷闷不乐的陈茗纤,低声劝道:「你和五皇子是绝无可能了,为何还要念念不忘?」

    惠芳拿着帕子替陈茗纤擦了擦汗:「姑娘,做太子妃可比皇子妃威风多了,以后还能做皇后娘娘呢。」

    陈茗纤坐在那里没有说话,手中拿着一本诗集无意识的翻着,这是许瑢的诗集,她只能透过那本诗集默默的琢磨着那个让她念念不忘的人。

    「大姐姐,大姐姐。」外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陈茗纤抬起头来,就见几位妹妹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大姐姐,外边出了大事!」

    「出了大事?」陈茗纤懒洋洋的应了一声,外边出了大事又如何,总比不上她遭遇了这种不幸。一双妙目从诗集里抬了起来,望着满脸焦急神色的妹妹:「怎么了?你们一个个慌慌张张的?」

    「大姐姐,今日朝堂上有几个人上书,反对将你立为太子妃!」陈二小姐着急的坐在了陈茗纤的身边,一脸气愤:「太子爱挑谁做太子妃便是谁,与他们又什么关系?分明是自家的小姐挑不上便也想要大姐姐也做不成。」

    「什么?有人反对我做太子妃?」陈茗纤心中惊喜不已,睁圆了眼睛:「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千真万确!」陈三小姐点了点头:「祖父下朝回来以后便脸黑黑,颜色十分不好看!」听说朝野上下都反对太子的选择,还不是不想见陈国公府一人坐大?难怪祖父会生气,辛辛苦苦培养了大姐姐多年,眼见着便要成功了,却引起了轩然大波。

    陈国公府已经势如中天,再出个太子妃,也就是将来的皇后娘娘,这大周朝堂里岂不是有一半都要姓陈?这世间得眼红病的人不少,个个都见不得人好,今日上朝,有几位老臣联合上奏,肯请皇上皇后多多考虑太子妃人选,奏折也跟着如雪片一般飞进宫中,皆是反对选陈氏女为太子妃。

    陈茗纤听着几位妹妹你一言我一语的将这事情说了个明白,心中暗自高兴,若是能将太子妃这身份给摆脱了,她与许瑢也许能在一起。她望着几位妹妹淡淡一笑:「这世间的人,大多便跟乌眼鸡一般,恨不能将旁人啄到肚子里头去吃掉呢,你们也别生气了,静观其变便是,谁又知道结果呢。」

    陈国公听到大孙女对于这事情风轻云淡,大为赞叹:「纤丫头果然好气度,我都有些自愧弗如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