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番外篇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陈国公夫人瞄了他一眼,满脸笑容:「她哪里是什么好气度!她是知道自己不用担心,上回觐见皇后娘娘的时候,太子的眼睛一直就盯着纤丫头,不肯放松了半分。我们才回府,宫里便传了话音儿出来,说太子向皇后娘娘进言要娶纤丫头为妻,这可不是上心了的意思?只要太子坚持,旁人再说多了闲话也无益。」

    「唔,不如咱们便以退为进。」陈国公满意的点了点头:「我也去上份奏折,就说咱们陈国公府已经够引人瞩目,不想因着再出一位太子妃而遭猜忌。」

    「这样甚好,皇上皇后那边也能打消疑虑。」陈国公夫人想了想,吩咐旁边的贴身丫鬟:「去将大小姐找过来。」

    陈茗纤到了主院,听祖母说要自己写一封请辞信,心中高兴,拿起笔来一蹴而就。上边自陈资质粗陋,不堪为太子妃,且也不欲让太子殿下因此事被百官诟病,以为迷女色而不顾大局,还请太子殿下收回成命为感。

    陈国公拿着请辞信瞧了又瞧,直赞孙女兰质蕙心,这封信写的言辞恳切,中间又体现出了对太子的殷殷关心,实在是字字珠玑。「纤丫头,我立即将我的奏折与你的请辞信一起送到宫里去。」陈国公站了起来大步往外走了去,陈茗纤心中一凛,祖父素来热衷于权势,他怎么高高兴兴的去送这请辞信?中间必定有隐情。

    转脸看了一眼祖母,见她端着一张笑脸正在望着自己,陈茗纤的心沉了沉,一只手紧紧的捏成了个拳头,自己果然还是稚嫩了些,这分明是以退为进,他们在赌自己在太子爷心中的分量。

    赢了,她是太子妃,陈国公更是荣华富贵,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输了,陈国公府的奏折与她的请辞信,会让陈国公府在皇上与皇后心中的分量有所增加,无论结局如何,陈国公府只会占强。

    绝望的站了起来,陈茗纤朝陈国公夫人行了一礼,匆匆忙忙回到自己的院子,望着那一地碎金的日光影子,她没有感觉到半点温暖,就如坠入了冰窟一般,全身凉冰冰的一片,自己和他,终究是此生无缘。

    过了不多久事情便定了下来,太子不顾群臣非议,坚持要娶她为妻,宫里的聘礼送了过来,满满登登的堆了一院子,陈国公和夫人笑得合不拢嘴,他们这着棋没有下错,看起来陈国公府又要出一位皇后娘娘了。

    两年后,太子大婚。

    红红的龙凤花烛高照艳妆,许璟拿着秤杆挑开那红盖头,下边是一张绝色的容颜,滟滟含波的眼眸,巧笑嫣然的嘴唇,让他痴痴迷迷的看了又看,都舍不得去惊扰了她。旁边站着的姑姑瞧着许璟的模样不由得噗嗤一笑,几人赞过床以后便行礼退了出去。

    「茗纤。」许璟在陈茗纤面前走了两步,有几分紧张,一张脸涨得通红:「夜已经深了,咱们安歇罢。」

    从见到她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她,现在她成了自己的妻,他只想好好的将她捧在手心里边,不让她受一点点委屈。可是他却有一点难言之隐,这是他心中最感恐惧的,生怕在这新婚之夜,那期待已久的甜蜜会变成一场噩梦。

    早在十六岁的时候,母后给他安排了司寝的宫女,结果第一个晚上,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半点反应。那司寝的宫女急得白了一张脸,两人光着身子在一处折腾了大半个晚上,一点进展也没有,他那处东西软塌塌的倒伏在那里,没有一点要起来的感觉。

    许璟觉得很是羞耻,他威胁那宫女不让她说出去,自己想尽了各种办法,让内侍偷偷的请了太医过来看诊,配了些药吃了好几个月,还让人去宫外寻了些所谓的秘方过来,试了好多种秘制的药物,最终在一个晚上终于有了一点点反应,能够举兵攻城掠地,只可惜攻陷城池并不深,但这也足以让那司寝宫女喜极而泣,自己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虽然说不上顺利,可总算没有辜负皇后娘娘的期望。

    大婚之前,许璟找了司寝宫女又试炼了几回,可每次都是才进港便没了后劲,他心急如焚,嘴巴里头都起了大泡,又不敢让父皇母后知晓。毕竟他那二弟楚王可一直在盯着他太子之位不放,若父皇知道了自己有这方面的问题,在他心中的印象打了折扣,还不知道这太子之位会不会易主。

    许璟心中一直安慰自己,或许是因着自己不喜欢那个司寝宫女,所以才会没有兴趣:「茗纤是我一眼看中就想要娶的人,自然会不同一般。」

    现在美人如玉,一张脸在花烛下玉莹莹的发光,许璟越瞧越喜欢,暗暗的摸了自己下头一把,却只发现那处依旧没有要昂起头来的迹象。转过背去,偷偷的从衣袖里边拿出两颗红色药丸来,许璟飞快的将它们塞到自己嘴巴里,拿起了交杯的酒盏:「茗纤,咱们两人再来喝一杯酒。」

    交杯酒在喜娘的赞歌里早就喝过,可他现在却还需要再饮一杯,一来能将那药丸送下去,再来也能给自己壮胆。

    陈茗纤举起酒杯,木然的望了许璟一眼,自从接了宫里的旨意,她的一颗心就已经死了,除了做太子妃,她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他是高高在上的五皇子,她是陈国公府的大小姐,想要私自出逃,那可是难于上青天。

    陈国公好饭好食的养了她这么多年,她顶着是陈氏的姓,自然要为陈国公府效力,家里自小便给她定好了目标,她也只能一步步的走下去。

    美酒顺着喉咙流了下去,冰凉一片,和她冰凉一片的心肠混在一处,似乎马上就要结冰,许璟的手指摸上了她的衣裳,珍珠做点缀的盘花纽子一颗颗的解开,露出了大红色的抹胸,凝脂般的肌肤露在了外边,带着少女诱人的体香在洞房里低旋徘徊着,有一种暧昧的情愫慢慢的从许璟眼中升起。

    那两丸药似乎有些作用,许璟觉得身子有些反应,将陈茗纤一把按倒在床上,重重的扑在她娇嫩的身子上边。她的肌肤丝滑柔软,似乎诱惑着他往最甘美的地方去,可等着他好不容易到了桃源渡口,却忽然一泄如注,没有领略到里边的秀色风光。

    「殿下,夜深了。」陈茗纤咬着牙齿,心中充满了羞耻,她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自己的新婚之夜。昨日母亲给了她一本春宫画册,让她自己仔细去琢磨,教养姑姑也隐晦的提到了男女床笫之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