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番外篇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许璟根本没有怀疑,他觉得自己的身子已经好了,所以夜夜都要与陈茗纤实践,可是毕竟还是能力有限,有时能探入花谷,而有时却被拒之门外。陈茗纤只觉烦恼不堪,一心盼望着他纳几个良媛良娣,也好减轻自己的负担。

    两年后许璟成了新皇,立陈茗纤为皇后,陈国公府终于又出了第三位皇后。当上皇后以后,陈茗纤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广扩后宫。群臣们纷纷赞扬皇后贤惠,可这里边的原因却只有她自己清楚。陈茗纤实在需要有人与分担侍寝的这职责,每晚睡在许璟身边,心里边却想着的是另一个人,这种滋味太不好受。

    宫里的女人多了,事情也多了,各种争宠的事情也出来了。陈茗纤不动声色的望着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人在御花园里来来往往,企图吸引许璟的目光,心中不由只觉好笑,让她们去争宠也好,自己刚刚好可以避祸。

    她痛恨许璟,是他毁掉了自己的幸福,因着他执意要娶自己,自己才会与许瑢此生无缘;他刚刚登基便打发了豫王去了豫地,没有圣旨便不能进京。

    她与他,终于天各一方。

    每晚一个人独自歇在未央宫宽阔的床上,听着外边的更漏滴答作响,陈茗纤便翻来覆去无法成眠。她痛恨许璟,可她表面上却依旧敬他爱他,他与她仿佛是大周最恩爱的一对夫妻。

    「我不会让你称心如意。」陈茗纤咬牙切齿的发誓,一双手抓住身下的床褥,皱巴巴的成了一团。她要好好的下一盘棋,让许璟怎么样也想不到的一盘棋。

    「嫔妃小产,这与皇后绝无干系,皇后贤淑大度,怎么会去做这样的事情?」许璟怒气冲冲的看着那几份奏折,眉头紧锁:「都只是巧合而已!」

    许璟有几分心虚,郑嫔与赵嫔是因着他的荒唐而掉了孩子,怎么能怪到皇后身上?皇后一直在劝他要将息保养,可他却因着内侍新进了一种药,想要试试功效,没想到却祸害了自己的两个孩子。

    「皇上,这后宫之事自然要彻查!」中书省的郑大人手捧玉笏一脸悲愤,宫中的郑嫔正是她的女儿,本来还想母凭子贵,没想到飞来横祸,这下手的人不是皇后又会是谁!她不想让旁人在她之前生出孩子,自然要暗地里下手。

    许璟望着大殿里站着的群臣,生气的站了起来:「朕再说一次,此事与皇后无关!」

    陈国公府笑了,他望了一眼郑大人,心中得意,你还想企图用这桩事情扳倒我的孙女,想要她将皇后之位空出来不成?只可惜你的女儿比不上我的孙女,皇上心中究竟总是要将她排在第一位。

    「皇上。」许璟回到清华宫不久,陈茗纤便急赶了过来,才跨进大殿,她便跪倒在地,身上披着的长长披风飘飘洒洒的落在磨石地面上,与那一线线金边互相映衬。

    「皇后,你这又是为何?还不快快起来?」见陈茗纤跪倒在地,许璟有几分慌乱,赶紧上前一步将她扶了起来:「你……」

    「皇上,臣妾知道你很是为难,朝野上下都在议论着宫里嫔妃小产之事。为了替皇上分忧解难,臣妾自请出宫去清凉寺替大周祈福,也好堵住悠悠之口。」陈茗纤的眼中有泪,说得温婉体贴,让许璟听得一阵心里发酸:「皇后,你别管那些人,一切有朕在,怎么能让你去吃那苦头?」

    「吃些苦头又有什么?只要大周社稷安稳,只要皇上能一切顺意,臣妾甘愿去吃苦。」陈茗纤说得谦恭,一双凤目望着许璟,泪水盈盈:「臣妾能理解郑嫔赵嫔的心情,她们痛失孩子,总想要找一个什么人来发泄,就让臣妾出宫来平息她们心中的怒气罢。」

    许璟握着陈茗纤的手,低声道:「皇后,那可真苦了你。」

    陈茗纤摇了摇头:「为了皇上,吃些苦又如何?」

    过了几日,陈茗纤便启程去了离京城三百里远的清凉寺为大周国运持斋,这妃嫔失子的事情总算是有了结果,郑嫔被晋了分位,为德妃,算是给她与荥阳郑氏一个交代。

    「娘娘,外边有位大师要见你。」惠仪悄悄的走了进来,双手绞在一处,还在微微的发抖,看得出来她有几分激动。

    陈茗纤抬起头来,眼中没有波澜:「大师?哪位大师?」

    清凉寺为她特地修了一个院子,外人不得进入,这种时分,怎么会有大师想要见她?陈茗纤瞧了瞧惠仪,她的贴身丫鬟她很清楚,必然是他应约前来了。

    「让他进来。」沉声吩咐了一句,陈茗纤依旧面无表情,可心中却慢慢的泛起了涟漪。自己苦心布下的棋局已经展开,她与他,最终会是笑到最后的人。

    惠仪带着一个穿着僧袍的黑衣人走了进来,掀开头上的头巾,底下赫然是她熟悉的那张脸孔。陈茗纤望着他,眼中逐渐潮湿了起来:「你终于来了。」

    「是,我来了。」许瑢望着她,向前走了一步:「我怎么能不来?」他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他真是可恶,让你吃了那么多苦!」

    她笑了起来,嘴唇边荡漾着一种得意的笑:「许瑢,一点都不苦,我盼望着的便是这一刻。能够跟你相守在一处,什么苦都算不上苦,只是觉得甜。」

    他握紧了她的手,心痛得无法言语。得了她自请出宫到清凉寺为大周祈福,他便日夜不能安睡,一心想着快些赶到她身边去安慰她。「阿纤,如何我才能不再为你心痛。」他拥她入怀,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我都已经说过了,我并不心痛,也不需要你怜惜,只要你按着我说的话去做,以后自然会有你的一片天地。」陈茗纤凤目微扬,朝他笑得甜美:「你难道不想想,京城里的来信,清凉寺后山的地道,究竟是怎么样做到的?我又为何要到清凉寺里来持斋?」

    许瑢望着陈茗纤,惊讶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一切都是你做下的?谁在帮你?怎么会做得如此隐秘?」

    「谁在帮我你不用管。」陈茗纤的嘴角翘了起来,面前浮现出陈国公那苍白的脸,既然他们一定要拿她的终身幸福去换取他们的荣华富贵,那也得要为此付出代价。

    她直言不讳的告诉了陈国公她要出宫,要他在清凉寺后山打通一条暗道,陈国公的脸色大变,声音都有些发抖:「娘娘,你究竟要做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