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十一章 杨之恒睡神附体】

    除夕的晚上很是宁静,还没到子时,各家各户的鞭炮尚未拿出来准备好,所以到处都是安安静静的一片,只有零星的几声炮仗在这城北的乡村里响起,惊得树上的积雪簌簌的往下掉。

    一阵清亮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那马似乎跑得很快,才那麽一会,彷佛那声音便传到了耳边。内室里的几个人正在侧耳倾听,忽然间那马蹄声戛然而止,四下又恢复了宁静。

    「怎麽了怎麽了?快出去瞧瞧!」鲁嬷嬷有几分焦急,嚷着便走了出去,方嬷嬷也不甘落後,紧紧的跟了上去。

    郑香盈坐在中间的椅子里,心上心下的跳个不停,难道是杨之恒回来了?她掐着手心,低头看着自己的绣花鞋子,他怎麽可能回来?他在西北边塞,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军纪严明,士兵们随意走动都不行,更何况是千里迢迢的到荥阳来?

    尽管心里知道不可能,却还是带着些许期盼,小翠见着郑香盈那坐立不安的模样,在旁边笑了笑道:「姑娘,你与其在这里思前想後的,不如自己去外边瞧瞧便知道了。」

    「谁思前想後?」郑香盈脸上一红,可还是从善如流的站了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衣裳,轻轻迈步走出了内院。

    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一点星光,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小琴与小棋提着两盏灯笼走在前边,雪地上映出了两团暖黄的影子,脚步踩在雪上,细碎的声音刺着耳朵,有些冷冷的痛。

    大门口围了几个人,人群旁边有一匹雪白的马,郑香盈瞧着那匹马,忽然觉得自己的一双腿都在发软,那分明是杨之恒的坐骑,这匹宝马良驹通身雪白,身上一根杂毛都没有,杨之恒每次提起他这匹马都很得意非凡——

    「这是我师父送给我的礼物,放眼整个大周也找不出几匹这样的马来了!」

    马正打着响鼻甩着尾巴,可马背上却没有人,郑香盈疑惑又担心,努力将那发软的双腿提了起来,软绵绵的往前边一脚深一脚浅的走了过去。

    「杨公子,杨公子!」

    鲁嬷嬷焦急的喊声传了过来,走在前边的小琴和小棋都愣了一下,提了灯笼赶紧往前奔。郑香盈也听得清楚,心中大急,扶了小翠的手快快的往前赶了几步,走到门口时,就见寿伯与禄伯正抬了一个人往地上的一副床板上边放。

    「这是怎麽了?」郑香盈有几分心慌慌,快步走到前头就着那昏暗的灯光,她瞧见双眼紧闭、一脸憔悴的杨之恒躺在那里。

    「小姐,先将杨公子抬进屋子去再说。」鲁嬷嬷抹了抹眼睛,「我方才喊他几声都没有回应,已经是昏过去了。」

    郑香盈心中焦急,跟着那副床板走回了内院,寿伯与禄伯将杨之恒安置在他从前住过的屋子里。

    寿伯伸出手摸了摸杨之恒的手腕,奇怪的「咦」了一声,「杨公子脉象有力,不像是受伤了。」

    禄伯在旁边大声反驳道:「你知道些什麽,随意摸了一把脉就说杨公子没事儿?看清楚了,他现在可是昏迷不醒哪!」

    郑香盈吩咐小琴小棋将屋子四角都点上灯,明晃晃的灯火将杨之恒照得很是清晰。瞧着他的面容,虽然有些憔悴,可身上却找不出一处伤口来,忽然间方嬷嬷似乎想起什麽来,转身奔了出去,不多久便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上边放着两碗菜肴和一大碗饭,屋子里头马上弥漫着一股饭菜香来。

    「杨公子,杨公子!」方嬷嬷用力推了推杨之恒,「到了饭点,该用饭了!」

    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杨之恒,见他依旧躺着不动,可嘴巴已动了动,似乎在说话,只是大夥儿听不出来他在说什麽。

    方嬷嬷见到杨之恒有了反应,心中大喜,指挥着禄伯道:「当家的,你力气大,再推推杨公子,喊他起来吃饭。」

    禄伯点了点头,挽起袖子往手心里吐了一口唾沫,用尽全力猛的推了杨之恒一把。看起来禄伯可真是用足了力气,这一下推得杨之恒在床上打了两个滚儿,一直滚到床角里去了。

    郑香盈眨了眨眼睛,惊讶的发现杨之恒将手脚摊开,伸了个懒腰,嘟囔道:「让我再睡一会,再睡一会!」

    话音刚落,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声音之大,听得站在屋子里头的人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原来杨公子只是睡着了。」寿伯与禄伯这才放了心,两人爬到床上将杨之恒扶了起来。「杨公子,先吃些东西吧,听着你肚子里边响得跟擂鼓一般。」

    杨之恒迷迷糊糊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现儿什麽时辰了?我子时前要赶到荥阳归真园呢。」

    「杨之恒,你这是怎麽了?这里不是归真园又是哪里?莫非你连寿伯与禄伯都认不出了?」郑香盈见他那模样就觉好笑,上前一步,端了一碗菜在他鼻子前晃了晃,「你想不想吃饭呀?」

    杨之恒眯着眼睛直点头,「想,可是我好困!」

    郑香盈瞧着他那眼皮儿又阖上了,不禁好笑又好气,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久没有休息了,竟然如此嗜睡如命。她将菜碗放回托盘里,转头对几个下人道:「咱们先出去,让他安安静静的睡一会再说。」

    方嬷嬷摇了摇头,「不行,杨公子还饿着肚子呢,我来喂他几口。」

    寿伯与禄伯听了方嬷嬷的话也直点头,几人将杨之恒扶了起来,方嬷嬷拿着饭碗凑到杨之恒嘴边,用竹箸扒拉了一口饭塞到他嘴里,杨之恒很配合的咂巴了下嘴,一边吃一边还梦呓一般的说着,「好吃,好香。」

    方嬷嬷得意的回头看了郑香盈一眼,那意思彷佛在说:小姐,还是我比你更清楚吧?杨公子又饿又累,好可怜!

    郑香盈瞧着方嬷嬷那神色,心中好笑,吩咐小琴帮自己搬了张椅子过来,坐在床边瞧着杨之恒吃饭,心中不住的揣测,指不定他又是在和她闹着玩,就像上回用那什麽龟息功来吓唬她一般,若真是这样,等揭穿了他的把戏,她可得好好整治他一番才行。

    方嬷嬷夹了一块肉往杨之恒嘴里塞,一边和他说着话,「杨公子,这是嬷嬷做的回锅肉,特别香,你仔细嚐嚐,特地给你选了块肥的,不用嚼都能化。」

    杨之恒嘴巴张了张,将那块肉吞了下去,可眼睛依旧还是闭着,郑香盈鼓着嘴巴觑着他很配合的将方嬷嬷喂他的一碗饭和两碗菜都吃了个精光,手痒痒的很想去拧杨之恒的耳朵把他拖起来—— 他真是能装,都把饭菜全吃光了还不肯睁开眼睛!

    只是碍着有这麽多下人在场,她实在不太好意思实施这暴力的主意,正在想着要打发了下人们出去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了鞭炮的响声,就跟炒豆子一般蹦得很是热闹。

    寿伯扭头看了看沙漏,「哎呀」了一声,「到子时了!」

    他赶紧拔腿往外边奔,禄伯也脸上变色,急急忙忙地往外边赶。

    郑香盈瞧着两人慌张的模样,追了上去叮嘱了一声,「仔细着脚下,这鞭炮晚放片刻也无妨,咱们归真园明年照样会红红火火!」

    据说掐着子时正放鞭炮能使一家子来年好运连连,所以大周百姓在除夕这天,一大早便准备好鞭炮,全家团聚守岁到子时便都出去放鞭炮。郑香盈瞧着寿伯与禄伯的身影飞快的没入了黑暗中,摇了摇头,这雪地路滑,可他们俩却是毫不在乎,一心只想着放鞭炮的事情,千万不要拐了脚才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