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一会,外边响起了鞭炮声,劈哩啪啦的似乎打在窗棂上一般,屋子里头的人都站了起来走到外头去看热闹,郑香盈趁着这个空档,伸手拧住杨之恒的耳朵,使劲的扭了两扭。

    「让我再睡会……」杨之恒的脑袋竟就着郑香盈的手靠了过来,一双眼睛还是没有睁开,嘴角上的油光被灯火照得闪闪发亮。

    「杨之恒,你真无赖!」

    郑香盈瞧着他将脑袋全靠在自己胳膊上,根本不顾她的手还拧着他的耳朵,不由得有几分沮丧,又怕方嬷嬷、鲁嬷嬷走过来瞧见自己会尴尬,赶紧一使劲想甩掉他,可没想到他索性伸出手来抱住了她的胳膊,咂巴咂巴嘴唇,在她衣袖上蹭了蹭,一块油渍马上印在那浅粉色的衣裳上,就如一枚铜钱一般。

    郑香盈瞧着衣袖上的油渍,心中很是生气,今日自己小心翼翼的,生怕那郑远寒弄脏衣裳,没想到小的没有弄脏,倒被大的给弄脏了。她低头瞧了瞧杨之恒,依旧还是双眼紧闭,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装睡还是真睡,胳膊被他抱得牢牢,好半天都抽不出来。

    「小姐!」

    担心的事儿发生了,鲁嬷嬷回转过来,瞧着杨之恒抱住小姐的胳膊睡得正香,不禁惊呼了一声,旋即又满脸带笑地道:「杨公子还真是能睡。」

    郑香盈大窘,用力一推,杨之恒於是滚进了床角。

    「寿伯,到这屋子门口放一串鞭炮!」郑香盈站了起来,瞥了那缩在床角稳稳当当睡得很香的杨之恒,心中有几分恼怒,「将门打开,我不相信他还醒不过来!」

    劈哩啪啦的鞭炮声震耳欲聋,一股浓浓的硝烟味飘进了屋子里,杨之恒终於被吵醒,瞧着周围一阵白色的烟雾有些呛鼻子,他茫然的问了一声,「这是在哪里?我方才作梦的时候怎麽听见了香盈的声音?」

    众人都站在门口,方嬷嬷与鲁嬷嬷听到杨之恒在里边说话,究竟心疼他,赶紧让寿伯与禄伯进去将他喊出来。

    杨之恒打着呵欠半睁着眼睛走到门口,见着影影绰绰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一个身影特别熟悉,立刻来了精神,擦了擦眼睛,高兴的喊了一声,「香盈!」

    郑香盈撇了撇嘴,扭过头去不搭理他,杨之恒有几分奇怪,凑到了她身边,将头低下来打量着她,「香盈,怎麽了?我又哪里做得不好惹你生气啦?」

    丫鬟婆子们都很识趣的走到一旁,不多久走廊这头便只剩下郑香盈与杨之恒面对面站着。郑香盈瞧着他一脸茫然的模样,咬了咬嘴唇,鼻子轻轻哼了一声,「你倒会装,那你便一直装下去吧,装到明日早上再起来!」

    「装?」杨之恒直起身子摸了摸脑袋,哑然失笑,「香盈,我真没有装。为了回来陪你过年,我马不停蹄的赶了七天七夜的路,中途没有在客栈歇息,只有前日实在挨不过,在一座寺庙里借宿一晚。」他眯了眯眼睛,脸上依旧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我见着进了荥阳的地界便放了心,抱着马脖子由着牠带我来到归真园,我只觉得身子不住地颠簸,也不知道後来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情。」

    「发生了什麽事情?」郑香盈将信将疑的瞧了他一眼,「你从马背上滚了下来,吓得我们都以为你受伤了,然後你睡着吃了一大碗饭两碗菜,还将我的衣袖当了擦嘴的布!」郑香盈气嘟嘟的将胳膊伸出去,指着那块油渍道:「你瞧见没有?」

    杨之恒低头看了看,只觉那只胳膊伸在自己面前很有诱惑力,一把抓住瞧了瞧,一边笑着道:「那明日我帮你洗衣裳。」

    「你会洗衣裳才怪!」郑香盈扭过头将胳膊抽了回来,眼睛往那边瞧了瞧,只见鲁嬷嬷她们正往这边张望,脸上一阵发烫,「既然你这麽累,那先歇息吧,有什麽话明日再说。」

    杨之恒瞧着她只是笑,「我见了你便没了睡意,咱们今晚好好说说话儿。」

    郑香盈伸出手来点了点他的胸口,凶巴巴的朝他吼了一声,「这麽多日都没睡了,还不赶紧去歇息?你以为你是铁打的人不成 」

    杨之恒瞧着她忽然板着脸和他说话,心中一时也慌了神,耷拉着脑袋苦着一张脸,怏怏的扭了扭身子,慢吞吞的往屋子里边走,「香盈,我去歇息了。」

    「去吧、去吧。」郑香盈瞧着他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差点想喊住他,可是一想到他已经这麽多天没有好好歇息,不禁又硬起心肠来。她伸手推了推他,声音放软和了些,「快些去歇息,明儿一早起来我们再好好说说话。」

    见到郑香盈的脸色舒展了些,杨之恒这才放下心来,一步三回头的望着心上人倒退着走回屋里。郑香盈冲他点了点头,他将门关上,又贴着门缝依依不舍的看了她几眼。她还站在那里,虽瞧不清她的脸,可那身影已够让他着迷得移不开眼,他真希望她不要走,可她还是转身走了,听着她与方嬷嬷说话的细软嗓音,不多久那几道身影便都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屋子里的硝烟已经散去,灯烛仍点着,十分明亮,杨之恒打量周遭,还是他那时住下来的样子,一点变化也没有。他吹熄了灯,摸黑回到床上,心中得意的想:这屋子里没有变化,定然是香盈为他着想,生怕他会磕了碰了哪里,才没将屋里的摆设变动。

    一头紮到床上,觉得铺盖轻软,比起西北边塞不知道好了多少,抱着被子翻了个身,伸手摸了摸那铺盖,眼前又浮现出郑香盈的脸孔来,一时之间竟然像是睡不着了,躺在床上从左边翻到右边,耳畔似乎回响着她温柔的话语——

    「快些去歇息,明儿一早起来我们再好好说说话……」

    明日一定要早早起来,杨之恒暗自下了决心,将一双腿伸得笔直,自己命令自己,「快些闭眼歇息,不要再东想西想了!」

    可命令是下了,心里却很激动,怎麽都睡不着,他举起腿来蹬了蹬床板儿,砰砰的有如战鼓一般响亮,刹那间彷佛回到了军营。他顿时全身一激灵,迅速将眼睛闭上,听着外边北风呼呼的刮着,就如边塞的寒风般猛烈,他忽然间有了睡意,摊开手脚很快坠入了睡梦里。

    第二日起来的时候,早就过了饭点,杨之恒打开窗户只见外边白茫茫的一片,院子地上还有着红色的鞭炮纸屑,有两个小丫头正在弯腰打扫。

    听见身後的响动,两人转过脸望了望杨之恒,将笤帚放到一旁弯膝行了一礼,「杨公子安好。」

    「你家姑娘起身了没有?」杨之恒瞧着这两个小丫头有几分眼熟却喊不出名字来,心里边暗自得意,只觉郑香盈真是本领大,才这麽一年光景不但置产不少,连下人都多了好些。

    「现儿都快吃午饭了,姑娘早起床了,正在大厅里边呢。」金锁抿嘴笑了笑,这位杨公子可真能睡,听说在马背上都能睡着,还是姑娘一串鞭炮将他吵醒的。

    杨之恒抬头望了望天空,果然日头已到头顶了,心中一着急,拢了拢衣裳便往外奔去。

    金锁与金枝瞧着他那急匆匆的模样,两人相视一笑,「这位杨公子可真有意思。」

    快步走到大厅那边,就听里头传来郑香盈说话的声音,杨之恒听了那声音只觉心中一阵甘美,喜孜孜的将门帘儿一撩,大步走了进去,刚刚站定了身子,却愣在了那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