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大厅里有不少人,几个打扮得花朵一般的小姐带着几个丫鬟团团坐在那里,杨之恒扫了一眼,一个都不认识,有一个年纪大些的小姐正微微笑看着他,自己难道认识她不成?他又望了她一眼,那小姐忽然间脸红了,将头撇到一旁,与郑香盈说起话来。

    郑香盈坐在屋子中间,瞧着杨之恒一副莫名其妙的神情,心中既想笑,又有几分着急,幸而那郑远山今日识趣没跟着过来,否则他眼尖心细,少不得又要说闲话,一个下人不经通传怎麽能擅自闯入大厅?

    「杨弓子,交给你的事情做完了没有?」郑香盈板了板脸,一本正经的朝杨之恒问了一句,眼睛偷着使了一个眼色。

    见郑香盈这模样,杨之恒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莽撞,这分明是郑香盈的几位姊妹,他这般大大咧咧的闯了进来,她们说不定会起疑心。听到郑香盈如此问自己,他赶紧就坡下驴,行了一礼道:「小姐,小的刚刚做完您吩咐的事,特地来问问可还有旁的事情要交代?」

    郑香盈想了想,点了点头道:「你去将那马厩打扫乾净吧!」

    杨之恒得了这话,心领神会,行礼退下。郑香盈转脸看了一眼周围,见郑香林几人依旧拿着零嘴捧着热茶,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着闲话,说说笑笑的,并未起疑,这才将一颗心放了下来。

    郑香林手中捧了茶盏,低头望着一缕慢慢升起的水雾,心中有几分激动,只是不敢表露出来,默默的坐在那里听着郑香芳与郑香盈说话,心中倒有些愤愤不平起来。二妹妹实在也太苛刻了些,今儿个是大年初一,怎麽能一大早就指使那杨弓子做这做那的,方才瞧着他的衣裳上全是脏乱的印痕,头发也散乱不已,一张脸似乎很是憔悴,眼睛下头还有一圈青黑—— 二妹妹怎麽能这样呢?他是人,不是一头骡子一匹马!

    郑香林偷偷瞄了一眼郑香盈,见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苛刻,反而与两位妹妹谈笑风生的,她不禁悄悄叹了一口气,心里想着怎麽样也该去安慰安慰那杨弓子才是。

    「二妹妹,我暂且失陪。」郑香林扯了个去茅房的藉口,带着小莺慢慢的走了出来,走到外边时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里的那种不适更加浓了些。

    「小姐,茅房内院就有,上回来的时候不是去过?」小莺见郑香林走出了院子,十分奇怪,赶到郑香林身边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姐,你是不是走错了?」

    郑香林低着头往前走,一边小声说道:「我没走错,你别问这麽多,跟我来便是了。」

    小莺只觉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自家姑娘向来优柔寡断的,今日怎麽忽然变了个人似的?只见她的步子越来越快,自己与她落下一大段距离,紧赶慢赶的走了几步才追上她。

    郑香林站在路旁,逮住跑过去的一个小子,问了一声马厩的方向,慌慌张张的便往那边走了去。

    小莺听她问起马厩,心中吃了一惊,瞪着眼睛望着她,轻声喊了一句,「小姐!」

    可郑香林根本没有搭理她,一双脚兀自走得飞快,似乎能起飞一般,走到马厩门口那里,她忽然停住了脚,茫然回过头来看了看追上来的小莺,一双眼睛里满是犹豫不决。

    【第七十二章 大小姐芳心错许】

    马厩里头有几匹马,低头吃着石槽里的草料,石槽外边站着一个穿着青色衣裳的少年,他个子高高,正伸手抚摸着一匹马的鬃毛,热切的瞧着牠嚼着麦秸。

    郑香林出神的望着他的背影,心中似乎有一波一波的浪潮汹涌,几乎要将她卷走,冲入无边的大海里。她绝望的抓紧了门框,脚停留在那里,犹豫着该不该进去。她深深的知道,迈进去这一步便没有了回头的路,她也不会再是郑氏七房的小姐,而只是一个不顾名声的女子,这事情若是被旁人知道,那她便会一无所有。

    可一无所有又如何,只要能跟他在一起。郑香林望着杨之恒的背影,心中有一点点甜,他肯定不会是凡夫俗子,只要自己肯伸手拉他一把。

    她已经厌倦了替七房打理内务,每日里见着的都是那些管事嬷嬷的脸,上边堆满了皱褶,便是那笑容都是虚伪的。她不想再在那大厅里边翻着帐簿,拿着算盘劈哩啪啦的核实帐目,她只想要有一个知心的人与她一道分享每一个日出日落,她需要的是一张英武的脸孔和一副强健的身躯。

    「小姐!」小莺望着郑香林抬起了腿要走进马厩去,惊骇的喊了一声,这声音将里头的杨之恒惊动了。

    他转过脸来望了望这对主仆,将手从坐骑的头上放了下来,「请问两位有什麽事情?」

    郑香林听了这话,彷佛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块浮木一般,她不顾一切抬脚便跨了进去,大步走到杨之恒身边,鼓足勇气看了他一眼,然後又飞快的低下头去,伸手解开自己佩带的荷包,猛的将它塞到杨之恒手里。

    「杨弓子,我瞧你气度不凡,以後必成大器,这里是一些银子,你拿了去赎身,剩下的拿去做些旁的事情。」她抬起眼来,两颊已是鲜艳艳的两片,就如同抹了胭脂一般,「到时候你可以托媒人来郑氏七房求亲,我是七房长女,闺名唤作郑香林,你可千万要记住了。」

    杨之恒被莫名其妙塞了一个荷包,又莫名其妙的听了这一段话,还没回过神来,郑香林已经捂着脸飞快的跑开了去,走到门口,扶着门回头依依不舍的望了他一眼,朝他微微一笑,这才翩然离去。

    看了看手中的荷包,杨之恒只觉得这事情太过玄妙,自己好端端的在喂马,忽然郑香盈的大姊走过来与他说了这麽一大通话,自己根本算不得认识她吧,她怎麽便说到了要他上门求亲的事情来了?努力想了想郑香林的模样,削瘦的身子,一张脸小巧苍白,记忆最深刻的是她的脸颊,红得似乎有两团火苗在窜动。

    「我等会去问问香盈究竟是怎麽一回事。」他挠了挠脑袋,将荷包挂在旁边柱子钉子上头,那荷包被风一吹,不断的晃着,里头的银子撞着柱子,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

    杨之恒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个荷包来,轻轻的抚摸了两下,将荷包的丝绦拉开,从里边拿出几片花瓣来,瞧着上边精致的纹路,他咧嘴笑了笑,将那花瓣举起来放在郑香林塞给他的荷包旁边比了比,「显而易见,香盈的荷包好看多了,里边的东西也新巧,哪是这一般俗物能比得上的。」

    郑香林带着小莺走回内院时,大厅里已经没有人了,站在门口的小丫头朝她笑道:「我们家姑娘带着两位小姐去梅林那边赏梅花了,等会午饭也摆在那边,大小姐快些过去吧。」

    瞧着这小丫头的笑容,郑香林有几分心虚,彷佛自己方才做的事情全被人瞧见了一般,她的脸上红了红,转身带了小莺便往外边走,一路上只是低着头想着自己的心事—— 不知道那杨弓子有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要不要再遣了小莺去说清楚?

    「小姐,你今日是怎麽了?」小莺见郑香林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心中也是七上八下,方才她站在马厩门口,隔得有些远,没能听清楚自家姑娘究竟与那杨弓子说了些什麽,可自家姑娘将荷包塞到杨弓子手里,她可是瞧得清清楚楚的。小姐是疯了不成,竟然与一个下人私相授受,若是被旁人捉住这把柄,小姐的名声便全毁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