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今日怎麽了?」郑香林转过脸来望了小莺一眼,忽然心中满是得意,一种说不出的快活将她的心完全占据。她竟然说出口了!埋藏在她心底很久的话,今日她全部说了出来,没有丝毫顾忌,也没有任何保留。回想着杨弓子目瞪口呆的模样,她微微的笑了起来,他是被吓坏了吧?没有想到一位高高在上的小姐竟然看中了他,愿意下嫁给他。

    「小姐,你怎麽能将自己贴身的荷包给一个下人呢?」小莺靠近郑香林身边,脸上很是不安担忧,「小姐就不怕这事儿被传出去?」

    郑香林站定了身子,眼睛茫然的往四周扫了一圈,园子里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偶尔有几只觅食的麻雀停在雪地上,一点点黑色,就如画画的时候溅了几点墨汁在纸上一般。她望着那低头在雪地里啄食的麻雀,脸上露出了笑容来,「小莺,你瞧这小鸟儿都知道要去觅食,我为自己打算又有什麽不好?」

    小莺瞧着主子似乎已经打定主意的模样,心中着急起来,「小姐,你的身分怎麽是一个下人配得上?再说了,小姐的亲事还不是捏在族里的长辈手中,哪有自己作主的分儿?小姐,不如让小莺去替你将那荷包讨回来吧?」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郑香林咬了咬牙,望了望小莺,瞧着她焦急的神色,心中又有几分愧疚,她抓住小莺的手摇了摇,「小莺,你和我虽是主仆,却情同姊妹,你就替我保守着这个秘密。」她的脸上浮现一丝丝的红,「我喜欢他,真的喜欢他。」

    小莺张大了嘴巴吃惊的望着郑香林,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小姐,你怎麽会喜欢上他的?也才见了几回,不过是个下人……」

    郑香林闻言竟兴奋了起来,更加抓紧了小莺的手几分,嘴里喃喃道:「去年一见着他,我便喜欢上了他,尽管他那样对我的大哥,可我还是喜欢他……小莺,你难道不觉得他长得很英武、举手投足间自有不凡?我觉得他日後绝不会只是一个下人,定然有大好的前途。」

    小莺瞧着郑香林这模样,微微叹息了一声,她知道自己再说什麽也没有用,自家姑娘已经是入了魔障,只有等着回到老宅里边,日日重复着那枯燥的生活,她那颗蠢蠢欲动的心或许会重新沉寂下去。

    主仆两人沿着小路往前走着,雪地上边出现了几排深深浅浅的脚印,从两旁的树丛延伸了过去,一直到了梅林那边。梅林前方的大坪架了几个烧烤架子,郑香芳与郑香芬正欢快的站在架子後边指挥着丫鬟们烤肉,见着郑香林带着小莺来了,两人赶紧走了过来。

    「大姊姊,你怎麽去了那麽久?难道是今儿个早上吃饭坏了肚子?」郑香芬娇嗔的拉住郑香林的手便往烧烤架子这边拖,「瞧我刚刚烤的肉!」

    郑香林尴尬的笑了笑,细声细气地道:「我方才一直没找到来梅林的路,还是闻着那香味儿好不容易才寻过来的呢。」说话间偷偷扫了一眼郑香盈,见她正站在一个烧烤架子前,将衣袖高高捋起,露出雪白的手腕,上头有一串红珊瑚手钏,颜色鲜艳,熠熠生辉。

    「二妹妹这手钏儿甚是别致,以前似乎没见过。」郑香林艳羡的盯着那抹艳色看了好一阵子,心中暗自叹气。还是香盈会过日子,有这麽大一个园子,又没有人管束着,想烤肉便烤肉,想喝酒便喝酒,爱买什麽手边也有银子,成日只将自己打扮得一朵花儿般就好。

    郑香盈眼睛从那手钏上溜了过去,笑盈盈道:「去年才买的,还没戴一年呢。」

    「颜色真好,那红色真是少见。」郑香林赞叹了一声,忽然觉得再也没有话说,只立在那雪地里,怔怔的瞧着丫鬟婆子们帮着郑香盈搧风,让那木炭旺旺的烧了起来。

    「大姊姊,今日不是要跟你姨娘回王家坳?怎麽说服她没让你跟着去了?」郑香盈见郑香林呆呆站在那里,也不好冷落了她,没话找话的说了两句,没想到郑香林听了这话却脸色大变,闭着嘴只是不开口,郑香盈心中不由得奇怪,「大姊姊,你怎麽了?」

    郑香林双眼无神,望着那烧烤架子,乏力的摇了摇头,「没什麽,只是觉得有些累,可能昨晚着凉了。」

    「小莺,赶紧扶了你家姑娘去那边亭子里坐着。」郑香盈瞧郑香林神色确实有些不对,也有几分担忧,「既然这麽不舒服,大姊姊便该在家中歇息,我这边改日来也就是了。」

    「无妨。」

    郑香林被小莺搀扶着进了亭子,眼睛望着不远处那一点点红色的火星飞溅,蓝色的火苗舔着那烧烤架子,心中有些恍恍惚惚,自己姨娘的那张圆盘子脸慢慢的浮现眼前,她的唇角带着一丝笑意——

    「香林,这可是个好机会,你千万别放过了!」

    王姨娘的屋里似乎终年不明亮,虽然开着窗,却依旧看不清楚她那张脸。她坐在窗户旁边,一扇雕花窗半开着,她的脸有一半隐没在黑暗里,朝光的这一张脸也只是暗暗的黄色,没有以前那般白皙,梳妆台上的脂粉盒子上有一层薄薄的灰尘。

    「香林,这可是个好机会,你千万别放过了!」

    王姨娘忽然桀桀的笑了起来,嘴边有一道很深的笑纹,胸前那一堆肉也随着她的笑容不断的晃动,看得郑香林好一阵面红耳赤,低下头去。

    「姨娘在说什麽呢?」她低声说了一句,自家姨娘一定要她跟着回王家坳去,难道这里边莫非是有什麽玄妙不成?

    「你都十三了,也该考虑考虑终身大事了。」王姨娘望着郑香林眼眯眯的笑,「你生得这般好看,将来一定要嫁个称心如意的夫君才是,到时候姨娘也好跟着享福。」

    郑香林羞得满脸通红,站起来便要往外走,「姨娘,你还有什麽别的事要说没有?若是没有,那我便走了,反正我是绝不会跟你回王家坳去的,我尚在孝期,明日又是大年初一,怎麽能跟着你回那地方去。」

    「那地方又如何?你还不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王姨娘眼睛瞪了瞪,一把扯住郑香林的手,「我跟你说,你大姨母早些日子过来说,王家坳里头有个在外头做官的,听说才三十岁的年纪,可已经做到五品的知州,年前刚死了老婆,我想着这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好姻缘?等过了一年你孝期也满了,自然可以将这亲事定下来。」

    郑香林听了这话,吓得全身都发起抖来,姨娘竟然想着要自己去做续弦,而且那人已经三十岁了?自己明年才十四岁,花一般的年纪,出身也不差,为何要去嫁那种人?她盯着王姨娘,有几分悲愤,「姨娘,你这是在为我好?」

    「为何不是为你好?」王姨娘脸上的肉堆在了一处,一下子像是不见了两颗眼珠子一般,「他年纪轻轻便是五品知州,以後还会往上边走呢,你只不过是一个庶女,以後族里替你议亲,最多也不过是嫁个富庶之家,若是能嫁个七品县令那可还得烧高香,如今有个现成的人选摆在这里,你还不抓紧些?你大姨母说他已经回家几日了,初一会在家过年,初二便要出去走亲访友,只得一日功夫。你赶紧收拾停当,明日跟着我回去让人家瞧瞧!」

    「姨娘,你休得胡闹!」郑香林猛的扭了扭身子,将王姨娘的手甩开,「郑家的小姐送上门去让人挑肥拣瘦,你不觉得失面子,我可是要羞死了。若是姨娘执意相逼,我只好现儿拿条绳子将自己勒死才是正经,免得以後走出去被人指指点点。」

    郑香林倒退一步,身子靠在墙上,不住的发抖,一双眼睛里闪着决绝的光芒,脸色有些灰败,但脊背却挺得笔直,浑身散发着一股不妥协的气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