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姨娘在说什么呢?」郑香林低声说了一句,自家姨娘一定要她跟着回王家坳去,难道这里边莫非是有什么玄妙不成?

    「你今年都要十三了,也该考虑下终身大事了。」王姨娘望着郑香林眯眯的笑:「你生得这般好看,到时候一定要嫁个称心如意的夫君才是,到时候姨娘也跟着享福。」

    郑香林羞得满脸通红,站起来便要往外走:「姨娘,你还有什么别的事要说没有?若是没有,那我便走了,反正我是绝不会跟你会王家坳去的,我尚在孝期,明日又是大年初一,怎么能跟着你回那地方去。」

    「那地方又如何?你还不是从我肚子里边爬出来的!」王姨娘眼睛鼓了鼓,一把扯住了郑香林的手:「我跟你说,你大姨早些日子过来说,王家坳里头有个在外头做官的,听说才三十岁的年纪,可已经做到五品的知州,年前刚死了老婆,我想着这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好姻缘?等过了一年你孝期也满了,自然便可以将这亲事订下来。」

    郑香林听了这话,唬得全身都发起抖来,姨娘竟然想着要自己去做续弦,而且那人已经三十岁了!自己明年才十四岁,花一般的年纪,出身也不差,为何要去嫁那种人?她盯着王姨娘,有几分悲愤:「姨娘,你这是在为我好?」

    「为何不是为你好?」王姨娘脸上的肉堆在了一处,忽然间便没见了两颗眼珠子一般:「他年纪轻轻便是五品的知州,以后还有得往上边走呢,你只不过是一个庶女,以后族里议亲,最多也不过是嫁个富庶之家,若是能嫁个七品县令那可还得烧高香,如今有个现成的人摆在这里,你还不抓紧些?你大姨说他已经回家有几日了,初一会在家过年,初二便要出去走亲访友,只得一日功夫,你赶紧收拾停当,明日跟着我回去让人家瞧瞧!」

    「姨娘,你休得胡闹!」郑香林猛的扭了扭身子,将王姨娘的手甩开:「郑家的小姐送上门去让人挑肥拣瘦,你不觉得失面子,我可是要羞死了。若是姨娘执意相逼,我只好现儿拿条绳子将自己勒死才是正经,免得以后走出去被人指指点点。」

    郑香林倒退一步,身子靠在墙上,不住的在发抖,一双眼睛里边闪着决绝的光芒,她的脸色有些灰败,但脊背却挺得笔直,有一种不妥协的神色。

    王姨娘惊奇的望着郑香林,没想到自己这个温顺如兔子一般的女儿也会如此激烈的反驳她,她挪了挪身子,准备上前劝说郑香林,却听郑香林一声大喊:「姨娘,你别再说了,我的话已经说得明白,我无论如何不会跟你回王家坳,再怎么样也不会去丢人现眼!你再要逼我,我也只能一死了事!」

    「你……为何就这般想不通!」王姨娘顿足叹气:「这门亲事,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

    「若是姨娘觉得可惜,」郑香林咬了咬牙,顿足道:「不如姨娘自己去嫁罢!」说完转过身子,头也不回的匆匆冲了出去,只将王姨娘气得直捶胸口:「真是翅膀硬了就想起飞!好歹也是从老娘肚子里边爬出来的,如今却翻脸不认人了!」

    一顿连吼带骂,王姨娘口水横飞的在东院喷了小半个时辰,听得东院的丫头张大了嘴巴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大小姐什么事情惹恼了姨娘,竟让她骂了那么久。王姨娘的声音一直响亮,就如那唱戏的名角一般,行云流水的骂了下去,一气儿呵成,竟是一个阻断都没有。直到郑远山皱着眉头走进了她的房间,那声音这才慢慢的歇了下来,就听着几句嘁嘁喳喳的话语,那声响越来越低,慢慢的再也听不到。

    郑香林躲在自己屋子里边痛痛快快的哭了一通,她真是想不通自家姨娘何苦要这般来坑害自己,且不说那知州是个丧妻的,就是让外人知道姨娘带着她回自己娘家,却是给女儿去拉红线,少不得会被人指着背皮骂死。

    眼圈子哭得红红,心中却有一个念头压制不住的钻了出来,与其被姨娘这样去卖了,还不如自己来挑一个好人嫁了。明日去归真园,能不能见着他?一点点渴望蔓延了上来,将她淹没在一片向往之中,她的哭声慢慢的停住,眼中有了希冀的神色。

    现儿坐在亭子里边,瞧着姐妹们在雪地里边玩得尽心,鼻子下头全是浓浓的肉香,再一想着那个送出去的荷包,郑香林心中十分舒服,无论怎么样,自己都把想做的事情做完了,那个杨弓子现在肯定欣喜若狂,郑家的小姐慧眼独具的看中了他,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那是他家祖上积德才会有这样的好姻缘。

    郑香林将手藏在衣袖里边,望着外边的梅林无边无际,那花朵开得格外灿烂,就如一副织锦般盖在树梢,红红白白,中间还夹杂着淡黄淡绿,色彩斑斓又充满了生机,郑香林瞧着这热闹的景象,不由得微微的笑了笑,以后她的生活也会如这盛放的花朵一般,生机勃勃又多姿多彩。

    小琴和小棋替郑香盈扇着风儿,抬眼望了望凉亭那边,两人瞧着郑香林倚在亭子边上,脸上不时的变化着神色,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姑娘,你不觉得今日大小姐真是奇怪?」

    郑香盈一只手拿着一块薄薄的肉,一只手拿着小匙子往上边浇油,那油汁滴到了炭火上头,火舌猛的蹿高了几分,差点烧着她的衣袖。听着两个丫头在旁边叽叽喳喳,她也看了一下凉亭那边,见着郑香林一副深思的模样,笑了笑:「家家都由本难念的经,我那大姐姐管着七房这一摊子事情,也够她劳心劳力的,现儿好不容易出来放松一回,便让她去想自己的心事罢,你们端了这些烤好的肉给她送过去。」

    小棋应了一声,端起放在一旁的盘子望凉亭那边走了去,郑香盈又指了指另外一张盘子道:「小琴,你去给杨公子送过去,我方才似乎瞧见了他那件蓝色衣裳,估摸着他该在梅林那里转悠呢。」

    小琴掩嘴一笑,伸出手将那盘子拿了起来:「姑娘,你还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边烤着肉一边还往周围看。」

    郑香盈推了推她,鼻子轻轻哼了一声:「少说废话,快送了去!」杨之恒真是能睡,从昨晚一直睡到今日午时才起来,这也怨不得自己不理他,是没法子理睬,自己姐姐妹妹过来,总不能将她们撇下。

    郑香林姐妹几人在归真园玩得开心,一直盘旋到下午申时才走,这边马车刚刚离开,那边杨之恒便蹿了过来,鼓着嘴巴耷拉着眉毛站在墙角,一脸哀怨的表情。郑香盈从大门处转过身来,杨之恒那满脸委屈的表情便跃入了眼帘。

    「你怎么了?」郑香盈笑着望了望杨之恒,站住了身子望着他。

    「昨晚是谁说的……」杨之恒换上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声音也变得尖细了些,学着郑香盈的口吻道:「快些去歇息,明儿一早起来我们好好说说话。」

    站在郑香盈旁边的小琴小棋听了,笑得捧着肚子直蹬脚:「杨公子这声音跟我们家姑娘的还真有几分像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