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盈回头看了两人一眼,小琴和小棋直起身子来,两人挤眉弄眼了一阵,手拉着手儿跑开了,一边走还一边回头道:「姑娘,我们俩先去做点别的事情,这儿有杨公子在,有什么事情姑娘喊他做便是了。」

    杨之恒点了点头:「你们说得不错,都是机灵丫头,快去自己玩耍!」

    郑香盈只觉得一张脸有些烧得慌,低头看了看地上,雪地里有两团浅浅的影子,在白亮的地上十分显眼,一个影子是她的,一个影子是杨之恒的,两人本来都长得个子高挑,被这渐渐西落的太阳一照,那影子显得更是修长了。

    杨之恒的影子往她这边挪了两步,郑香盈站在那里没有挪动,心中想着杨之恒准备要做什么,难道又要拉着她飞到树上去?现儿天气这么冷,她可不想到上头去受冻。正在胡思乱想着,就觉得自己的手掌落入一只手中,温热的气息从杨之恒的手掌上传了过来:「她们走了,总算是清净了,你要补偿我,陪我好好说说话儿。」

    郑香盈抬起头来望了望杨之恒,见他笑容满脸的望着自己,神色温柔,心中一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年,真是将他的一颗心完全捧给了自己,没有半分保留,就如透明的水晶,淡淡的折射着那熠熠光辉。

    「咱们去梅林那边,你去年给我寻的骨里红梅,我已经嫁接出几株来了,带你去瞧瞧。」郑香盈忽然想起那骨里红梅花来,去年杨之恒替她寻了几株,自己今年嫁接了几株,寻了几个好的老梅桩,特地造型定位,嫁接的骨里红梅全开了,那新长出来的枝条也是通体发红,被阳光一照鲜艳无比。

    「香盈,我告诉你一件奇怪的事情。」站在骨里红梅前看了一阵子,杨之恒忽然想起了郑香林送他荷包的事情来。见郑香盈不解的看着自己,他伸手从袖带里摸出了一个荷包:「今日有人送了我一个荷包。」

    郑香盈接过那荷包看了看,虽说原来没见过这荷包,可她略微一思索便知道定然是郑香林给杨之恒的,毕竟今日来的三姐妹里边只有她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大家在一起。回想到郑香林坐在凉亭里边,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郑香盈忽然失声笑了起来,自己还以为她是因着家里头管账的糟心事烦恼呢,没想到这大冬天的,郑香林竟然怀起春来。

    「我大姐姐对你可真好。」郑香盈捻着荷包穗子,抬头望了杨之恒一眼,这人长得俊便是招桃花,看来郑香林是看中杨之恒了。将荷包掂了掂,沉甸甸的,里边该装着一些银子,郑香盈满脸带笑道:「怕你没银子花销给你送银子来了?」

    杨之恒一脸莫名其妙:「我都不认识她,她便奔了进来塞了这个荷包给我,还说让我拿了里边的银子去赎身,剩下的银子拿去做本钱什么的……」说到此处,停住话头,朝着郑香盈挤了挤眼睛:「她还说了更奇怪的话呢,你想不想听?」

    「你想说便说,何必问我。」郑香盈哑然失笑,这杨之恒竟然还卖起关子来了,他那破风流韵事有什么好听的,大不了是郑香林向他表了爱慕之情。

    杨之恒见郑香盈兴趣缺缺,只能老老实实交代:「她让我以后去上门求亲。」

    这下郑香盈还真吃了一惊,素日里瞧着郑香林是个胆小的,没想到今日她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真真是匪夷所思:「她叫你以后去求亲?什么时候?」

    「没说,我想该是让我发达了以后罢?」杨之恒一副深思的表情:「那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呢。」

    「你还真想去求亲?」郑香盈双手叉腰,恶狠狠的吼了一句,转身便走,杨之恒心中一着急,飞身过去捉住她的手,一把将那荷包夺了下来扔在雪地里边,一双眼睛盯住郑香盈不放:「你还真生气了?不过是和你开开玩笑罢了。」

    郑香盈回眸一笑,眼睛里全是得意的神色:「我也是与你开玩笑的。」

    「香盈,你!」杨之恒被郑香盈噎了下,瞧着她那双清亮亮带着些狡黠的眼睛,忽然间那怒气又不翼而飞,鼻子下边似乎有微微的清香,让他心中一软,不由自主手中用力,便将郑香盈揽在了怀中。

    郑香盈有几分慌乱,尽管上回因着那条死蛇与杨之恒亲密接触过,可像现在这样氛围正常下出现这种姿势,让她忽然就害羞起来。杨之恒个子很高,她还只到他的下巴那里,被他抱在怀中,从背后看几乎会见不着她的脑袋,只能依稀见到她几根秀发在他肩膀上飞舞。

    他的肩膀很宽,他的怀抱很温暖,他的气息在耳边,热热的撩拨着她的心。郑香盈觉得拦腰抱住自己的那双手似乎越来越紧了些,她寸步都不能动弹,只能低头感觉着杨之恒那有力的拥抱。

    「请问,可以将我放开吗?」郑香盈十分担心自己的腰肢会被他抱断:「你抱得这么紧,我都快要断气了。」

    杨之恒听了这娇嗔的话,心中一慌,赶紧将手松开了些,可依旧没有让郑香盈脱离他的怀抱,低头瞧了瞧郑香盈,嘴角露出快活的笑容来:「香盈,在边关的时候,我没事情做便想着你,总是盼着能见到你就好,可是一见到你,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好了。」

    「对了,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做了逃兵罢?」郑香盈忽然想起这个问题来,据说在战场上做逃兵的都会要军法处置,她有些担心的望了望杨之恒,他该不会这般糊涂罢?

    「香盈,你在说什么呢?」杨之恒咧嘴笑了笑,他的香盈总算有不知道的时候了,逃兵是指在战场上打仗偷偷逃跑的那种,现儿边境歌舞升平,狼烟未起,哪里来的逃兵?「我怎么会做逃兵呢,我可是跟大将军请过假的!」

    其实素日西北里还算安宁,北狄人也只是在秋季大举进关来抢劫粮食回去过冬而已,所以大将军听杨之恒说想要回家过年,很慷慨的准了他的假:「好好与家人团聚,过了上元节再回来,这边也没什么事儿。」

    或许大将军是看了豫王的面子,也或许自己平日里替他做了不少事情,反正大将军答应了他的请假,杨之恒一蹦三尺高,骑了马便狂奔着来了荥阳。

    「原来是这样。」郑香盈轻轻吐了一口气:「你怎么着也该先回洛阳去看看你师父的。」

    「师父去了京城。」一提到焦大,杨之恒有几分闷闷不乐,一双脚将地上的雪猜得咯吱咯吱的响:「师父这两年去京城的次数多了,而且好像事情还很机密,以前他去做什么都会告诉我,可每次去京城都守口如瓶。」

    「可能焦大叔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郑香盈眼前出现了初识焦大师徒的模样,他骑着一匹骏马,手中射出飞镖便将那惊马给击毙,这样身手不凡的人,又在替豫王做事情,肯定有许多秘密需要保守,若是随意说出口来,只怕是十个焦大也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自然知道有很多事情师父不能说出口,只是心里觉得难过,自己不能替他去分忧解难。」杨之恒自嘲的摇了摇头:「或许送我去从军,也有我师父的意思在里边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