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皇宫里的琉璃瓦上依稀有些白雪,冷冷的反射着远处的宫灯,一点点微凉,似乎刺着人的眼睛一般。清华宫的大殿里边一片明亮,宫人们正在服侍着许璟换衣裳,今日初一,他带着文武百官去天坛祭天,回来以后只觉得全身不舒服,或许是坐得久了,四肢有些隐隐作痛。

    「皇上,今日是初一,该去未央宫皇后娘娘那边。」八喜尖着声音在许璟的耳边提醒了一声,许璟楞了楞,点了点头:「朕知道,歇息片刻就过去。」稍稍停顿了下,他坐在椅子上拿起了那个定窑细瓷茶渣,上边绘有九条金龙,张牙舞爪的似乎要从茶盏上头飞出身来。

    「那几个青衣卫头目可曾到了?」许璟喝了一口茶,似乎想起了什么来,耷拉着眼皮子问了一声。

    「皇上,早已到了,今日下午便已经停在宫门宿卫处等着皇上召见呢。」八喜佝偻着背,垂手立在一侧,那声音十分阴柔:「要不要去传唤他们进来?」

    「传。」许璟只简单的说了一个字,身子往后倒了倒,忽然间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又是一年过去了,这皇宫里还是那样冷冷清清,没有孩子的欢声笑语,他也越发没有了与妃嫔调笑的兴致。

    不多时一行人由内侍领着鱼贯而入,见了许璟跪倒高呼万岁,等着许璟让他们站起来,众人才恭恭敬敬的站起来立在一侧。

    「众位头领,这一年各地情况如何?可有什么异样的动静?」青衣卫乃是太祖所创,各代皇上都沿用了这一暗卫机制,有一半人留在京城,与禁卫军一起保卫皇上安危,还有一半人分散各地,替皇上去做各种事情,或是监视各地的王爷,或是去暗访当地的官吏。

    「皇上,楚王年前扩充了亲卫。」一个青衣人上前一步,拱手回话:「原来楚王有五千亲卫,皆散入当地指挥卫所,年前又多招了两千,这两千人并未入卫所,而是送去了一个秘密的地方操练。」

    「哦?竟有此事?继续彻查。」许璟听了这话默然,他这个弟弟想要做什么?招两千亲卫,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可为何要送去隐秘的地方操练,他是准备对付谁?

    「皇上,鲁王最近动向也十分可疑,属下发现他与朝中不少重臣有书信来往,也曾截获几封,细细看过却没有旁的不妥言辞。」一个青衣卫也站了出来回禀:「即便如此,这王爷与朝廷重臣来往密切总也不太好。」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许璟听了心中有几分微微的怒气,鲁王是他的大哥,乃是静太妃所出,当时父皇在位时极其宠爱静太妃,爱屋及乌,也对大哥十分喜爱,常常摩着他的头顶道:「此乃我家芝兰玉树也。」

    难道这么多年大哥还没死心,见着自己膝下空虚,还在觊觎这皇位不成?许璟只觉自己心中焦躁,一双手捏紧了椅子扶手,只觉得似乎有针在刺着自己的指尖,忽然间便麻了起来。

    「皇上,皇上?」立在一侧的八喜瞧着似乎有些不对,赶着上去喊了一声,许璟闭了闭眼,吩咐道:「给朕取一丸药过来。」

    「着。」八喜应了一声,慌慌张张跑到旁边的屋子去取药,许璟闭着眼睛继续问:「豫王那边如何?可有旁的动静?」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都做到了王爷的位置上边,可心中还是在想着更高的位置,他还没咽气呢,一个个便张罗了起来!

    「回皇上的话,属下并未见豫王有何不妥举动,豫王一切照旧,每日只是与一些文人清客吟诗作画,游山玩水,地方的指挥卫所他也没有任何来往,安安心心在做他的闲散王爷。」焦大站在许璟面前,平静的望着那一张略显苍老的脸,那张脸很是奇怪,白白净净不说,上边没有一根胡须。

    「朕的四弟……」许璟微微睁开了眼睛,一双手微微敲打着扶手背,喃喃自语道:「他还是那般视富贵如浮云,难得,难得。」

    楚王与豫王都是许璟一母同胞的弟弟,虽然一母同胞,三人性格都不相同。楚王与豫王相比,许璟更喜欢豫王,因着楚王自小便嚣张霸道,豫王却从来都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昔日先皇封王之时,曾与他们兄弟调笑,问他们自己想要去哪块封地,楚王指着江南道:「皇儿要去那最富庶之地。」而豫王只是笑着站在一旁:「随父皇赏赐便是了。」

    年纪大了些到了给两人指婚的时候,楚王见许璟娶的是陈国公府家的小姐,非得也要娶陈国公府家的小姐为妻,成日里寻着先皇求娶。而豫王却依旧风轻云淡:「指婚由父皇做主便是。」熟料先皇也嫌楚王过于张扬,只给他指了那中书省平章政事家的小姐,而阴差阳错的将那陈国公府家的小姐指给了豫王。

    他得知先皇的旨意以后很是高兴,携了豫王的手道:「咱们成了连襟。」

    陈皇后也出身陈国公府,乃是豫王妃的堂姐,有了这层裙带关系,许璟与豫王的关系更是亲密,平日里对豫王的赏赐丰厚,每年分下去的祭祀礼都要比给旁的王爷厚重些。

    豫王对于许璟也与旁人不同,虽然身在异乡,每年豫王都会写不少家书给许璟,向他说些家中趣事,就如寻常百姓那般鸿雁来往,这让许璟觉得心中十分舒服。虽然豫王只说了些儿女趣事,只说了饮酒作诗,可放下了朝中各种杂务来看他的家书,不能不说是一种享受。

    豫王,毕竟是与旁人不同的。许璟点了点头,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个白衣少年,英俊儒雅,衣袂翩翩,站在那里光彩夺目,仿若游龙出海一般。

    金瓴闪着冷冷的光芒,寒光在禁卫军的刀剑上不住的跳跃,在这苍茫的夜色里,整座皇宫显得格外冷清,完全没有大年初一的热闹气氛。御花园里静静的一片,只有那沙沙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似乎有人正在小径里走动。

    「各位头领辛苦了,在京里盘旋几日便回去罢,还望各位继续为皇上效力,不得松懈。」八喜将众位青衣卫头领送到宿卫处门口,尖着嗓子说了几句,众位青衣卫头领笑着答应了下来,各自纷纷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焦大是最后一个转身离去的,在他经过八喜身边的时候,夜风微起,内侍宽大的袍袖被吹拂了起来,有一只冰冷枯瘦的手轻轻擦过他的手,一颗小小的蜡丸倏忽没入他的掌心,就如屋檐上滴下了一颗水珠般,冷冷的融在掌心的一团温热里。

    寒风呼啸,宿卫处前的树影不住摇晃,仿佛一群起舞的宫人,但远远瞧着黑压压的一片也有些令人恐惧。焦大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边走了过去,打开自己的房门,用打火石将油灯点亮。

    一枚小小的蜡丸,闪着淡淡的光,在灯光下一滚,转瞬便不见了踪影,焦大掂了掂手中那个小小的铁管儿,左手拿下挂在墙上的那把刀子,刀鞘上的宝石「喀拉」的响了一声,刀鞘上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洞,他将那铁管儿塞进那小洞里,又轻轻按了刀子的一侧,宝石又重新归位,再也看不出那里有个机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