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躺回床上,焦大挥手将油灯扑灭,四周陷入一片黑暗,他没有丝毫睡意,抱着刀子静静的躺在那里。这宫里可不是个能睡安稳觉的地方,等着明日出去以后再补眠,焦大的手摸了摸刀鞘,唇边露出一丝笑容来,之恒这孩子,此时大概又去荥阳了,自己回去与豫王复命以后只需直接去荥阳将他逮着便是。

    早晨起来空气清新,阳光晴好,树上的积雪正簌簌的在往下边掉落,屋檐上不时会有大块的积雪滑了下来,发出「扑扑」的响声,引起小丫头子们的一片惊呼:「好大的一块,掉下来的声音真吓人!」

    杨之恒站在窗户边上往里边那进屋子瞧了瞧,心中甚是得意,今日他特地起个大早,免得又被郑香盈笑话,说他乃是万年睡兽转世。昨日吃晚饭的时候方妈妈还一直拿他前夜里头一边睡觉一边吃饭的事情说道,惊得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何时竟然有了这种功力。

    「香盈。」一个水碧色的身影从内室里边走了出来,那衣裳的颜色衬得她的肌肤便如白玉一般,杨之恒瞧着那个身影,心中便好一阵砰砰乱跳,他忍不住开口喊了她一声,郑香盈抬起头来往前边看了一眼,惊讶的「嗳哟」了一声:「万年睡兽,今儿怎么起这么早?」

    「不许你这么喊我,你该喊我之恒!」杨之恒从窗户里边飘然而出,落在了郑香盈面前,一把捉住她的手:「若是以后你再这么喊我,喊一句我便……」转了转眼睛,见着院子里头没有人,杨之恒迅速的将郑香盈搂在怀里挨了挨她的头顶:「我便这样搂着你,让你透不过气!」

    郑香盈挣扎着从他怀里钻了出来,嗔怨的看了他一眼:「小琴在内室替我折被子呢,若是被她出来瞧见了,多不好意思!」

    「谁叫你喊我叫做万年睡兽?人家分明也就是那晚上想睡而已。」杨之恒摸了摸下巴,认真的思考了一回:「最多只能叫百年睡兽罢?」

    郑香盈见他那一本正经的模样,不由得「噗嗤」一笑:「好罢,那就百年睡兽好了。」

    「今日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做?」杨之恒很热心的到处望了望:「要不要我替你将围墙再修得高一些?」

    郑香盈没有说话,走到秋千架子前,用脚将那木板上边的雪踢掉,一只脚踩着秋千板子,一只脚蹬着地面来回摇晃了几下。皑皑白雪冷冷的泛着光,郑香盈瞅着那冰冷的艳光,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围墙修高些这种事儿不用你来做,你来帮我做一件大事。」郑香盈望了望跟着走了过来的杨之恒,表情严肃:「这真是一件大事,我想郑重的托付于你。」

    杨之恒见郑香盈这模样,也吃了一惊,急切的凑了过来问道:「究竟是什么事儿?只要我能做到,你尽管吩咐便是。」

    郑香盈蹙着眉头,脑子里转得飞快,她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主意,可却又不知道究竟可不可行。望了望杨之恒,她轻声问了一句:「百年睡兽,你能装鬼吗?」

    「装鬼?」杨之恒眼睛里露出了骄傲的神色来:「若是在晚上,我肯定能装出来,而且能装得很像。」

    「那就这样说定了,过几日你替我装一回鬼,我要审问一个人。」郑香盈抿了抿嘴角,她曾在郑信诚与郑夫人灵位前发誓要替他们捉拿凶手,可到现在还没有找出幕后的黑手来,她怎么着也得要借助杨之恒的好武艺替她打破这中间的缺口。

    直到现在她依旧在怀疑郑信隆,那日他鬼鬼祟祟的从内院出来,绝不会是他说的那个借口,她有一种直觉,他必然与自己父母的死有关系,可自己也没有证据,没有证据的怀疑都是凭空猜测,她想要赌一把,赌自己的直觉是否准确。

    「你说说看,究竟要让我怎么做?」杨之恒见郑香盈一脸沉思的表情,伸手拉了拉秋千绳索:「你把你的想法说出来,我帮你参详参详。」

    郑香盈回眸笑盈盈的看了他一眼:「你呀,先去七房老宅扮一回鬼罢,悄悄的将我大姐姐那个荷包送回去,你还真准备带在身上不成?」

    杨之恒被郑香盈取笑得红了一张脸,跳着脚道:「我这就去你那老宅子送荷包,免得被你日日取笑。」

    「这大白天的,你怎么去?」郑香盈拉住了杨之恒的衣袖:「怎么着也该等着天黑以后再过去比较好,免得让人瞧见了,对大姐姐闺誉不利。」

    「我才不等到天黑呢,免得你又要取笑我,从昨日到今日,你都不知道拿着这荷包说了多少次了。」杨之恒委委屈屈的瘪了瘪嘴:「我要直接走进去,将荷包摔到她面前,直接告诉她我喜欢的是郑香盈,不是她!」

    「你可不能这么做!」郑香盈有几分紧张,连忙喊住他:「我取笑你也只不过是心里头不舒服罢了,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还跟我计较这个?」

    杨之恒眼睛一亮,飞快的奔回了郑香盈身边:「你说的是真话?你是不是……」他恍然大悟的看了郑香盈一眼,嘻嘻的拍着手笑了起来:「香盈,你是不是在吃醋?」瞧着郑香盈粉色的脸颊,杨之恒快活得跳了起来:「只要你觉得开心,你多说便多说罢,我不在意!」

    郑香盈瞧着他一蹦三尺高,都差点蹿到了身后的大树上头,不由得心中感叹,毕竟杨之恒还是个孩子,有时候瞧着正经得像个大人,可这时候便本性流露了。

    正月的夜晚都来得要早一些,还只到酉时,外边已经是黑漆漆的一片,这初二的夜空里没有月亮,只有冷清的几点星子正在不住的在闪动,仿佛调皮的小孩子在眨着眼睛一般,又仿佛是那窥探着人间秘密的眼睛,正冷冷的望着世人心中不被人知的角落。

    「姑娘,外边风大,咱们进去罢。」墙上的缝隙里边插着一只气死风灯,小莺陪着郑香林站在抄手游廊下头,望着院子里边的数竿修竹晃动,轻轻的劝了郑香林一声。自从归真园回来以后,自家姑娘便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时常一个人坐着发怔,还不住微微的笑,瞧得小莺心上心下,生怕被人看出什么来。

    外边院子里黑漆漆的一片,只能瞧着一些黑影在移动,可郑香林却依旧在往外边张望,仿佛那门口会忽然出现一个人来。小莺瞧着郑香林这模样儿,不由得轻轻叹气,自家姑娘这个样儿可怎么行,再过几日还不知道会成一副什么模样呢。

    「坐到外边吹风,你觉得自己身子骨好了去?」王姨娘的声音在后边冷冷的响起,郑香林唬了一跳,转过脸来,怯生生的看了王姨娘一眼:「我这就进去。」

    小莺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感激过王姨娘,提起那盏气死风灯,慢慢的引着郑香林走了进去。刚刚推开内室的门,忽然一阵冷风刮了起来,气死风灯不住的打着旋儿,好半日也不肯停下来。

    「这风可来得真是怪异。」小莺有些伸手捧住了灯笼,此时就见一条黑影极其诡异的从身后掠了过去,小莺只觉自己脖子发凉,站在那里僵硬着一双手,好半天都不敢动弹。过了一会儿,她才怯生生的抬眼望了望郑香林,轻声问了一句:「姑娘,你方才你有没有瞧见那猫从咱们身边跑过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