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大人!」郑香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将一张状纸高高举起:「昨日小女子偶得一梦,我父亲在梦里对我说今日会有人来这里陈诉他与母亲的死因,让我来知府衙门这边击鼓鸣冤,还请大人明察。」

    钱知府听了一愣,这郑小姐莫非便是那郑信诚的女儿?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巧合之事?她本来还想着要不要通知那郑家,看看如何将这事情给遮掩了过去,没想到郑家却来人了,来的人还是自己熟悉的,不敢得罪的人。

    哪里敢让郑香盈跪着,钱知府赶紧让师爷将郑香盈的状纸拿了过来,一面吩咐鲁妈妈与小翠:「快些将你们家小姐搀扶起来!」许二公子喜欢的人,他可得罪不起,只恨不能替她端张椅子来坐着,可又怕做得太过了些遭人诟病,钱知府这才将一颗热腾腾想要巴结的心思拼命扑住。

    「郑小姐,你莫要着急,本府一定会将你父母的死因查个水落石出。」钱知府慢慢将那状纸看完,心中也有了一些疑惑,郑香盈举证的东西实在详尽,可他却还拿不准究竟该不该发签子去拿人,毕竟这中间隔了个荥阳郑氏,多多少少要给几分面子。

    「既然钱知府如此笃定,那便请钱知府下令去捉人罢。」郑香盈望着钱知府微微一笑:「我相信大人定不会放过那元凶的。」

    「那自然是。」思前想后,有苦主前来告状,自己不能不受理,钱知府咬着牙从筒子里拿出一支签子,亲笔写上郑信隆的名字,高高的擎了起来交给捕快头儿:「快去将郑信隆拿到公堂来!」

    郑信隆正在家里睡得香,昨晚他去了赌坊,一掷千金的豪赌了几把,那感觉真是爽得很,只是最后却输得口袋空空的回来,在床铺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直到天色有些微微的鱼肚白,他才瞌睡上来,一睡便睡到日上三竿。

    正睡得香甜,就听外边一阵喧哗,门板儿被拍得山响,外边喊门的声音很是焦急:「四爷,四爷!」

    郑信隆揉着眼睛嘟囔了一声:「喊魂呢!」一边爬起来趿拉了鞋子去开门,才将门打开,就见外边一个身子扑了进来,一双手攀着他的肩膀,哭哭啼啼道:「四爷,外边来了捕快,说是奉了知府大人的命令要来捉拿你呢。」

    郑信隆听了这话,吓得立刻清醒过来,将怀里的姨娘推开些,急急忙忙就去床边摸衣裳:「你大清早来吓唬我!怎么会有捕快来我们郑家捉人的事情!」

    那姨娘扭着身子,捏着手帕子跟了过来,眼睛红得跟个桃子似的:「四爷,我也不知道哇,方才带着丫鬟在园子里散步,觑着几个穿捕快衣裳的人进了内院那边,敢过去在后门打听了下才知道竟是奉命来拿四爷的,至于是什么事情,婢妾也不知道哪。」

    「没用的东西!」郑信隆一把将那哭哭啼啼的姨娘推开,将外边织锦袍子的纽子扣上,弯下身去穿袜子,脑子里边转得飞快,究竟自己是犯了什么事儿知府大人要抓自己?若只是小事,想必这捉人的签子也发不下来,看来该是大事。

    抖着手将袜子鞋子穿好,直起身来,手心里边已经是一掌的汗,那姨娘此时已经没有再哭哭啼啼,而是拿着一双眼睛望着他:「四爷,没什么大事罢?」

    郑信隆素日里最喜欢这姨娘,可今日瞧着他实在生厌,将她推开了些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心里边只是慌慌乱乱的一片。自己平常去赌坊赌钱,青楼狎妓:这些都不会是知府大人要捉拿自己的原因,他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子,一颗心慢慢的提了起来,莫非还是前年的事情?

    「不会,不会,怎么会是那件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有谁还会想到?」郑信隆站在那里,喃喃自语着,眼睛瞟着不远处来了几个捕快,手里拿着锁链,身边还有家里边的总管事相陪。

    「你便是郑信隆?」几个捕快走到郑信隆面前,拿着签子在他面前晃了晃:「知府大人发了捉人的签子,郑爷,我们也是公事公办,只能委屈你跟我们走一趟了。」

    听着几个捕快说得客客气气,郑信隆的心才放了下来,望了望那总管事,就见他朝自己摆了摆手又伸手指了指南边那个方向,心里立刻明白父亲已经派人去给大房送信。即便是有天大的事情,族里也应该会替他兜着,大伯父可是个最最爱面子的人,怎么着也不会让他去牢房受苦。想到这里,郑信隆放下心来,昂着头跟着那两个捕快大步走了出去。

    郑氏大房的大堂里气氛凝重,郑三太爷望着郑大太爷满脸愁容:「大哥,这可怎生是好?七房那个丫头竟然还不死心,跑去荥阳府衙状告信隆谋害了她的父母!」

    「她是发疯了不成?」郑大太爷用力拍了一掌,那桌子发出了沉闷的嗡嗡之声:「她是嫌我们荥阳郑氏太风平浪静了些,想要闹出笑话给世人看不成?」郑大太爷的两颊通红,前胸不住的在起伏着,大口大口的粗气都喘不过来。

    回想起当时郑夫人死的时候,七房那丫头拉着信隆,口口声声喊着是他杀了自己的母亲,这事情当时不已经揭过了?大家也查看过了,确认了郑夫人不是被谋害的,怎么时隔两年她又将这事情翻了出来?

    眼前仿佛出现了那张倔强的脸,昂然站在那里,身上的衣裳被秋风吹得不住的舞动,她的眼睛里边仿佛有一簇怒火在燃烧,死死盯着郑信隆不放。

    「这丫头是钻了牛角尖了。」郑大太爷摇了摇头:「怎么会有这样的,侄女儿揪住伯父不放,非得要送他进牢房才好。这真是家门不幸,旁人还没来拿捏郑氏的错处,自己倒内乱起来!」

    「大哥,你总得想想法子,信隆现儿已经被捕快带走了。」郑三太爷坐在那里有几分焦急,早些年他因着贪墨被革职的时候都没现在这般着急,郑香盈状告郑信隆谋杀,若是案子定下来,这可是要判死刑的!

    「你着急什么,信隆又没有杀人,怎么会获罪?」郑大太爷望着脑门上爆了一片汗珠子的郑三太爷,伸手将茶盏拿了起来,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我只是想着该怎么样将这件事儿压下去。」

    郑三太爷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心里边一颤一颤的,实在不稳当,郑信隆究竟有没有做这事情他不知道,可七房那丫头既然敢去告状,肯定是得了什么证据,不由得他心中不着急。「大哥,不管怎么说,非得你出面才行,咱们郑氏你的面子最大,你先去知府衙门将这事情给压下来再说。」郑三太爷低声下气的求着郑大太爷,刚刚擦过的额头又密密的出了一层汗。

    被郑三太爷捧得心中舒舒服服,郑大太爷将茶盏放到了一旁,沉吟了一声:「好罢,这事儿也只能我去出面了,怎么着也先得让七房那香盈丫头将状纸给撤了才行,免得让人看了笑话。」

    得了郑大太爷这句话,郑三太爷这才安下心来,坐直了身子,继续奉承了郑大太爷一句:「在荥阳大哥说话可是作得数的,想来知府大人也会卖你的面子,毕竟你们说起来还是亲家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