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钱知府浅浅喝了一口茶谁,点了点头:「找不出充足的证据,那自然只能放人,但现儿却还要去寻找证据。」

    郑大太爷听了钱知府这话脸色僵了僵,旋即笑着说道:「钱大人说的是,先去寻了证据,找不到证据也只能放人了。」

    路上北风呼啸,一俩马车慢慢行走在官道上,官道上边因为行人走得多,积雪已经融化,一滩水迹与泥痕混杂在一处,可路边依旧堆着白皑皑的积雪,冷冷的寒气扑面而来,萧杀,凄凉,似乎看不到半点希望。

    「怎么样了?」归真园的大门甫一打开,杨之恒便出现在马车前边,一手掀开了马车帘幕,满脸兴奋:「那郑信隆被抓起来没有?」

    郑香盈扶着小翠的手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将头上的昭君套拢紧了几分,轻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看得杨之恒好一阵莫名其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郑香盈的眼睛惆怅的看了他一眼,这才轻声说道:「钱知府已经将他收监,可现在缺乏物证,还不能将他定罪,我瞧着钱知府也很是为难,不能不顾许二公子的面子,可又没办法将这案件定性量刑。」

    杨之恒想了想,气哼哼道:「不如让钱知府屈打成招,钉板油锅准备起来,不怕那郑信隆不招供。不对,也不是屈打成招,他本来就犯了事,只是用些手段让他吐露实情而已。」

    「你这话说的!」郑香盈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来:「这屈打成招传出去,钱知府还想不想要他头顶上的乌纱帽呢?你以为郑家是没有人不成?」

    「这倒也是。」杨之恒的眉头皱到了一处:「咱们总得要去寻些物证来。」

    郑香盈默默的点了点头,可这话说出来容易,做起来却难,现在还能去哪里找物证?恐怕那茶水早就蒸发去了天上又变成雨滴落了下来,那茶盏想必也早就不见了。正在思考着,就听杨之恒在她耳畔说道:「若是找不到当年的物证,咱们给他制造出物证来。」

    「制造?」郑香盈吃惊的抬起头来望了望杨之恒:「如何制造?」

    「咱们托许二公子去刘府尹那里一趟,让他拿一个假的茶盏权充是你父亲当年用过的,在茶盏口子上抹些毒药,将那痕迹做旧一些,到时候拿了虚张声势的做真的物证省,即便是郑信隆心里明白咱们是栽赃陷害也没辄,就是赖定他了,那又如何?」杨之恒偏着头想了想,越想越觉可行:「要不是我赶着回洛阳去找兆宁,让他去洛阳府衙一趟。」

    郑香盈抬起头来刚想说话,就听身后有人插话道:「之恒,你这主意倒也算是个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对付那恶人,用些非常的手段又如何?」

    两人回过头去,就见焦大站在那里,披着一件黑色大氅,与里边银白色的长袍成了鲜明的反衬。他的脸上胡子拉碴,瞧上去有些许疲惫,可却依旧掩盖不住他逼人的英气。

    「师父!」「焦大叔!」两人惊喜的走了过去,见到焦大,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心里稳妥了许多。

    「师父,你说咱们该怎么办?」杨之恒拉住焦大的手,脸上有几分心急:「怎么着也不能让香盈的父母就这般屈死了。」

    焦大点了点头:「那是自然。」转脸看了看郑香盈,他的眉头皱到了一处:「郑小姐,你母亲是怎么死的,你可以向我说说那日的情景否?」

    郑香盈闭了闭眼睛,略微回想了下,缓缓道:「我母亲死得很奇怪,虽然说我父亲的死让她十分伤心,但该不至于也跟着去了。她死在床上,脸色很平静,内室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所以族人们都说她是死于伤心过度。」

    「那她有没有嘴巴张大,双眼鼓出?」焦大一边提醒着郑香盈注意细节:「若是有那种情形的,或者是被枕头捂着口鼻窒息而亡。」

    郑香盈努力想了想,摇了摇头:「并未有焦大叔说的这种情况,只是我觉得我母亲双眉有些紧蹙在一处,似乎很是痛苦一般,族人们也注意到了,皆说这便是我母亲伤心而亡的证据。」

    「双眉紧蹙?」焦大沉吟了一声,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口气变得十分严肃:「那你们有没有人摸了她的头顶检查?」

    「摸头顶?」郑香盈讶异的睁大了眼睛:「那是为何?」

    「江湖上有一种极其阴毒的手段,就是用金针插入人头顶的百会穴,若是那金针够长,能直接没入眉间,必能将人的气血阻塞,不消半盏茶功夫,那人便一命呜呼,而且从外边来看,并无任何异状。」焦大望了望四周雪白的大地,沉思道:「若那郑信隆真用的是这法子,他又是从谁人那里得知的?这可真是匪夷所思。」

    「焦大叔,按你这般说,那我们还得开馆验尸?」郑香盈有几分为难,起先在洛阳府的时候,她提出要验尸都遭了六伯父的阻止,现儿是在荥阳,她提出要开棺验尸,恐怕族里不会答应,而且还会有千夫所指说她不孝顺,竟然肆意乱动父母的尸身。

    「我想你那族里肯定不会答应。」焦大想了想,压住了话头:「先还是走官方那边,不用去麻烦二公子,我去找找那刘府尹,他应该会卖我一个面子。」看了看杨之恒与郑香盈并肩而立,焦大微微笑了笑,这还真是一对璧人。

    「焦大叔,这也太麻烦你了。」郑香盈朝焦大行了一礼,脸上露出了一丝坚定的神色:「无论如何,我也会要查下去,要将整个事情弄得水落石出。」

    留着焦大吃过饭,与杨之恒陪着焦大一道说了回闲话,焦大便骑马匆匆回了洛阳,杨之恒与郑香盈站在大门口,瞧着焦大远去的身影,两人默然无语,好一阵子杨之恒才开口道:「我师父对你的事儿可真上心。」略略停了停,脸上露出了笑容来:「还不是看在我这徒弟的面子上。」

    郑香盈瞧他一副洋洋得意的神色,转过脸去心里只是在笑,杨之恒也着实太可爱了一些,自己怎么便遇着这样一个宝物。鲁妈妈站在身边,有些担心问道:「姑娘,焦爷能不能让那刘府尹配合?」

    「这又如何知道呢?」郑香盈淡淡的应了一声,望了望那白茫茫的一片园子,心中甚是惆怅,只不过开弓便无回头箭,怎样也得一步步的走下去。

    「姑娘,姑娘!」正坐在厅里听杨之恒说他在西北的见闻,忽然金锁从外边匆匆的赶了过来:「郑大太爷便带着郑三太爷与三房郑老夫人过来了,正等着你去迎着进来呢!」

    还是来了。郑香盈笑了笑,她想着郑大太爷该会来找她协商,没想到竟然来得这么快,她对杨之恒道:「你先回避一下,我去接他们进来。」

    杨之恒点了点头,关切的望了她一眼:「我在横梁上边,只要他们敢对你有不利之举,我自然会出手帮你。」

    郑香盈微微一笑,这几位长辈,自然不会自贬身份与她来拳脚相斗,只会是嘴巴上边与她交锋罢了,自己完全不用怕他们。朝杨之恒摆了摆手:「你别管,去歇息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