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走到东院,还没进内室的门,就听着里边有一阵喧嚣,王姨娘那高亢的声音一波一波的冲了出来,震动着她的耳膜:「你这没良心的,放着十万两银子不要,竟然要和那郑香盈一条心,想着去谋害你十四伯父!」

    郑香林细细的声音传了出来,还夹杂着哭声:「姨娘,父亲母亲不能含冤九泉,怎么着也要替他们报仇!」

    「屁话!」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不知道是不是王姨娘伸手拍打了郑香林几下,就听她吐着唾沫花子骂得更厉害了:「入土都两年了,即便是将那凶手揪出来又有何用?他们又不能再活过来了!还不如拿了这银子,咱们自己快快活活的过日子,了不得每年清明多去给他们坟前烧点钱纸!」

    「王姨娘,你这是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郑香盈一脚踏进了屋子,就见郑香林被王姨娘拎着鸡毛掸子撵到了屋子一角,正缩在那里不住的抖着身子,王姨娘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拿着鸡毛掸子指着郑香林正在破口大骂。

    「我……」王姨娘见着郑香盈进来,本来神气活现的神色马上黯淡了下来,可旋即忽然又眼神一亮,转过来拿着鸡毛掸子指向了郑香盈:「二小姐,你以为现儿还有谁能护着你不成?以前老爷夫人在,你是嫡女,我见着你只有低头的份儿,可是如今老爷夫人都没在了,这东院就是我王姨娘的地盘,你踏进我这东院就得低头!」

    「是吗?」郑香盈瞧着王姨娘凶狠的竖起了两道眉毛,眼珠子似乎要破了那眼眶滚出来一般,心中不由得好笑,这可真是小人得志,那自己便先将杨之恒给自己的那东西让王姨娘尝尝滋味。

    「当然是,老娘现在豁出去了,谁不要老娘的远山拿十万两银子,老娘就和她拼命!」王姨娘呼呼的挥着那鸡毛掸子便朝郑香盈冲了过来,小翠见她就如一个疯婆子一般,赶紧挺身而出拦在了郑香盈的面前:「姑娘,快些出去,王姨娘疯魔了!」

    郑香盈退后了一步,从袖袋里摸出了那根管子来:「小翠,闪到一旁!」

    小翠见郑香盈摸出了杨之恒给她的武器,心中会意,见着王姨娘气势汹汹的扑了过来,迅速往旁边一闪,郑香盈拿着那管子往王姨娘身上甩了甩,一小撮粉末便随风飘了出去,落在了王姨娘的脖子和脸上。

    「啊啊啊,你甩了什么在我脸上!」王姨娘嚎叫了一声,将那鸡毛掸子扔在地上,两只手捂着脸在地上打起滚来:「好痒,好痛!小燕,快些给我去打了水过来,我要洗脸!」

    小翠瞧着王姨娘在地上不住的打滚哀嚎,在一旁拍着手笑起来:「这药粉可真好用,王姨娘,看你还敢不敢以下犯上来冒犯我们家姑娘!」

    「姨娘!」被赶到角落里的郑香林见王姨娘倒在了地上,惊叫一声便要扑上去,却被身边小莺一把拉住:「姑娘,仔细些,千万莫要沾到你身上!」

    郑香林被小莺死死拉着动弹不得,抬起一双泪眼望向郑香盈:「二妹妹,你究竟洒了些什么在我姨娘脸上?赶快给个法子,让她别再受苦了。」

    郑香盈捞着手儿站在一旁,见着王姨娘不住的在翻滚,口里叫得声嘶力竭,就如那被捆上了屠宰板子的猪一般,心中大为得意,杨之恒给她的这药粉还真是有用。「王姨娘,我看你还敢不敢如此猖狂?自己是什么身份,自己心中该有数,怎么能说出这冒犯主子的言辞来?我以前便教训过你,没想到你依旧没有张记性!」

    「二小姐,我知错了,只求你快些替我解了这苦处。」王姨娘在地上不住的擦来擦去,声音已经有一丝嘶哑:「求求你了!」

    「小燕,你去打盆清水过来。」郑香盈吩咐了站在一旁惊得目瞪口呆的小燕:「快去,没见你姨娘都快受不住了?」

    小燕应了一声,慌慌张张的就往外跑,刚跨出屋子,一头便扎到了一个人怀里,抬起头来一看,却是郑远山。「大少爷……」小燕红了一张脸,娇羞的喊了一句,郑远山皱了皱眉头,指着屋子里边道:「姨娘怎么了?为何叫得那样凶?」

    「大少爷,二小姐过来了……」小燕瞅了瞅郑远山满脸不虞的神情,只能将那娇羞放到一旁,垂头丧气道:「和姨娘争执了起来呢。」

    郑远山二话不说,推开小燕便走了进去,小燕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眼泪珠子差点都要溅出来,王姨娘去年便说过,等着大少爷十四便把她指了去做屋里人,现儿这日子也不远了,可大少爷对她却似乎兴趣缺缺,见了她很少有个笑影儿。

    「哼!」小燕跺了跺脚,大少爷自以为自己神气,可说到底还不是从姨娘肚子里边爬出来的?怎么样也比不上二小姐身份尊贵,究竟是郑夫人唯一嫡女!她悻悻的飞了一双脚儿,头也不回的赶着往小厨房里边打水去了。

    「二妹妹,你这是在做什么?」郑远山进了屋子,见着王姨娘满地打滚,也唬了一跳:「你将姨娘怎么样了?」

    「王姨娘不知身份,对我十分不恭敬,我只是对她略施惩罚罢了。」郑香盈挑了挑眉毛看了看郑远山:「大哥,你说说看,一个姨娘对嫡出的小姐起高声,该不该罚?」瞧着郑远山,郑香盈的笑容格外妖娆,似乎带着一些令人生寒的意外,看得郑远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连连点头道:「二妹妹说的没错,确实该是如此。」

    「大哥能这般想便是太好了,不愧是族学里头念过书的,我还以为你这两年没去族学了,可能见识也会倒退了呢。」郑香盈瞧见小燕端了一盆水过来,将荷包解开,拿出小小的一丸药,将蜡衣剥去,把药粉洒在了清水里边:「你拿了这水给姨娘擦擦脸和脖子,马上便能没事了。」

    郑远山惊骇的瞧着郑香盈的一举一动,张大嘴巴好半天也合不拢,她究竟从哪里弄来这些药粉?这让他不由自主一阵心里发毛,若是她一个不高兴,拿了来对付自己,那可怎么办才好?

    「大哥,我听说三房那边拿了十万两银子给你,让你拿了七房几位兄弟姐妹的签字去府衙撤诉,可有没有这件事情?」郑香盈瞧着小燕用帕子蘸着清水给王姨娘擦脸,嘴角撇了撇:「姨娘方才还在骂大姐姐,说她不肯签字。大哥,你觉得该不该签字呢?」

    郑远山只觉得自己身上不住的在冒汗,郑香盈的笑容实在刺眼,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中充满了绝望。

    自小这位二妹妹便一直压着自己一头,因着她是高高在上的嫡女,即便他是七房长子,可依旧只能对她仰视之。好不容易自己成了记名嫡子,可依旧还是被她踩在脚下,即便是现在她问出这个简单的问题来,自己还要在这里思前想后。

    这有什么不好回答的?郑远山暗地里边骂自己没有用,当然是要银子了,他可不要郑信隆死,他的红利银子还攥在他手心里边呢,郑信隆死了,他找谁要银子去?想到此处郑远山鼓起勇气来抬头望着郑香盈道:「二妹妹,如今之计,我觉得还是拿了银子比较合算。现儿七房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十分不紧气,这笔银子多多少少也是一个补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