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提起替许兆安挑亲事,豫王妃脸上露出了一丝快活的神色来:「去便去,多去一个人总热闹点儿,我已经修书给那荥阳郑氏大房的老夫人,与她说好二月十五去归真园游玩,邀请郑氏大房与二房的女眷相陪。」

    这料峭的二月,春风依旧寒冷,豫王妃摸了摸玥湄郡主的手,只觉得有一丝丝的凉:「玥湄,咱们回去罢,这园子里头的花还没开,也没什么好转的,仔细到外头吹了风受了寒,到底身子要紧。」

    玥湄郡主点了点头,做出一副恭顺的模样来,扶了豫王妃慢慢往前边走着,眼前忽然闪过了郑香盈那张脸来。上回去归真园,见着二哥似乎对她有几分好感,自己要不要与二哥去说说,让他一道跟着去?毕竟二哥与那杨之恒感情极好,自己奉承好了他,他自然也会替自己在杨之恒面前说几句好话。

    头上的多宝琉璃簪映着日光在地上投下米粒大的光影,有些洒在她的群袂上,就如给她的裙子点上了几枝刺绣一般,玥湄郡主瞧着自己华丽的衣裳,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容,送了豫王妃回了房间,转身便往许兆宁院子里奔了去。

    「二哥,母亲儿月十五要去归真园游春,你去不去?」一撩水晶门帘,流光便从指间溢出,玥湄郡主的笑颜出现在水晶帘子前边,看得许兆宁一愣:「去归真园游春?她究竟想做什么?」

    这位名义上的母亲,素来便是在王府里安分守己的住着,除了父王带着一家人出去游玩,她从来没有提出来要单独去外边行走,为何忽然便由此举动?许兆宁蹙了蹙眉头,瞧了瞧玥湄郡主,见她依旧笑嘻嘻的在瞧着自己,不由得有几分烦恼:「你为何要跑来告诉我这件事儿?莫非你想要我陪她一道去?」

    「二哥,你别口是心非了,难道你便不想去见那位郑小姐?」玥湄郡主攀了那水晶帘儿在手中,不住的晃来晃去:「原来我竟会错意了,以为你是喜欢那位郑小姐的。」

    许兆宁的脸上一热,一点点粉色慢慢的从肌肤上渗了出来,他静静的望着玥湄郡主,没有开口说话。

    华堂高点明烛,蜡泪一滴滴的从那烛台爬过,慢慢的沿着鎏金的铜管爬了下来,等着冷却,便成了各色各样的形状,如飞鸟,如花草,与那暗金色的铜管相映成趣。明亮的蜡烛下边放着一页浅色的松花笺,上头的字是端端正正的簪花小楷,瞧上去很是清丽,郑老夫人的眼睛盯着那松花笺不放,嘴唇便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真是天大的喜事落了下来。」郑老夫人喃喃道,将那张松花笺拈了起来,眯着眼睛看了又看,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邀月,快派人去外院给老太爷送个信儿,说这里有急事要找他,让他快些回来。」

    郑大太爷最近因着郑信隆的事儿,每日都是愁眉苦脸,听着内院送了信出来说郑老夫人有要紧事情找他,当下将郑三太爷和抹着眼泪的三房老夫人打发回去,跟着管事婆子便往内院走:「究竟是什么事儿?」

    管事婆子的老脸上堆着一层褶皱,可笑得依旧开心:「听说是豫王妃给咱们老夫人写了信过来,瞧着该是喜事,老夫人眉眼都舒展了不少。」

    豫王妃?郑大太爷眼前闪过一个模糊的影子,若干年前他在京城为官的时候曾应邀参加了豫王的大婚,当时他的官职还不算太高,只能在外边中庭里站着观礼,对于豫王妃的记忆只限于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新妇,由两个喜娘搀扶着从大堂前一晃就过去了。她蒙着红色的盖头,看不清她的眉眼,只是身段瞧着并不窈窕,个子高挑,但有几分粗壮。

    豫王妃写信给郑家?郑大太爷的脑子转得飞快,忽然灵光一现,轻轻「啊」了一声,距离豫王大婚已经差不多有十七八年,想来也正是豫王府的公子要议亲的时候了。忽然间他觉得自己心头似乎燃了一把火,旺旺的将他全身烘得暖和起来,莫非郑家出了一个德妃娘娘,接着又要出一个世子妃?想到此处,郑大太爷的脚步轻松了不少,走起路来风快,青石小径里长出来的一小撮绿色的杂草被他踩在地上匍匐着身子,等他走过很远才又慢慢的直起身来。

    「夫人,快将豫王妃的信笺给我瞧瞧。」走进大堂刚刚坐定身子,郑大太爷便急不可耐的朝郑老夫人伸出了手来:「我瞧瞧上边写的是什么。」

    郑老夫人将那页松花笺递了过去,脸上亮堂堂的一片:「这真真是大造化,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落到咱们郑家头上。」

    抑制着那份激动的心情,郑大太爷逐字逐句的将豫王妃的信笺看完,摸着稀稀疏疏的胡须笑了笑:「这也算不了什么,不过是喊大房和二房一道去游园子罢了。」

    郑老夫人有几分不服气,清了清嗓子道:「莫非老爷还没看出来这里头的门道?」

    郑大太爷瞥了她一眼,心中虽然满是喜悦,可犹然慢悠悠道:「我们郑家在宫里头可还有一位娘娘,和这世子妃相比,又荣华富贵到了何处?旁人才来封信说一道游园,你便喜形于色,若让外人瞧见,还以为我们荥阳郑家小气如斯。」

    瞧着郑大太爷似乎有些不大热络,郑老夫人将那松花笺取了回来,口里嘟嘟囔囔道:「香莲丫头那亲事没成,这回可不是天大的机会?怎么着也该抓紧些,老爷怎么反倒就不上心了?这孙女儿若是攀了一门好亲事,咱们族里也光彩!」

    见郑老夫人一个人嘀嘀咕咕个不歇,郑大太爷笑道:「没有说不重视,只是叫你将一颗心放平和些,来了便来了,若是两家看得上眼,能结个儿女亲家,那自然是极好的,若是没那缘分,也只能作罢。」

    郑老夫人有些不服气,怎么能等闲视之呢?正想反驳,瞥眼见着郑大太爷的一只手正在不住的拍打着桌面儿,心中顿时明了,笑着轻轻啐了郑大太爷一口:「你也只是口里说得轻松罢了,心中究竟还是看得紧的。」当下便转脸吩咐贴身妈妈去将郑香枝与郑香莲找到大堂这边来:「让她们赶紧些,别太磨蹭!」

    邀月给郑大太爷装了一筒烟丝送到他手中,郑大太爷吧嗒吧嗒抽了一口,袅袅的白雾便从那烟斗处升了起来:「去喊了骆记成衣铺子来给她们做件时新衣裳,到珍宝阁再给她们姐妹添几件首饰。」磕了磕碧玉烟斗,忽然又想起老六家还有一个郑香晴:「去把香晴丫头也喊过来。」

    「喊她来做什么?」郑老夫人有些诧异:「豫王妃难道会看得上她?」

    「怎么着也是一个陪衬。」郑大太爷笑了笑:「老六两个闺女都是不出挑的,站在那里能衬得出香莲丫头和香枝丫头的好颜色来。」

    郑老夫人听了直点头:「还是老爷高见。」闭着眼睛想了想,嘴唇边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来:「上回香依丫头运气好,竟然让钱知府挑中了她,这一回怎么着也不会让这事儿再重来一遍。我得好好的替她挑一套衣裳才行,她面儿黑,穿那种暗红碎牛肉色颜色的衣裳最最适合她不过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