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豫王在前边,许兆宁可不敢怠慢,只能先将郑香盈放到一旁,快步跟上了豫王,郑香盈见他远远的去了,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许兆宁虽然身份高贵,可毕竟不是她碗里的菜,她只希望能与杨之恒快快活活的过上一辈子,这样也很好。

    在池塘旁边找了一处地方坐了下来,小翠拿了钓鱼竿儿陪着她在那里坐着,池塘旁边芦苇杆儿抽出了新枝,远远望去绿秧秧的一片,偶尔能见着主仆两人头上的簪子映着阳光闪着亮,一点点的刺在了眼里。

    「她究竟是谁?今日怎么会出现在此处?」许兆安站在那一脉曲廊上边,远远的瞧着坐在那里的小翠。那日洛阳街头让她被踩踏,许兆安心中其实有几分不安,只是那时候因着与许兆宁置气,总要找个出气的靶子,没有想那么多,骑着马便冲了过去。可等到回府以后,他想到那张笑意盈盈的脸,一种焦虑不安的感觉便油然升起,她究竟是谁家的小姐,自己把她撞倒也没说一声就走了,这让他好几日都忐忑不安,直到后来事情多了,他才慢慢的将这事情遗忘。

    今日在这归真园又见着了她,这让许兆安很是吃惊,她站在一位小姐的旁边,穿着打扮完全没有那日的富贵气,只是简简单单的穿着一件水碧色的春衫,挽了一个双鬟,每边都插了一支小小的琉璃簪子。虽然打扮简单,可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秀美,与自己那个屋里人荷蕊相比,她显得格外清纯,没有一丝世俗气息。

    她身边的那位小姐,听说是归真园的主人,那她便是这小姐的贴身丫鬟了?想着她竟然是这样低贱的出身,许兆安有一丝丝难过,那日见她的时候还将她当成了一位正正经经的高门贵女,没想到人的外貌也是能骗人的。

    料峭的春风吹了过来,耳朵里边也落入了几声笑语:「我们家大公子在那边站着呢!」许兆安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贴身丫鬟带着郑家的几位小姐正朝这边走了过来。

    此次来荥阳,他知道得很清楚,是要给自己选一个合意的妻子,可是他刚才瞄了瞄荥阳郑氏那几位小姐,也不是分外出挑,只有一个生得很是美貌,可却如木头人一般坐在那里不言不语,瞧着十分无趣,远远不及这边坐着钓鱼的两个女子,灵性毕现。

    「许大公子。」耳畔传来娇滴滴的声音,许兆安望着几个打扮得十分华贵的郑小姐,脸上没有露出不悦的表情,只是朝他们点头微笑:「几位郑小姐也喜欢这个池塘?瞧着这春水连绵,岸边有新长出的芦苇,水里有倒影微微,是不是心旷神怡?」一边说着话,一边溜着望了那边一眼,就见银光一闪,那边已经钓上来一尾小鱼。

    郑香枝顺着许兆安的视线看了过去,就瞧着郑香盈与她的丫鬟小翠坐在岸边,两人正在将一尾小鱼从钓竿上取下来,笑颜就如那春风般和煦动人,不由得轻轻哼了一声:「我道是谁,原来是郑香盈和她那丫鬟小翠。」

    郑香莲在旁边听着觉得十分不妥,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十八妹妹,怎么能随口便将七房二妹妹的闺名说出来了。」

    许兆安瞄了站在身边的姐妹俩一眼,没有说话,这闺房小姐们的争斗他无意参与,但得知了小翠的名字,心里头却还觉得很高兴。望了望笑生双靥的小翠,见着她身上水碧色的衣裳,心中想着这名字倒也十分贴切。

    郑家几位小姐陪着许兆安站在曲廊上边站着,二月天气还有些凉意,可谁也不想离开这里,忍着微寒的春风,脸上堆出一脸笑意和许兆安说着闲话,心中却巴望着快些来人将他们喊回桃林那边去,怎么着那儿还有屋子可以歇息。

    倒也算是心想事成,就在郑香枝冷得实在受不住准备提议回桃林那边去时,就见豫王府一个婆子从那边跑了过来:「大公子,郑小姐,王爷和王妃让你们去桃林那边呢,王爷说要即席咏诗。」

    郑香莲听了这话心里头高兴,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下,脸颊上泛出了笑容来,自小人人都夸她才思敏捷,乃是郑氏才貌双全的小姐,今日可得轮到自己好好露上一手才是。微微抬起眼角看了看郑香枝,郑香莲心中冷冷一笑,现儿在归真园里陪着游春的几位小姐里边,也只有郑香枝与她最有资格嫁入豫王府,只是郑香枝父亲的官职要比自己父亲的高,这让她有几分没有底。但现在听着豫王说要他们去即席赋诗,这才觉得有几分胜算,看来豫王更加注重才学而不是世俗的那些东西,想到此处她脚步都轻快了几分。

    「那位郑小姐,我们家王爷和王妃也喊你过去呢。」管事婆子见曲廊上的人都已经往桃林那边去了,而这归真园的主人家却依旧坐在那里聚精会神的钓鱼,赶紧招呼了一声。

    「叫我?」郑香盈转过脸来看了看那婆子,有几分奇怪:「今日是郑氏大房与二房的女眷作陪,好似跟我没有关系。」

    那婆子站在岸边拢着手笑嘻嘻道:「怎么会没有关系?我们郡主与二公子都力荐了郑小姐,直说你心思巧慧,定然文思泉涌,我们家王爷觉得好奇,这才让我也将你喊了过去。」那管事婆子想着刚刚的事儿便一脸笑,这位郑小姐究竟是走了什么运道,让二公子和郡主如此看重她。

    方才王爷提出要即席赋诗,玥湄郡主在那边喊着要将归真园主人也叫过来,她这般心思奇巧种了这么多好看的花儿,定然是有灵性之人,想必也很会作诗。

    豫王听了只是笑了笑:「种花与作诗,那可是两回事儿。」

    许兆宁在一旁眼睛亮晶晶道:「父王,说不定郑小姐真的会作诗,她日日在这园中与奇花异草作伴,心中早就有诗篇万卷了。」

    见许兆宁也开口了,豫王觉得有几分惊讶,这归真园的主人究竟何德何能,竟然会让自己一双儿女都赞她聪慧?瞧了瞧许兆宁,见他脸上有几分热切,豫王点了点头:「去将那位郑小姐也请过来。」

    许兆宁想要他做的事情,豫王是绝不会拒绝的,在他心里边,许兆宁的分量远远胜过了许兆安,他这次会跟着来荥阳,便是看在许兆宁的份上。豫王妃早和他说起了这事情,那时候不过他兴致缺缺:「荥阳那里能有什么桃花好看!还不如等着洛阳城西的桃花开了再去观赏呢!」后来听着许兆宁推荐说那归真园有不少洛阳看不到的珍品,他也就来了兴致,这才跟着过荥阳来的。

    听那婆子说是许兆宁与玥湄郡主拉她过去,郑香盈不由得苦笑一声,今日的重头戏可是在大房与二房的小姐们身上,她去凑什么热闹?她朝那管事婆子摆了摆手:「妈妈且替我去回一句,就说我才疏学浅,不会作诗,还请王爷谅解。」

    「郑小姐不必如此谦虚,」那婆子听着郑香盈回绝了,有几分心急:「即便是不会作诗,到那边去坐坐也是好的,王爷王妃都想见见这么巧手的小姐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