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见推辞不掉,郑香盈落落大方的站了起来:「那我便过去瞧瞧。」正好还想请豫王给归真园题字呢,自己怎么着也该去露一面才行。

    桃林如霞似锦,艳艳的似乎要延展到天边去,前边的坪里摆着几张桌子,上头放着文房四宝,几位郑小姐与许兆安许兆宁正提着笔站在那里,皱眉冥思苦想。桃林这边有一道竹子长廊,蜿蜒着与后边一幢两层的小楼相连,长廊下拉着细纱帘子,将里边与外边隔开,远远瞧着就如碧纱橱一般。

    豫王与豫王妃坐在长廊里边,瞧着那边款款走过来的郑香盈,两人都没有说话,不住的打量着她。就见她梳着一个如意髻,上头只插了一支小小的金簪,垂下几根流苏在鬓边微微摇晃,一张巴掌大小的脸蛋上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小小的嘴唇微微上翘,似乎带着春风一般,让人瞧着便觉得舒服。她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夹衣,上边套了同色半臂,下边是一条月白色的裙子,上边溅着点点水迹。

    「这是几房的小姐?」豫王转脸问了一声,郑老夫人脸上微微抽搐了下,很不情愿的开口回答:「回王爷的话,她是我们郑氏七房的孤女,早两年父母双亡。」

    「真是可惜,这么水灵的小姐竟然是个孤女。」豫王妃叹息了一声,原来还想着若是郑氏其余几房的,只要父亲官职地位不低,也可以在考虑之列,听了郑老夫人的话,马上将郑香盈从儿媳人选里排除了出去。

    「可不是吗,怪可怜的。」郑老夫人听着豫王妃的叹息,心里十分高兴,朝郑香盈招了招手:「香盈丫头,快来见过豫王与豫王妃。」

    郑香盈笑吟吟的走上前来行了一礼:「见过王爷王妃。」抬起头来时,她望着豫王单刀直入的提出了自己的请求:「王爷,能不能给我这归真园题个牌匾?」

    「题牌匾?」豫王望着郑香盈一愣:「这园门上边不是已经有了牌匾吗?」

    「王爷,您的墨宝那是鼎鼎有名的,大周谁人不知道豫王爷写得一手好字?遒劲有力,矫若惊龙,一看便知王爷乃是胸中有丘壑之人。」郑香盈笑着望向豫王,丝毫也没有羞涩之感:「王爷若是赐了墨宝给我这归真园,以后想必来我这园子里游览的人会更多,这便是名人效应。」

    「名人效应?」豫王略一思索,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几个字倒是说得妙!」望了望郑香盈,见她不过十二三岁年纪,可真真是有胆色,别家的贵女,谁见了他不是低眉敛了笑容,安安分分的站在一侧,她偏偏却昂首挺胸,神采飞扬的瞧着自己,看来许兆宁欣赏她也是有理由的。

    「你下场去赋诗一首,那我便替你题了那牌匾,还将你的诗抄录出来,如何?」豫王挑眉看了一眼郑香盈,虽然不知道她究竟会不会作诗,但他却无形中认定她肯定能作出一首好诗来。

    「王爷,小女子才疏学浅,恐怕作出来的诗有污王爷慧眼,还是别让小女子出丑了。」郑香盈有几分为难,豫王一定要她作诗,她只能背诵一首跟桃花有关的诗出来了。

    就在为难之时,桃林前边提笔赋诗的人已经回到了长廊,郑香枝听着郑香盈谦让的话,轻轻撇了撇嘴角冷笑了一声,这郑香盈原来在族学的时候,经常在娘子讲学的时候呼呼大睡,瞧着是个胸无点墨的人,她倒还算实诚,自己承认了才疏学浅。

    「郑小姐,你且试试,我来给你瞧瞧。」郑香盈愈是推托,豫王便越是觉得她只是不愿意出风头,一味催着她作诗,旁边许兆宁也笑着开口道:「郑小姐,我一瞧便知你该是锦心绣口,何必再推托?不如让我们也来见识下你的文采。」

    郑老夫人心中得意,暗暗点头叫好,这下总算捉了个让她出乖露丑的机会了,七房那丫头的学问哪里能比得上香莲丫头,就等着她出丑便好。「香盈丫头,你也别再忸怩了,既然王爷与许二公子都让你作诗,你再勉为其难,也得写一首出来。」

    郑香盈见着郑老夫人一脸得意,心中知道她在想什么,又瞧瞧那边郑氏大房与二房的几位小姐都幸灾乐祸的瞧着自己,心中暗自叹息一声:「那我便献丑了,还请哪位妈妈去替我拿了笔墨过来。」

    众人惊讶的瞧着郑香盈,就见她吩咐小翠拿着纸按稳贴在长廊的廊柱上,拿着毛笔悬空而下,挥挥洒洒的写了四句诗。豫王见着郑香盈写出来的字也大为惊讶,这字不似时下闺阁女子练的簪花小楷,而是洋洋洒洒,行云流水一般,让人看上去只觉得舒服。再仔细看那纸上的诗句: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豫王猛的站了起来,盯着那张纸看了好半会儿,这才连声赞道:「好诗,好诗!」他扬声道:「拿笔过来,我要给郑小姐的园子题幅牌匾,还要将她这诗亲笔誊录出来!」

    许兆宁见豫王如此欣赏那诗,凑过去看了看,转脸对着郑香盈点了点头:「郑小姐,我便知道你定然是个又灵气的,你这诗一出,我们的诗都不用看了。」

    「怎么能这样说。」郑香盈笑了笑:「我那十五姐姐便是才高八斗,自小便是我们郑家的才女,我自愧弗如呢。」

    许兆安站在旁边瞧着许兆宁与郑香盈言笑晏晏,心中的那种嫉妒又不可抑制的升了起来,只要是许兆宁喜欢的,他便想去破坏,想去掠夺,他不想要让他称心如意。他站在一旁不住的打量着郑香盈,见她年纪虽不大,却生得容颜秀美,心里也不由得赞了一回,隔得近瞧着,可比她那些姐姐们更招人待见。

    郑老夫人瞧着豫王的两位公子眼睛都只盯着郑香盈瞧,心中老大不高兴,七房这丫头可真是时时刻刻要与大房作对,现在香莲丫头的风头全部被她抢了去,委委屈屈的站在角落里,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想着英国公府那亲事黄了以后,香莲丫头就没有怎么开心过,眼见着来了个好机会,还要被人搅了局,郑老夫人心中一酸,差点要落下泪来。

    这边豫王已经题好三个大字「归真园」,又将郑香盈写的那首诗誊录了出来,重新念了一遍,摸着胡须不住点头:「郑小姐这诗,灵气四溢,就如能见着那幅场景一般,实在是写得妙趣横生!」望了一眼郑香盈,豫王微微一笑:「荥阳郑氏,果然名不虚传,有如此灵慧的子孙,郑嘉树在九泉有知,也该含笑了。」

    郑嘉树是郑大太爷的父亲,上一任族长,听着提到了他的名字,郑老夫人颇有些不自在,只能笑着打哈哈道:「豫王爷过誉了,香盈丫头不过是有几分小聪明罢了。」

    「岂止是几分小聪明,真乃郑氏美玉也!」豫王毫不吝啬的又夸奖了郑香盈一番:「郑小姐,你写的这首诗本王很是喜欢,能否送与本王作个留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