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盈心中犯愁,这诗是剽窃苏轼的,怎么能大大方方的转送了出去?只是也不好拂了豫王爷面子,怎么着他才给自己的归真园题了字呢。想到此处,郑香盈微微颌首,双眼望向自己的群袂处:「闺中笔墨本不该外传,可豫王爷既然如此欣赏,香盈也不能太过矫情,只是还请豫王爷替香盈好好保存,不要让这诗流于市井。」

    豫王听了这话怔了怔,这位郑小姐还真是个淡泊名利的,若是换了旁人,定然是洋洋自得,巴不得快些将这兽诗传了出去,也好让人知道他被自己夸奖了,真是才诗才敏捷。可这位郑小姐却只是一味让自己替她保守着秘密,不要让人知道了她会写诗,这性子可真是不错,年纪小小便知韬光养晦,是个识大体的。

    上上下下打量了郑香盈一番,又见许兆宁站在她身边,正用一副欣赏的神色瞧着她,豫王心中暗暗做了个决定,等着大事已定,替许兆宁聘一房高门贵女为正妻,这位郑小姐便可以抬了进府做贵妾,许兆宁若是喜欢她,到时候封了侧妃也便是了。

    郑老夫人的一双眼睛跟着豫王爷的视线转了个不停,瞧着他在打量郑香盈,心中沉了沉,早知道有今日这一出,便先该派人来警告七房这丫头一番,休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原先自己还是疏忽了,心里想着凭她那出身,豫王与豫王妃是正眼儿也不会瞧她一下的,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还留了后手,不声不响的便将豫王一家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她那里去了。

    望了望站在一旁的郑香莲与郑香枝,郑老夫人的脸色越来越沉,郑香枝素日里张扬跋扈似乎天不怕地不怕,可到这里忽然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只是呆呆的站在郑香莲身边,哑口无言的没有半个字吐出来。真是付不起的阿斗!郑老夫人恨恨的想着,到了外边怎么就没有了家中的底气了呢。

    豫王妃在旁边见着豫王只是在打量郑香盈,心中也是不爽,这七房的一个孤女,有什么好打量的,难道不该是看大房与二房的几位小姐?她瞧着大房的两位小姐都甚是合意,两人生得都是一副好相貌,又兼着家世不错,父亲都是朝堂里的高官,怎么着也该是从她们两人中挑选一个。

    「王爷,这里还有好几首诗呢,安儿和宁儿的,还有几位郑小姐的,你都不看了?」豫王妃笑着打圆场,将那气氛缓了一缓,郑老夫人的脸色这才又开始慢慢亮堂了起来,她笑眯眯道:「我那几个孙女侄孙女的诗没什么好看的,许大公子和二公子定然是文采斐然,还是先看看他们的罢。」

    豫王走到桌子旁边拿起几页宣纸瞧了瞧,嘴里微微念了几句,旋即指着一幅字笑了起来:「这位郑小姐的诗作得也不错,只是略欠灵性,和方才那首诗是不可相提并论的了。有了那诗珠玉在前,再看这些,觉得甚是兴味索然。」

    听着前边两句话,郑老夫人起先脸上还有着笑容,可是敢着往后边听,她的笑容便慢慢消弭,一张脸有如乌云罩顶般黑了起来。

    一线落日的微光灿灿然斜斜照进了庭院,屋檐投出的黑影将青青的草地覆盖了一大块,茜纱门帘一动不动的挂在那里,死一般的沉寂,没有半分声响。两个打门帘的小丫头子坐在两旁的门墩上,一边拿着荷包在绣着,一边低声的说着闲话,这将暮未暮的天色里,两人的脸上都有一点金光,十分醒目。

    忽然间院落里热闹了起来,就听着脚步声杂沓着往主院门口过来,两个小丫头子快快站了起来,将荷包系在腰间,垂手立好,就见郑老夫人带了郑香枝与郑香莲已经到了院子门口。

    郑老夫人的脸十分的不舒展,隐晦不明,仿佛是藤上吊着的一根苦瓜。两个小丫头子见着她那神色,小心翼翼的打起门帘,心里知道老夫人今日肯定遇着不高兴的事儿了。

    「香枝,香莲,今日那许大公子与你们都说了些什么话儿?」郑老夫人落座以后,望了望两个孙女,心中还有一丝微微的希望:「你们起先不是一道去游园了?没有让二房那几个丫头抢了风头去罢?」

    郑香莲低着头没有说话,旁边郑香枝却轻轻儿哼了一声:「她们还能抢什么风头?风头部全在七房那个丫头身上了?」

    郑老夫人听了脸色陡然一变,好半日没有出声,过了一会才沉着脸道:「香枝丫头,在家里的时候瞧你嘴巴儿挺能说,怎么到外边就闭着嘴巴没声没响了?若是方才有现在这份伶俐劲儿,那豫王与豫王妃还不都会将眼睛往你身上瞧?」

    「祖母不一直要我向香莲姐姐学规矩?」郑香枝很是不服,翻着嘴儿道:「你总是说香莲姐姐才是大家闺秀的模样,要我也像她一样庄重些,可现儿却又说我不够活泼伶俐,这究竟让香枝该怎么做才好?」郑香枝也是满腹牢骚,本来还想派自己的两个贴身丫鬟去与豫王府的丫鬟说闲话,不动声色的将郑香莲曾经与英国公府的二公子议过亲这事儿传出去,没想到豫王爷在归真园用过午饭便说要回荥阳,一阵风一般,豫王府的人便走得无影无踪,自己准备好的手段都没有派上用场,正在遗憾,刚刚回府又被祖母埋怨了一通,心中更是不自在,逮着机会便将那一腔怨恨发泄了出来。

    祖母也实在太偏心了,只记挂着郑香莲的亲事,难道自己就不是她的孙女不成?手板手背都是肉呢!郑香枝恨恨的望着站在一旁的郑香莲,心中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愤慨,对于今天的事情既觉得伤心,又隐隐有些欢喜,大不了被七房那个郑香盈搅了局,谁都别想嫁进豫王府,这样才算公平。

    「你们回去罢。」听着郑香枝回嘴,郑老夫人心中更是动气,可她现在还没精神来于她置气,最重要的问题还不在这里,先将两个孙女打发了回去,又让人将郑老太爷请了回来。

    「怎么样?今天游玩是否顺利?」郑老太爷走进大堂,还没坐下来便迫不及待的询问其郑老夫人今日游春的事宜:「豫王府有没有给什么暗示?」

    郑老夫人闭着嘴巴好半日没有说话,等着郑老太爷坐在椅子上边,这才慢腾腾道:「豫王与豫王妃都来了,这也算是给咱们荥阳郑家面子了,可恨的是这事情被七房那丫头给弄得黄了一半。」

    「被香盈丫头黄了一半?这是为什么?」郑大太爷有些奇怪:「什么叫做黄了一半?你说话也越来越让人听不懂了。」

    豫王妃走的时候只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荥阳郑氏果然名不虚传,小姐们个个都是极好的,下回有时间来洛阳,我来尽地主之谊,招待郑老夫人与各位小姐们游园赏花。」郑老夫人听了这句话有些琢磨不透,豫王妃这话本是句客套话儿,可自己越往里边想,便越觉得含义深厚。

    郑氏的小姐个个都是极好的,那她究竟是看中了谁?下回去洛阳她尽地主之谊,究竟是真心的还是口里说个好听?郑老夫人皱着眉头将今日的事情向郑老太爷说了一遍,狠狠的添上了一句:「这七房那个香盈丫头正是个克星,什么事情遇着她都会遭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