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大太爷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在想着什么,郑老夫人在旁边喃喃自语道:「若是豫王府不顾门第的看中了她那怎生是好?我们大房二房的面子都要丢光了,这么多光光鲜鲜的贵女比不上一个寒酸的丫头!」

    郑大太爷狠狠的拍了桌子:「你住嘴。」

    「住嘴?」郑老夫人冷冷一笑:「你这个族长当得难道不窝囊?给七房分家产的时候被她噎着说不出话来,后来几次被她当面梗着,哪里有一分族长的模样?不是我说你,再这么下去,咱们荥阳郑家必然会被她搅得天翻地覆——你没见那三房?信隆现儿收了监,等着洛阳那边人证回来就要开堂审问,老三他们着急得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唉……」郑老太爷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闭紧了嘴唇:「我还想着能替他们中间斡旋调解,没想那香盈丫头便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这亲侄女一心想着将伯父送上死路,这究竟前世造了什么孽哟!」

    「你先别光顾着叹气,怎么样也得将现在这件事情解决才行。」郑老夫人朝旁边的丫鬟婆子瞅了一眼:「你们先退下。」

    那些陪同着去游园的丫鬟婆子心知肚明,老夫人与老太爷要关起门来商量重要事情了,赶紧纷纷行礼退了下去,只余了邀月和郑老夫人的贴身妈妈在大堂里,邀月赶着去替郑老太爷装烟丝儿,贴身妈妈则去沏了两盏茶过来。

    「我瞧着豫王府是有意想要与咱们郑家结亲的,否则豫王妃也不会说出那句话来。」郑老夫人眯缝着眼睛想了想:「我现儿就是担心,她会选中哪一个。」

    郑大太爷捧着烟斗吧嗒吧嗒的抽了一口:「还能会是谁?你莫要想得太多,大族联姻,怎么会不考虑家世背景,或者香盈丫头那个时候得了豫王与豫王妃的青眼,左右不过是觉得有些好奇罢了,还真能聘了回去做世子夫人?」

    「哎哟哟,这世上的事可说不准,你没有到场,是不会知道那时候发生的时候。」郑老夫人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邀月,你和老太爷说说,当时是个什么样子?我的话可是不是太夸大了些?」

    「老太爷,老夫人说的一点没错,当时豫王都没有瞧十五小姐和十八小姐一眼,就顾着与七房二小姐说话。而且,奴婢看着,那豫王府的两位公子眼睛都一眨不眨的瞧着七房二小姐,两人站在她身边不肯走开呢。」邀月回想着当时的情形,心里也是感叹,那七房的二小姐瞧着人年纪小,可不知为何如此招人喜欢,豫王府的人没有不往她身上瞧的。

    「你自己听听!」郑老夫人越发动了气:「即便豫王与豫王妃想顾着身世,可架不住那两位公子喜欢那香盈丫头!若是那两位公子执意要娶她,恐怕豫王也会同意,怎么说香盈丫头也是荥阳郑氏的小姐,虽然父母身亡,可身后还有这么大一个荥阳郑氏呢。」

    郑大太爷听着眉心紧锁,直起身子来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现儿主要是该怎么样将香盈丫头给处置了比较好。」

    「处置?」郑老夫人冷笑一声,转了转眼睛道:「她一个弱女子,还能插着翅膀跑到天上去不成?处置的法子多得很,就看你能不能狠得下心来。」

    郑大太爷沉默不语,继续抽着他的水烟筒,天色已晚,华堂里边慢慢的暗了下来,因为还没点上灯烛,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站在门口往里边瞧着,就只看见有几个模糊不清的影子,有如魑魅魍魉一般,阴森森的瞧着甚是可怕。

    当日晚上,郑老夫人便去拜会了郑氏三房,郑三太爷与夫人见着嫂子过来,赶紧迎了出来,两人瞧着郑老夫人只是苦笑:「嫂子怎么今日得空过来了?」

    「我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件事儿的。」郑老夫人坐定了身子,低声道:「你们想不想救信隆侄子出来?」

    三房的郑老夫人双眼一亮,就如溺水的人抓住了稻草一般,紧紧的握住手中的茶盏,望着郑老夫人不住的抽着嘴唇皮儿:「大嫂,你可有好的法子不成?现儿七房那丫头可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一点都没有转圜的余地,即便说给十万两银子,她也不答应!」

    「咱们想个法子让她不得不答应便是!」郑老夫人笑了笑,脸上的神色格外狰狞:「每个人都会爱惜自己,若这事情涉及到她一辈子的快活,她定然不会再把死去的父母放到第一位,肯定会要先考虑自己。」

    「大嫂的意思是,我们找个人去将她……」郑三太爷伸手在自己脖子上比了一比:「这样就一劳永逸了。」

    郑老夫人摇了摇头,朝郑三爷瞪了一眼:「老三,你也想得太简单了些。在这个骨节眼上将她杀了,谁还不会猜到是你们三房的手笔?况且她死了依旧不能撤诉,若是想要撤诉,还非得她自己去提出来不可。」

    「那该怎么办?」郑三太爷有几分焦躁:「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忽然间,他眼睛一亮,想起了郑信隆曾经对他说过的一个法子来,眼睛微微眯了眯:「大嫂,我倒有个主意,若是得了手能让她身败名裂。到时候咱们便与她说,若是想保着自己的名声,那便去撤诉……」他越想越开心,连连点头道:「我看她还敢不敢这样神气!」

    郑老夫人听了也颇为惊奇:「你竟然就想出法子来了?究竟准备怎么办?」

    郑三太爷低低的将郑信隆那日的法子说了一遍,郑老夫人听了不住的点头,心里得意的想着,这老三还算机灵,自己还没说出口,他便想到了门路。这法子可真是一举两得,大房与三房的事情都可以解决了,自己还能在背后补上一刀,给她找一门合适的亲事。想到此处,郑老夫人得意的笑了起来,三房的郑老夫人瞧着他们说得高兴,知道儿子有救了,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跟着微微的笑了。

    「姑娘,你瞧梨花开了!」小翠惊喜的声音从外边传了过来,郑香盈懒洋洋的从窗户边上抬起了头,从打开的窗户里望了过去,便瞧着了满树洁白的梨花。昨日还只见着花苞儿,一夜之间便花满枝桠,春日就是这般生机盎然。

    「姑娘!」一阵清亮的嗓音传了过来,穿着青色衣裳的金锁就如小雀儿一般飞进了内院:「门口来了一辆马车,说是要来归真园游玩,想请姑娘出去商议呢。」、

    「小翠,你代我过去谈谈,二百两的价格是少不了的。」郑香盈微微一笑,虽然大周不如前世信息发达,可豫王府来归真园游览这消息还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飞了出去,这几日陆陆续续便有一些远地方的富贵人家慕名而来,她也趁机将游览的价格调高了一些,怎么着也要对得住自己辛辛苦苦栽培出来的花草树木才是。

    「知道啦,小姐。」小翠笑着行了行礼,身上的绸缎衣裳悉悉索索的发出了响声。今年春天,姑娘给园子里每个人都添置了两套新衣裳,还特别给她另外做了两套:「现儿园子里全是由你在打理,出去自然要穿得像模像样,免得那些富贵人家看不起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