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小翠摸着那衣裳只是笑:「这该是富贵人家的小姐穿的,穿在我身上像什么样儿?」

    金锁在旁边一脸羡慕:「小翠姐姐穿着这些衣裳就是那大家闺秀,一个样儿呢!」

    郑香盈笑着点了点头:「所谓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小翠穿了这衣裳就如换了个人一般,瞧着水灵灵的就如一支花儿般娇嫩,便是大家闺秀也不一定有你这好颜色的。你只管自信一点点,昂首挺胸,不要把那些俗人放在眼里,我归真园的人,哪里又不如旁人了?」

    「那我便给小翠姐姐当贴身丫鬟。」说罢金锁弯腰行了一礼,笑嘻嘻的露出了两颗小虎牙来:「小姐,金锁来扶你走路。」一边说着话,一边便将手伸了过来要搀扶她。

    「你这个小妮子真是疯魔了。」小翠笑着啐了金锁一眼,迈步便朝外边走,郑香盈笑着趴在窗户上喊:「金锁,你快些跟上去,偏偏要小翠尝尝当小姐的滋味如何。打扮得这样精致,不跟个丫鬟在身边真说不过去呢。」

    金锁点了点头,撒腿便追了过去:「小翠姐姐,不,小姐,你等等我!」

    郑香盈笑微微的瞧着两人的背影,心中十分舒畅,现儿一切都已经进入正轨,洛阳那边她也准备去建两个蔬菜基地,从赤霞山派几个下人过去,将培育出来的菜种放到那边去种植,以后就可以不要到处去收购新鲜菜蔬了。

    地方大才能更好做生意,洛阳的超市,才开业三个月,就已经赚了差不多六万两银子,可比荥阳的悠然农家香不要好得太多。洛阳不仅是人多,更重要的是阔人多,那些果脯小吃,在荥阳卖得不是太好,可去了洛阳便被抢购一空,鲁妈妈酿出来的美酒每坛多卖十两银子还供不应求,害得她只恨自己没有三头六臂,能多酿些美酒出来。

    「妈妈你也别着急,赚了这么多银子我已经很满意了。」郑香盈一边安慰她,一边暗地里安排人手将赤霞山酿酒的厂房又扩建了一倍有余,鲁妈妈瞧着那厂房扩大了,笑得眉眼都挤到了一处:「姑娘,我瞧着这赤霞山上落果儿多,今年要试试酿些果子酒出来。」

    鲁妈妈主要酿的是梨花白与各色花酒,果子酒还只酿过青梅酒,她若是能开发出新品种来,那便是一条生财之道。去年杨之恒捎回了葡萄苗儿,过两年等着葡萄嫁接出来,郑香盈还打算酿些葡萄酒试试。前世她跟着别人酿过葡萄酒,虽然说她酿出来的不太好喝,但是她想着,只要是将那法子告诉鲁妈妈,以她的经验和见识,肯定能酿出一流的葡萄酒来。

    「果子酒……」郑香盈喃喃自语,一想着这三个字,嘴巴里边便忍不住流出了口水来。这果树可真是经济作物。落下的果子可以酿酒,可以拿了给方妈妈去做果脯,今年新鲜水果出来运了去洛阳,还不知道能多赚多少银子呢。要知道赤霞山与归真园的水果,可不是别处出产的能比得上的。

    郑香盈翻了个身,懒洋洋的将手支着头,眼睛望着院墙边的几棵梨花树,上边雪白的花朵开得正好,不住的有白色的花瓣儿随着春风往下落,就如刚刚起的冬雪一般,零零星星的往下掉,慢慢的落在地上,不时便一地雪白。

    现在有两家铺子了,荥阳与洛阳,等着自己实力够了就去别的城市开分号,她板着手指头算着,北边自然要到京城开,南边选杭州应天都可以,手头银子充足便多开几家,不够的话便要慎重选址。

    拿着算盘拨来拨去,郑香盈听着那算盘珠子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只觉得心中快活,以前还鄙视这种落后的工具,可用得久了竟然觉得打算盘是一件有益身心的运动,特别是对于提高精神有不可小视之功效。

    「姑娘,姑娘,不好了!」就在郑香盈拨拉着算盘珠子正欢的时候,鲁妈妈脚下生风般从外边跑了进来:「外边出事了!」

    「出事了?」郑香盈惊得站了起来,扶着窗户看着鲁妈妈满头大汗的奔到自己面前来:「究竟出了什么事儿?」

    「方才不是来了一位姓金的公子要游园?」鲁妈妈擦了擦额角上的汗,气息都有些不均匀:「姑娘你让小翠带着金锁去接待他,结果……」鲁妈妈气得咬牙切齿,满脸通红:「那金公子真是一个禽兽!」

    「怎么了?」郑香盈心中猛的一沉,小翠出事了?她急急忙忙从屋子里绕了出来,抓住了鲁妈妈的手:「小翠究竟怎么了?」

    「那个金公子请小翠带他去桃林那边瞧瞧,小翠也没在意,直接带着他沿着池塘往那边去了。经过凉亭时,那金公子又说要歇息一会再过去,可就在小翠引着他进了凉亭的时候,他一把将小翠捉住,众目睽睽下将她的衣裳领口撕破了,还伸手乱摸……」鲁妈妈一边带着郑香盈往外走,一边说得满腔愤怒:「池塘那边有几个人在做事情,见那边有状况便赶了过去,谁知道那金公子竟然满口胡言乱语。」

    「他说了什么?」郑香盈停住了脚步,不由自主摸了摸袖袋里的那根铁管,若是来找事儿的,休怪她不客气了。

    「他竟然将小翠当成了姑娘,嘴巴里边嚷嚷着他与姑娘早就已经好上了,今日是相约过来游玩的。」鲁妈妈气得直顿足:「只不过所幸天色还早,园子里边没几个游人,否则若是被那好事之人传出去,姑娘的名声岂不是会被毁了?」

    「竟还有这样的事情?」郑香盈不敢停脚,飞快的往前边奔了过去,这事情后面肯定有阴谋,今日若不是小翠代替她出去,恐怕遭殃的就会是她了。一想着小翠,郑香盈便心如刀割,上回她替自己去洛阳,结果被许兆安骑马撞了,这一回替自己出去,又遇着了这样的登徒子,小翠,她……郑香盈咬了咬嘴唇,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但愿小翠不要有什么事情,若是出了什么事,她就是将这金公子千刀万剐了也难消心头之恨。

    气喘吁吁的赶到凉亭边上,就见前边围着一群人,看那穿着打扮该是来归真园游春的游人。郑香盈还没走近,就听里边有小翠的哭喊声:「你满嘴胡说八道些什么,狗眼珠子瞎了不成?我哪里又是郑氏七房的小姐,你连人都没认清就想来打主意?」

    「香盈,你也别矢口否认了,是不是瞧着这么多人有些不好意思?」里边传来一个轻浮的声音,还有些矫揉造作,听了只觉恶心:「我怎么会不认识你?咱们早就在一处成了好事,你那会子还舍不得让我走呢,怎么现儿却羞答答起来?」

    凉亭前边围观的人听着这些话,一个个惊得张大了嘴,朝里边指指点点:「到底是那位郑小姐还是她的丫鬟?真是奇怪。」

    「一个孤身女子,遇着俊俏郎君,芳心暗许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有人在旁边看得起劲,不时的在推波助澜:「这可真是香艳典故!」

    郑香盈站在外头听了这话,心中着急,可头脑却十分冷静,看来这是有人布好的局,想要将她坏了名声。可是坏了她的名声又能达成什么目的?她现在得罪的人只有郑氏三房,莫非他们还想拿这件事情要挟自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