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若是三房派人来做下的事情,总会有人出面来说话,郑香盈站在那围观的人身后,四周打量了一番,知道小翠现在没有什么大碍,她的一颗心放了下来,现在她倒不着急了,就等着那幕后的黑手出来露面。

    「这里在吵什么呢?」正在想着,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不用回头,郑香盈也能听得出来是谁,果然是郑三太爷来了。她心中暗自冷笑,也不回头望,笔直的站在那里,感觉到身边有几个人经过。

    凉亭旁围观的游人见来了一位似乎说得起话的人,纷纷让开路来,郑三太爷脸上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容,一步踏上了凉亭的台阶,瞧了瞧凉亭里边,板着脸呵斥道:「香盈丫头,你怎么竟敢勾结外男?」

    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般无耻的,这索性便是明着来,连一丝掩饰都不带,赤裸裸的将自己的野心都摆在了她的面前——拿捏住了自己,用这个要挟她去撤诉。

    「三伯祖父,你们做得也太性急了些。」郑香盈站在人群外边扬声高喊了一句,虽然她年纪尙小,可气势却足,又因着心中悲愤,那句话喊得十分响亮,引着那围观的人纷纷转头往她这边看了过来。

    一个穿着鹅黄色春衫的少女,穿着打扮十分富贵,长得也十分娇俏可人,只是她现在的一双眼睛里边似乎烧着熊熊怒火一般,正在死死的盯着凉亭里边几个人:「那个姓金的,快给我住手!」

    「她是谁?」围观人众瞧着郑香盈气势逼人,不由得小声议论了起来。

    「我是谁?」郑香盈冷冷一笑,此时她已经完全将那些所谓的规矩束缚抛在了脑后,什么闺名不得说与外男听?她便是郑香盈,旁人知道了她的名字又如何?朝围观的游人扫了一眼,郑香盈的声音既高亢又响亮:「我便是他们积心处虑要算计的荥阳郑氏七房的小姐郑香盈!」伸手指着郑三太爷,郑香盈睁大了眼睛望着他道:「你莫非便是连我都不认得了?走到凉亭里连人的脸都没看清,就赶着将我的丫鬟叫成了我的名字,你这么急急忙忙的是准备给我扣上一个私通外男的罪名不成?」

    周围的人听了虽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心中大抵也有些明白,可能这位郑氏长辈想为难这侄孙女,特地设下个圈套,没想到这位郑小姐运气好,竟然躲了过去,只是苦了她的丫鬟。、

    「给我上去打!」郑香盈见着凉亭旁边还站着几个拿着锄头铲子的下人,心中的怒气不可抑制:「给我将这个姓金的先打个半死,再送了去见官!」

    下人们早就在等着这句吩咐,听着郑香盈这句话,纷纷拿起铲子锄头便冲了过去,那位金公子见势不妙,放开小翠便想往外逃,但郑香盈怎么会放过他?一个箭步便拦住他的去路:「想往哪里跑?」那金公子没想到郑香盈竟然会上来拦住他,伸手就想将她拨到一旁,可没想到这手一伸出去便碰着了一根小铁管子,正在惊诧,就觉得全身有一种又麻又痒的感觉,就如有千万只蚂蚁爬到了身上一般,十分难受。

    这麻痒的感觉还没消退,刺痛的感觉又涌现出来,就如有人拿着抹了辣油的针往他身上扎一般,金公子一张俊脸扭曲得极其可怕,握着双手嚎叫了起来:「你究竟拿了什么暗算我?还不快些给我解开?」

    郑香盈懒得搭理他,这种登徒子,怎么着也得先让他吃点苦头才行。「金锁,赶紧将小翠扶回内院里去。」她蹲下身子,将倒在地上的小翠扶了起来,她的领口已经被那金公子撕坏,露出一段洁白的脖子,还有一小截抹胸。群裳下边也有撕扯的痕迹,小翠的手正紧紧的捉着自己的群裳,一双眼睛哭得通红,愁苦的望着郑香盈:「姑娘,小翠……小翠……」说到此处,她已经是泣不成声。

    「小翠,没什么事的。」郑香盈柔声安慰她,伸手替她理了理纷乱的发丝:「你就当被一条疯狗咬了一口罢。」

    小翠含着泪点了点头,支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金锁扶住了她,脸上还是一副震惊慌乱的表情:「小翠姐姐,我们回去罢……」说完这句话,她的眼泪珠子又滴滴的落了下来,忍不住冲到那正靠着凉亭哀嚎的金公子踢了一脚:「不要脸,恶棍!」

    「金锁,你扶小翠回去,别管这里的事情了。」郑香盈转脸望向偷偷摸摸沿着凉亭往下走的郑老太爷,声音尖锐:「三伯祖父,你怎么就这样走了,也不给我一个交代?」

    郑三太爷转过头来,脸上笑得有几分尴尬:「香盈丫头,这是误会,我看错人了。」

    「误会?可有这样的误会,连我这个侄孙女都会看错,指着我的丫鬟喊我的名字,而且还口口声声说我勾结外男?」郑香盈飞快的从凉亭上跑到了郑三太爷面前,嘴唇边有着讥讽的笑容:「还请三伯祖父给个合理的解释!」

    周围的人开始指指点点起来,郑三太爷只觉自己身上汗津津的一片,自己实在也是疏忽大意了,听着家仆奔出来回报说那位金公子已经得了手,心中性急就大步奔了过来,也怪那金公子,一只手将那个丫鬟的脸挡住了,偏偏那丫鬟又穿了一身绫罗绸缎,他自然以为便是郑香盈了。

    「香盈丫头……」郑三太爷额头上爆出了豆大的汗珠子,一张老脸涨得通红:「真是误会,你要相信我。」

    「相信你?我还不如相信那猪圈里的母猪!」郑香盈怒叱了一声,吩咐下人道:「将他看管起来,再去个人到大房送信,就说归真园出了点事儿,还请大太爷过来处置一下。」想了想,郑香盈添上了一句:「你别说是归真园的下人,就说你是三房的家仆,归真园这边出了事。」她倒想看看,这件事情除了三房,大房可还参与在里边。

    「我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将我看管起来?」郑三太爷一只手指着郑香盈,抖抖索索的晃了个不停:「谁给你这个权力,无视尊长!」

    「你是长辈吗?还尊长呢!」郑香盈轻蔑的一笑,望了望那围观的游人,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来:「我想请各位给我评评理儿,一个用尽心机想要毁去我清白名声的人,我是否还要客客气气称呼他为我的长辈?」

    围观群众皆纷纷摇头,望着郑三太爷不住啐骂:「这么老的年纪了,竟然也好意思对小辈做这种恶毒的事情,为老不尊,还想要别人尊重你为长辈?」还有几个人愤怒之至,高声叫喊道:「郑小姐,你该将他送去知府衙门,让知府大人好好审一审这案件,他这般设计陷害你,总怕是别有用意。」

    「谢谢各位关心,这事儿我先看看族里是个什么态度,若是处置不当,那我再教去荥阳知府。」郑香盈微微一笑,向众人颌首道:「承蒙各位仗义执言,我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现儿受族人如此欺辱,若是将这事情宣扬了出去,那些喜欢传闲话的免不了会在中间添油加醋,到时候三人成虎,即便没有这样的事情,我的名声也就毁了,还请各位大叔大伯怜惜,不要将今日这事往外边说,就当看了一场笑话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