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见郑香盈如此被族人迫害,在场的人个个本来就心中怜惜不已,现儿听得她说得如此哀婉,皆更是添了一丝同情:「郑小姐你放心罢,我们不会去乱说,若是以后逼不得已到了要打官司的时候,我们再出来替你作证。」

    「实在太谢谢各位了。」郑香盈眼中似乎有亮晶晶的东西闪过,看得那些围观者个个叹息,没爹没娘的孩子就是苦,被人如此步步紧逼,还得忍气吞声不能说出去。「各位大叔大伯继续游园罢,希望没打扰到你们的兴致。」郑香盈微微叹了一口气,身为女子便是吃亏,即便知道是陷害,可只要旁人以讹传讹,少不得也要名声受扰。今儿虽说不是她受了侮辱,可怎么着也该替小翠着想,不能让那些喜欢嚼舌根子的人将她逼到绝路。

    回到内院,小翠已经换过了一套衣裳,只是鬓发散乱,还没有整理,她正呆呆的坐在梳妆台前边,木然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小翠。」郑香盈瞧着她那形状,心中一酸,忍不住便掉下泪来,走过去一把将小翠搂在怀里,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小翠……」才喊了一声便觉得自己喉头堵着一块什么东西似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姑娘,你别伤心,小翠没什么事儿。」郑香盈觉得怀中的身子微微在发抖,一种湿热的感觉在她的胸口蔓延开来,小翠的一双手搂住了她的腰,忽然间她就歇斯底里起来:「姑娘,姑娘,幸好是小翠替你出去了,幸好你没事,幸好……」她的哭声越来越大,慢慢的几乎成了嚎啕:「你别担心小翠,你要担心自己才是,那么多人躲在暗处想要害你,这太让人心寒了。」

    郑香盈的眼泪珠子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她的小翠,受尽了侮辱,这个时候还在记挂着她,还在为她庆幸,这让她心中的怒火已成燎原之势,慢慢的燃烧了起来。「我要去将那个什么金公子给阉了!」她咬牙切齿,眼中杀气腾腾,将小翠的手掰开:「你好好歇息,我去去就来。」

    「姑娘!」小翠死命的拖住了她:「姑娘,不要为了小翠去做那种事情,还是将他送去官府罢,处置他那种人,莫要脏了姑娘的手!」

    郑香盈转过脸来,望着小翠心中感叹万千,这个中心的丫头,到了这个时候还在为她着想。只是自己确实有些冲动,那个什么金公子,自然要交给官府去处置,在交官府之前,自己得先要让他说出这幕后指使者是谁才行。

    走到旁边院子的杂屋,郑香盈透过门板往里边看了看,那金公子正在不住的擦着地面,一双手上沾着血迹和泥土,一张俊脸扭曲得不成模样,声音也嘶哑了:「快些给我解药,我要解药……」本来还是清亮的一把嗓音,现在听着却是如老鸦般枯竭:「解药……我要解药……」

    「你要解药也行,可你得回答我,究竟是谁派你过来的。」郑香盈隔着门大喝了一声:「是不是荥阳郑氏三房?你要老老实实回答我,否则你便是痛死在我眼前,我也不会给你一点解药,青天白日,竟然跑到我归真园做出这种下作的事情,你自己早该想到结局。」

    里边嘶哑的叫喊声停了停,那金公子旋即嘶着声音恳求着:「我说,我什么都说,只要你把解药给我。」

    郑香盈冷笑一声:「那你自己好好想清楚,休要在我面前耍花招,我整治你的法子多,可不止这一样。」转身吩咐守在门口的两个下人:「你去打盆水来。」

    鲁妈妈匆匆的奔了过来:「姑娘,大太爷与二太爷过来了,还有几位老夫人。」

    园子门口黑压压的站了一群人,身上皆是穿着绫罗绸缎,被那日头照着正不住的晃着眼睛。郑香盈带着鲁妈妈方妈妈和几个丫鬟下人刚刚拐出院子门口便见着了那些闪光的衣裳钗环,嘴角轻轻一撇:「这阵仗还真是大,三房留在荥阳的人都来齐全了。」

    缓缓走到面前,几位郑氏长辈都是一愣,郑老夫人狐疑的瞧着郑香盈,又望了望郑大太爷,伸手轻轻推了推他,其余几位郑氏长辈脸上也露出古怪的神色来,三房的郑老夫人更是有些神色紧张,见着郑香盈走到面前,一时没有把握住,直接便问了一声:「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他人呢?」

    「为什么不能是我一个人?」郑香盈扫过这一群长辈,心中明了,看起来这件事情可不是三房一个人做下的手脚,感情大房二房三房都在联合作战了呢。荥阳郑氏主支七房,留在荥阳的并不多,也就大房二房三房这几个老头子和一些没有什么作为的人,窝在这小小的荥阳久了,眼界自然浅,还都指望着族里讨生活,所以即便知道三房联合起来打压自己,也没有人愿意出来说句公道话。

    郑夫人多年为七房盘算,可父母撒手过世以后便没有人再来管他们,这些所谓亲族,真真让人寒心。可她不是软包子,既然没有人能为自己仗义执言,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挺直背站在那里,嘴角噙着一丝笑容,郑香盈瞧着那几位郑氏长辈笑了笑:「你们是来要人的?」

    「你三伯祖父呢?」郑大太爷咳了咳,压制住心中觉得古怪的情绪,开口相询,当他知道夫人与郑三太爷协商的主意,也曾提出过自己的意见:「这样做未免太过了些罢?」

    「太过了?」郑老夫人抬着眼皮子笑得古怪:「谁让她处处与咱们郑氏作对?这也不过是略施惩罚罢了。只要抓住她私通外男,咱们就能拿捏她,一切事儿便好办了,信隆侄子能放出来,咱们香莲丫头的亲事也不会有阻碍了,这不是一箭双雕的事情?」

    郑大太爷叹了一口气,捧着水烟筒没有吱声,现儿郑氏一切都风平浪静,除了七房这个香盈丫头来搅局。他本来怜惜她没有双亲祜持,可没想着她现儿是变本加厉,一心想要将郑氏弄得乌烟瘴气不可,这样的害群之马,也只能如夫人说下点狠手,看她能不能幡然醒悟,乖乖听话。

    郑老夫人再三保证,那暗中买通的金公子只是做做样子,光天化日之下,他还能有什么别的举动不成?只不过是做些样子让别人误会罢了。郑大太爷听了这才放下心来:「千万要把握分寸,可不能毁了她的贞洁,否则真对不住她九泉下的父母。」

    「你便放心罢,还能将她怎么样?」郑老夫人白了他一眼,坐直了身子:「咱们等着老三那边来了信儿便去归真园,今日怎么着也要让那香盈丫头服软才行。」

    两人正说着话,这边来人报信,说郑三太爷请他们去归真园有事商议,郑老夫人眉目耸动,喜孜孜的扶着邀月的手站了起来:「快去给二房送个信儿,上回我也和他们说了这事,约着他们一道去,也好见见那香盈丫头此时的模样,看她还敢不敢犟嘴!」

    现在走到归真园一看,只见郑香盈带着丫鬟婆子,并着一堆下人站在那里,眉眼间有一种冷冽之气,郑大太爷瞧着便觉得有几分不妙,先问问郑三太爷的情况再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