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三伯祖父?」郑香盈抬眼笑了笑:「我将他关了起来。」

    「关了起来?」三房的郑老夫人尖声叫了起来:「你为何如此肆无忌惮,竟然将你的长辈关了起来?还不快些将他放出来!」

    「为老不尊,暗地里想着法子算计我,我还认他是我的长辈?」郑香盈望了望那一群站在园子门口的人,心中的怒火一点点涌了上来:「看着各位长辈这架势,似乎是要来看好戏的,只可惜让你们扑了个空。」

    「香盈丫头,你在说什么呢,真让人听不懂。」郑老夫人勉强分辩了一声:「刚才有人送了信到大房这边来,我们这才来归真园瞧瞧的。」

    「送信到大房,却来了三房的人,这里边有什么古怪,莫非还以为我不知道?」郑香盈冷冷的瞧着那几个面色尴尬的老头子老太太,轻轻哼了一声:「我正好还想来问问几位长辈的意思,这件事情是私了还是公了。」

    「什么私了公了的,你满嘴胡嘬些什么!」三房的郑老夫人脸色变得有些狰狞难看:「快将你三伯祖父放了!」

    「怎么能够放了他呢?」郑香盈微微一笑:「我还要将他送去荥阳知府衙门的呢!」

    「胡闹,真是胡闹!」郑大太爷跺了跺脚:「你将你伯父送去了牢房里边,现儿又想将你伯祖父送去府衙,你现儿是胆子越来越大了不成?」

    「各位长辈也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郑香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了望一碧如洗的天空,那清新的芳草气息慢慢沁入了她的心脾,可是她却依旧心情沉重,怎么样也感觉不到一丝丝轻松。「你们合谋来算计我,而且张狂到连暗算都不屑,雇请了一个浮浪子弟,简单粗暴的就想来毁我清白,让我在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你们可盘算得真是好!」

    见着几个老头子老太太脸上都变了颜色,郑香盈怒目而视,口里的话就如流水一般的倒了出来:「只是很可惜,你们请来的那人没有算计到我,郑三太爷也自己露了马脚,我刚刚已经审讯过那个金公子,他自己都承认是郑三太爷派他来的。现在我要做的事便是将他们全部送到官府去,这件事情很好办,人证物证都有,不会像郑信隆那桩案子那样拖下去。」

    「香盈丫头,且慢,且慢。」郑大太爷有几分着急,埋怨的看了郑老夫人一眼,他们这是想的什么主意看,竟然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没有算计到郑香盈,反而连三弟都要被牵扯进去了!

    「大伯祖父还有什么要赐教的?」郑香盈嘴角微微扬起,望了望站在那里面色通红的郑大太爷,嘴角露出了鄙夷的笑容来:「莫非又要与香盈商量,三房拿多少银子出来,香盈便不将他送去见官了?」

    郑大太爷神情复杂的望着郑香盈道:「你现儿不是好好的?毫发无损,为何一定要这样对你的长辈呢?只需你轻轻抬手,便能将你的长辈放过,你为何这般狠心?」

    郑二太爷在旁边看了好一阵子热闹,虽然没有瞧见意料中的那场景,可这事情却也新鲜得很,侄孙女倒是拿捏起伯祖父来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倒也看得津津有味。只是听着郑香盈言辞犀利,心里头又老大不乐意,在旁边也跟着说了一句:「百事孝为先,要孝顺父母尊敬长辈,这才是人伦大义。你父母双亡,我们这些长辈便如你的父母一般,你自然应当孝顺,哪里是这般桀骜不驯的。」

    郑香盈也懒得与他们这群不讲理的老头子老太太再争辩下去,难道她没受伤害就可以将这事情放过?她的小翠受到的伤害岂是一句话就能抹平的?「虽然我毫发无损,可我的丫鬟却代替我遭了罪,我是要替她来向郑氏讨个公道!」

    「不过是个丫鬟,给几两银子打发了便是,只消给上一百两,保管她欢欢喜喜的拿了银子便会闭嘴不言。」二房的郑老夫人淡淡的说了一句:「若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想要多拿银子,一顿板子撵出去便是了。」

    这些人的心都是什么做的,如此冷血无情,丫鬟也是一个人,也是有自己的感受,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可是在他们的眼里,下人们低微得如虫豸一般,竟是可以随意处置,轻轻伸手,便能将他们捺死在尘埃里。

    「丫鬟也是人,她也是父母生下来的,在我眼里,她与别人家的小姐一样金贵。」郑香盈抬起眼来紧盯着前边一群人:「几位长辈若是想要我放人,那需得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郑三太爷亲自向我的丫鬟赔礼道歉,并且要写一份书面的认错书。」怎么样也得拿捏个把柄在手里,以后还有得熬呢。见着站在那里的人脸上都变了颜色,郑香盈微微一笑,完全没有管他们继续往下说:「另外,三房应当补偿我的丫鬟十万两银子,若是这两点做不到,那各位长辈便可以走了,恕香盈不远送。」

    「十万两!你这是在抢钱不成?」三房的郑老夫人尖叫了起来,一张脸上全是通红的颜色:「你以为我们三房开钱庄的不成?一开口便是十万两!」

    「难道三房连十万两银子都拿不出来?」郑香盈惊诧的望了那郑老夫人一眼:「不是早些日子还去老宅子与我那大哥说,要拿十万两银子买了他们兄妹的撤诉书?怎么这会子又说拿不出银子来了?莫非原来是欺骗她们不成?」

    「一个丫鬟,也值十万两银子?」旁边二房的郑老夫人也是恨恨不已的开口了:「什么玩意,还要坑十万两银子?」

    「我的丫鬟就值十万两,你们自己去琢磨瞧瞧,若是答应这两个条件,那我便放人,不答应便送官府,很简单的事。」郑香盈耷拉下眼皮,也懒得再看那群人:「恕香盈便不远送了,你们先回郑氏宗祠去商量商量。」

    郑大太爷见着郑香盈转身要往回走,有几分着急,跨上一步喊道:「香盈丫头,且慢些,咱们来商量商量。」

    「大伯祖父,现在不是你和我来商量的时候,我的要求已经提出来了,相当简单,也就两条,你现在该去与三房商量这事情。」郑香盈摆了摆手,身上的群袂被春风吹得飘飘扬扬:「我给三房一日功夫,明日若是不给我准信,就别怪我送郑三太爷去见官。对了,」郑香盈微微一笑:「还要付我的饭米银子,一餐十两便是。」

    「你……也太猖狂了!」郑二太爷忍无可忍大步走了过来,举起手便想打郑香盈,鲁妈妈瞧着吃惊,正准备拦在郑香盈前边,就听郑香盈怒喝一声:「竟然敢在我归真园放泼,给我打!」

    站在郑香盈身边的几个下人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举起棍子便朝郑二太爷冲了过去,郑二太爷见几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气势汹汹的朝自己扑了过来,唬了一大跳,赶紧转身便跑,那边二房的郑老夫人瞧着情形不对,急得翻了翻白眼,身子晃了晃,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这香盈丫头真是无法无天了!」郑氏大房的大堂里边,几位长辈坐在一处,一脸的心有余悸和气愤:「怎么我们郑氏便出了一个这样的后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