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未曾,只是有这想法。」郑老夫人微微点了点头:「只是先与你们母子俩通通气儿,让你们心中有个数罢了。」

    「大伯祖母,我倒想起了一门极为合适的亲事。」郑远山很是兴奋,一张脸上的几粒浅浅的麻子都明显了起来,他望着王姨娘,眼睛里边似乎能飞出小刀儿来,十分阴毒锋锐:「姨娘,正月初一我跟你回王家坳的时候,不是听说有个五品的知州想要娶填房?仿佛说年纪颇大,配她岂不是刚刚好?」

    「王家坳的?五品知州?填房?」二房的郑老夫人略微沉吟,忽然间脸上泛起了红色:「可是姓王,三十三岁生人?他老婆是去年过世的?」

    王姨娘点了点头:「正是。」抬起头来惊讶的看了二房郑老夫人一眼:「老夫人识得他?怎么这样清楚?」

    「这个倒是合适。」二房郑老夫人将放在膝盖上的手抬了起来,轻轻拍了拍桌子:「倒是再合适也不过了。」

    「合适?五品的知州,嫁过去便是知州夫人,才三十三岁,少不得还要往上边升官呢。」三房的郑老夫人听了脸色一变,有几分着急:「这样好的亲事,便是打着灯笼也寻不到,你却说合适,这又是什么道理?」

    「你别着急,我说合适,自然便是合适的。」二房郑老夫人眯眯的笑着:「这位王知州与我那老四是同门,今年过年他还特地来二房拜见过我,话里话外有想求娶我那庶出的孙女儿,我少不得去仔细寻访了一番,所以这才熟了他的根底。」

    见二房郑老夫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众人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那他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

    「好酒贪杯,脾气粗暴,以打人为乐。」二房郑老夫人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茶,继续往下边说着:「他有几房宠爱的姨娘,先头那个夫人每日过得都不快活,心里头不舒畅,还时常要挨打,后来得了重病,被折磨得受不住,竟然自己寻了死路。」

    众人听了默默无言,过了好一阵子,三房郑老夫人才笑出了声:「这可真是姻缘天注定,这么好的一桩亲事,咱们可不能错过了。」

    夜幕慢慢的落了下来,树梢上挂着一钩弯弯的下弦月,淡淡的黄色凄清阴冷,旁边是几颗闪烁不定的星子,微微的光芒衬着那月光,显得更模糊了些,就如一个渴睡的人,眼睛似闭未闭。

    东院里传来几句说话声,细细碎碎,落到耳朵里只是一片模糊,听得不太清楚,不一会儿那声音便变得高亢了几分,还杂着肆意的笑,听了让人只是觉得好一阵心寒,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那笑声愈来愈高,桀桀怪响,似乎要刺破这宁静的苍穹,将一切都毁灭掉一般。

    「吱呀」的一声,隔断后院的月亮门被推开,郑香林捂着脸跑了出来,身后紧紧的跟着她的丫鬟小莺。

    「姑娘,你先别慌。」小莺拉住郑香林的衣裳,细细的劝着:「那件事儿,指不定不是真的呢。」

    「怎么会不是真的?小燕是姨娘的心腹,下午跟了去大房那边,她怎么会不知道老夫人对姨娘说了些什么?再说我方才问姨娘的时候,她也并未否认,只是一味叱喝,难道你便不觉得疑惑?」郑香林坐在抄手游廊上头,望着一丛黑色的竹影,满脸都是忧愁:「我得要去告诉二妹妹才行,怎么着也不能眼睁睁的见着她被坑了。」

    三十三岁的知州,宠妾灭妻,前妻便是被折磨致死的,生性暴虐,好酒贪杯……一想到这些,郑香林便觉得心里不住在颤抖,这怎么行,怎么能将二妹妹嫁了这样的人家?那不是将她往火坑推吗?

    她呆呆的看着越来越黑的天色,暮色已经完全笼罩住了大地,只有清冷的月色照着,还能见到少些朦胧的树影。「小莺,你趁着还不太晚,街头还有马车行走,赶紧雇辆车去归真园报个信儿。」郑香林一想到这门亲事便觉得坐立不安,站起来扶着走廊望了望内院,悄悄的从衣兜里摸出了两块碎银子:「拿一块给守角门的婆子,说我叫你出去买宵夜。」

    小莺将银子攥在手里,轻轻点了点头,蹑手蹑脚的往角门那边走了过去,郑香林望着她的身影瞬间便消失在一片黑暗里,一颗心提得老高,总觉得落不了底儿。四周一团漆黑,慢慢的什么都看不见,郑香林喃喃自语道:「二妹妹可一定要想出法子来,将这亲事推了才好。」

    入夜的归真园里边一片宁静,大门口栽种的一大排梧桐树已经有了淡紫色的花苞儿,沉甸甸的挂在树枝上,就如一个个闭嘴的小灯笼般。不时的,有一朵花簌簌的落了下来,「扑扑」作响的掉落在地上。

    忽然间,这片宁静被狗吠声打断,门口传来辘辘的车轮滚动之声,坐在门口的寿伯直起身子来,将门口的一块隔板打开,贴了一双眼睛往外瞅了瞅,就见一辆马车停在园门口,上边匆匆跳下一个人来,飞奔着走过来,不住的拍打着门板:「开门,开门,我是七房的小莺,找二小姐有要紧事儿!」

    寿伯听着是郑香林的丫鬟,赶紧将门打开,那赶马车的车夫将车赶过来一些,朝小莺点了点头:「我在这里等你,你快去快回。」

    小莺谢了一声,拎了裙子飞快的朝院子那边跑了过去,寿伯见她泡的风风火火,觉得甚是奇怪:「究竟有什么事儿?小莺这丫头,怎么今日这么着急。」

    那赶马车的憨厚的笑了笑,挠了挠脑袋:「我也不知道,我识得她是郑家的丫头,以前经常见她出来替她们家小姐买东西,想必该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内室里边灯火明亮,郑香盈的脸在灯下被衬得十分柔美,小莺站在郑香盈面前,气喘吁吁的将所听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小燕说,仿佛明日就要派人去送信与那王知州,让他马上托媒人来七房这边上门求亲,大少爷已经得了授意,绝对是会同意的,二小姐,你可得想想办法才行,那王知州可千万嫁不得呀!」

    「还有这样的事儿!」站在郑香盈身边的小琴气愤愤的喊了出来:「他们真是在做梦,竟想将我们家姑娘嫁了那样一个人。」

    「不用生气。」郑香盈笑微微的安抚着小琴:「我的亲事哪里是他们能做主的。」她望了望站在那里,满头大汗的小莺,朝她点了点头:「太感谢你们家姑娘了,这么晚还派了你出来送信。小琴,快些拿个荷包来打赏了小莺。」

    将荷包塞到小莺手中,小琴拉着她的手走了出去:「赶紧早些回去,别让你们家姑娘担忧,我送你出去。」

    「姑娘,这可怎么办才好?」小棋担心的望了望郑香盈:「这郑家的老太爷老夫人怎么就这般黑心?是不是瞧着今日姑娘问他们要十万两银子的缘故?舍不得,不想拿出来?」

    郑香盈站了起来,傲然望着外边乌蓝的天幕,抬头挺胸道:「他们那些人,我还真不看在眼里,这荥阳郑氏,我还真不想呆下去了呢。」唇边露出一丝微笑来:「明日,想必他们会捧着银子过来,先让他们肉痛,然后再叫他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