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从内室里走了出来,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旁边屋子,悄悄推开门,坐在床边的金锁站了起来:「姑娘,你来啦。」

    「小翠睡下了?」郑香盈瞧了瞧睡在床上的小翠,见她的眉头微微蹙着,似乎一副很不痛快的模样,心中十分不忍,在床边坐了下来,伸出手去从她眉间抚过:「小翠,你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姑娘。」小翠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小翠觉得自己很脏,今日沐浴了几次,可怎么洗也觉得洗不干净。」

    郑香盈心中一颤,捉住了小翠的手:「你别看轻了自己,你哪里很脏?脏的是姓金的那人的爪子,与你可没有半点干系。你放心,这件事儿不会传出去,只要你自己心中不再想这事情,这一切就都没有发生过。」

    「姑娘……」小翠的眼睛睁开了几分,一线泪水从眼角滑落下来:「可是我忍不住就是在想,心里十分不痛快,我好难受。」

    「小翠,这事儿发生得太突然,你这一阵子想不开也是正常的。」郑香盈低头望着小翠姣好的脸皮,心疼的抓紧了她的手:「等着那郑信隆受审以后,我便带你去外边游玩,过上一段日子,你便会将这些事儿全忘记了。」

    「是,姑娘,我尽量听你的话,不再去想这事情。」小翠哽咽了一声:「姑娘,你且去歇息罢,小翠不用你担心。姑娘经常说做人要坚强,要不怕风雨,小翠会坚强的。」

    郑香盈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小翠,你能这么想就好了,那我先回房间去了,你好好歇息,睡了一觉起来,明日又是新的一天了。」

    走出门去,一颗心还是很沉,小翠根本还没从这阴影里边走出来,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放心,她这才说了那些话来安慰自己。大周朝的女子将贞洁看得很重,不可能轻轻巧巧就能将这事情遗忘,等着府衙这边的事情都安顿下来,她便带着小翠去外边游玩一圈,让她见识新的东西,忘掉这件糟心事。

    转到柴房那边看了看,那个姓金的被捆得结结实实,似乎躺在那堆稻草上睡得正香。郑香盈不禁惊叹杨之恒给自己的那种药粉可真是好用,能将一个人折腾到这种地步,又痛又痒,最后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看过了柴房这边没有问题,郑香盈交代了下那两个守门的:「你们今晚可一定不能走神,再怎么着也要捱着不睡,等着明日白天有人来接班再去歇息。」

    那两个下人恭恭敬敬回答:「姑娘,今日我们下午都睡足了,就专等着晚上上夜的。」气愤愤的望了那柴房一眼,有一个下人咬牙切齿道:「他竟敢对小翠动手动脚,我都恨不能将他扒皮抽筋!」

    郑香盈听他说得如此痛恨,微微一怔,瞥了那下人一眼,见他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生得膀大腰圆,一脸憨厚老实的相貌,只是一张脸由于气愤扭曲不已。或许这人对小翠有好感罢,郑香盈又看了那下人一眼,忽然记起来,他名字仿佛叫阿松。

    「阿松?」郑香盈疑惑的喊了一声,那下人点头答应:「姑娘记得我的名字?」他睁大了眼睛,表情十分惊喜。

    「我自然记得。」郑香盈望了望他,阿松是个孤儿,无父无母,是她去年从牙行买过来的,他手脚勤快,力气也大,小翠经常吩咐他去做一些粗重活儿。若是他不介意今日的事情,或者也会是小翠的良配。郑香盈心里头模模糊糊的想着,叮嘱了阿松一句:「那今晚就要辛苦你们俩了,一定要守好这里。」

    「姑娘你便放心罢!」阿松站得笔直,朗声回答,郑香盈笑了笑,转过背去往前边那进屋子走了去,郑三太爷被关在那里。

    屋子里边一灯如豆,桌子上摆着文房四宝,郑三太爷正愁眉苦脸的坐在那里,眼睛望着那方砚池,笔架上挂着几支笔,正微微的在晃荡。

    「郑三太爷,你怎么还没想好?」郑香盈站在屋子门口,见桌子上那张纸依然是一片雪白,心中有些不快:「你是不是非得让我将你送了去荥阳府衙呢?」

    郑三太爷早已没有了长辈的谱,他耷拉着一张脸望向郑香盈,声音里边透着哀求:「你别让我这样丢脸好不好?我都快七十了,还要去遭这样的罪?」

    「我才不管你多少岁了,你做错了事情自然该承担责任,你若是不想被我送去官府,那便只有乖乖的给我的丫鬟写一封致歉信,记住,要将前因后果都写得清清楚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暗地里玩的鬼把戏。」郑香盈居高临下的占在门槛上,一双手叉在腰上,虽然她知道这样很不雅观,可她此时却有一种无比的快意,摆出这种姿势,旁人瞧上去会觉得自己更加凶悍一些。

    郑三太爷慢慢的伸手从笔架上取下一支毛笔来:「我写。」

    洛阳的码头上十分繁华,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几个人踏上码头,一伙赶车的围拢了过去:「客官,要不要车哪。」

    走在前边的那个中年人约莫四十来岁,身形清瘦,此刻瞧着面容有些疲倦,朝一个看上去憨厚老实的车夫道:「就雇你的车罢,去洛阳东街。」

    马车在东街一家铺面才停下,旁边铺子有几个人便围了拢来:「汤大夫回来了?」

    「有劳各位挂念,回来了,回来了。」蓝底白花的帘子被撩了起来,汤大夫笑着从马车上跳了下,朝围在马车旁边的邻里拱了拱手:「大家一切都还好罢?」

    「汤大夫,你不是说过了上元节就回来?今日可已经是二月末了,怎么就耽搁了这么久?」有个性子急躁的邻居大声吆喝了起来:「府尹大人遣了公差来了好几次,让汤大夫你回了洛阳便去府衙一趟呢。」

    「府尹大人?」汤大夫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神色:「府尹大人有什么事儿要找我?」他这药堂是自祖上便开了的,来多年虽也有些小纠纷,可也没出什么大事,为何府尹大人这般急急忙忙的要找他?

    「我们也不知道,公差大人没有说,你去府衙那边瞧瞧便是了。」邻人们很是热情:「瞧着也不是大事,若是了不得的大事,肯定会发签子去你老丈人家寻你了。」

    听了这话汤大夫这才将一颗心放回肚子里边,与夫人交代了一声,叫她们收拾整理下药堂,自己紧走慢走的去了洛阳府衙。刘府尹听说汤大夫回来了,十分高兴:「快些让他进来,可算是回来了。」

    汤大夫走进后堂,见着刘府尹圆胖的脸盘上并无严厉之色,只是笑眯眯的在瞧着他,心中这才稳妥:「草民见过府尹大人。」

    「汤大夫,你去老丈人家便舍不得回了?本府可是等了你不少光景了。」刘府尹开头的第一句话十分平易近人,听得汤大夫心中十分感激:「大人,汤某的老丈人突发急病,女婿乃是半子,是当与内子一道在床前侍奉汤药。早些日子瞧他身子好些,这才回洛阳,却不知大人一直在寻我,汤某实在愧疚。」

    「尽孝道是应当的。」刘府尹赞了一声,脸上依旧笑眯眯的:「将你传来是有一件事情与你有牵连,需要你来前堂作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