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汤大夫听了只觉有些惊讶:「府尹大人,草民药堂里最近并未出现什么情况。」

    「不是最近,而是两年前的事情。」刘府尹皱了皱眉,这事儿委实也隔得太久了些:「你可还记得两年前,贡院里死了一个考生之事?他的女儿曾在府衙要求查明他的死因,的当时也曾传唤了你。」

    汤大夫点了点头:「这事草民记得,草民来府衙次数实在太少,大人一提起,草民便有印象了。那人的女儿年纪虽小,可却十分倔强,本来并未证据,可她一定坚持是有人谋害了他父亲。」抬眼看了看刘府尹,汤大夫疑惑的问:「怎么了?莫非这案件又要重新审理不成?」

    刘府尹点了点头:「你记得就好,正是这样。」

    汤大夫惊奇道:「莫非那位小姐还想翻案?」

    「是。」刘府尹脸上也有几分无奈的表情:「凶手倒是有了,他的家仆揭发他谋杀了那位郑爷,可若想要结案,非得要有人证物证同证词一道封好,这才能送往刑部定案,所以只能请汤大夫过来一趟了。」

    「原来是这样。」汤大夫奇道:「那死者究竟是如何被害的?」

    「汤大夫你不是说过你那神仙粉不能多用?」刘府尹望了他一眼:「那人差了家仆在你那里买了两包神仙粉,一道用在死者的茶水里边了。」

    「原来是这样。」汤大夫讶然:「那这人也在贡院参加科考了?竟然也是读书之人?真真是狼心狗肺,猪狗不如!」

    「何止是读书人?还是死者的堂兄呢。」刘府尹嗤之以鼻,脸上的神色也十分难看:「现儿请汤大夫来,便是要指证两件事儿。第一件,你能认出那买药的家仆,第二件,你需告知本府,若是一次用两包神仙粉,会留下什么样的毒性,本府再好好勘察下那茶盏,看看可否有什么蛛丝马迹。」

    听了这话汤大夫心中明了,看起来那死者的女儿搬来了大靠山,要重新审理案件,苦于没有物证,刘府尹是准备捏造些证据来将这案件定性了。他沉吟了一声,点了点头:「草民明白了。」

    「明白就好,明白就好。」见汤大夫十分上路,刘府尹很是高兴,命令身边的衙役拿过来一张画像:「你仔细看明白了,这个便是去你那里买药的家仆。」

    汤大夫拿了那画像瞅了瞅,惊讶出声:「这人我还真记得,确实在我那里买过神仙粉!」

    「你记得?」刘府尹大为意外,紧紧的盯住了汤大夫的眼睛:「时隔将近两年,你又为何记得?」

    「大人,此人来买神仙粉的时候,我瞧着他言语粗俗,穿着打扮不像来赶考的士子,开始是不肯卖给他的,后来他一再坚持说是他家老爷因为水土不服,正在客栈歇息,这才派他过来买药的,为了求证这事,我还特地派了我的伙计跟他去了客栈一趟,查明他的老爷确实是来赶考的,我这才卖了两包给他。」汤大夫指着那画像道:「此人鼻子左翼该有一块小黑斑,虽然不太显眼,可是盯着看久了便会觉得十分突兀。当年我那药堂养了一条狗,鼻子上头也有一块黑斑,所以瞧着便记得了。」

    「果然没有诬陷他!」刘府尹有几分兴奋,他已经询问过贡院那日值夜的差人,将出入号舍的记录调来看了下,发现那晚上郑信隆曾经出过号舍,而守着郑信诚那一进号舍的差人也说曾经有人去郑信诚号舍走动,只是他并不能证明便是那郑信隆。现儿有了汤大夫的指证,这事情便好办多了。

    「为了做得更扎实些,还请汤大夫说说,用了两包神仙粉,那茶水里会对人有什么毒性,茶盏内壁可能会有些什么沉积。」刘府尹觉得这案件可以定下来了,但若是有了确凿的物证,那自然会更好一些。

    「容我想想。」汤大夫心领神会,连连点头:「草民先去将那可能留下的有毒污渍给做出来,然后呈了给大人用以审案。」

    「大人,焦统领过来了。」门外有差人来报,刘府尹赶紧道:「速速请进来。」这焦统领可是青衣卫的头目,皇上信得过的人,那可是万万得罪不得的,再说这案件可是他送给自己的考绩,怎么着也得好好感谢才是。

    焦大由衙役领着走了进来,他身上穿着暗红色的衣裳,可却没有将他的神采掩饰住,一双剑眉上扬,似乎要飞到鬓里去。见着刘府尹,抬手行礼:「府尹大人,我听说汤大夫回来了。」

    这焦统领手下自然有人守在码头上,一举一动都有人报与他知晓,否则怎么就这么及时的赶了过来?刘府尹笑着站起身来,指了指汤大夫:「焦统领,汤大夫提供了证据,那郑信隆的家仆曾来他这里买过神仙粉,他还认得出他。」

    焦大也不诧异,只是望着汤大夫道:「去荥阳会审的时候,你记得这般说便是了。」

    汤大夫见刘府尹都对焦大毕恭毕敬,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只能唯唯诺诺的应了下来,焦大走过去拿出一个小锦囊,从里边拿出一个纸包来:「汤大夫,焦某做了些茶盏里残余的粉末,你瞧瞧是否合适?」

    汤大夫伸出手指沾了些许药粉送到鼻子下边闻了闻,又伸出舌头舔了下,脸上露出了笑容来:「焦统领若是要去行医,我们这些人便连饭都没得吃了,这药粉做得实在妙,用量把握得实在好,时隔两年,中间挥发了些,也就只能有这点儿毒性了。」

    「汤大夫的意见是可以用在茶盏里边了?」刘府尹在旁边听着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看来自己今年的考绩少不得是个优等,又巴结上了青衣卫的统领,若是他在给皇上的密件里替自己美言几句,指不定能调任去京城为官了。

    「刘府尹,你将这粉末交给衙役去弄好,用那芦苇管慢慢将粉末吹进去,这样才能洒得均匀,弄好后洒几滴水,等着它慢慢的干了,再放在日头上晒一阵子,那便做好了。」焦大将锦囊递给了刘府尹:「明日上午动身去荥阳,后日在荥阳知府衙门开堂公审。」

    「一切都听焦统领的安排。」刘府尹笑容满脸,苦主在荥阳,凶手也在荥阳,自然只能在荥阳府审案,自己官阶也得比荥阳知府要高一级,便是去了荥阳那边,钱知府还不得照样尊着自己?所以也不必去计较这审案的地点了。

    「刘府尹果然是个爽快人,我这就派人去荥阳去送信让那钱知府知晓此事。」焦大笑着点了点头:「焦某还有事,先行告退。」

    「哪里能耽搁焦统领的事情?你快些忙自己的去。」钱知府笑微微的站在那里,目送着焦大的身影离去,脸上一片兴奋的神色,在洛阳也熬了几年,今年总算逮了个升职的机会,这机会可怎么也不能放过。

    归真园的大厅里头坐了满满登登的一屋子人,郑香盈坐在上首主座,笑盈盈的望着那群郑氏长辈,不住热情的招呼着他们:「各位伯祖父伯祖母请用茶,这茶水可是难得的,去年树叶上收的雨水煮的茶,喝起来滋味不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