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信隆抬起头愕然的望着钱知府,顷刻间将头磕着地面「咚咚」作响:「大人,你可不能冤枉我,郑某没做过的事儿,坚决不承认!」

    「你又怎么会承认?我们也不会平白无故便说指着让你认罪,还有确凿的人证和物证哪。」刘府尹一张脸上堆着和蔼可亲的笑容,朝旁边的衙役吩咐道:「带钱刘两位舍正与汤大夫上堂。」

    首先是钱舍正和刘舍正来作证,钱舍正是看管郑信隆当时住的那排号舍的,而刘舍正却是管着郑信诚那一进。两人皆说得明明白白,钱舍正说他记载有郑信隆出号舍的时间,而刘舍正则说他亲眼瞧见郑信隆曾在他这一进号舍出现过。郑信隆听了这两人的说辞,望着刘舍正只是冷笑:「当时那么多考生出出进进,你却独独记得我?分明是已经被人收买了罢。」

    刘舍正端着一张脸道:「这科考期间,号舍禁令森严,哪有什么人出出进进?每晚上不过十余人罢了,你们郑氏是大族,当时来了不少人,可晚上出来走动的也不多,你这张脸也不难记住。」

    郑信隆心里知道刘舍正定然是已经被收买了,可他说得一本正经,公堂上听审的人个个都是点头:「这科考,人人紧张,哪有心情出去溜达?既然出来溜达,肯定是有目的。出来溜达的人少,刘舍正记得也是情理中事。」

    「可不是吗。」旁边的人纷纷点头,有人还气愤的指着郑信隆骂道:「你这黑了心肝肠肚的人,赶紧伏法,替你那堂弟偿命!」

    「两位舍正还请到证词上画押。」一个衙役拿着一份证词走过来,钱刘两位舍正签字画押以后便被带出了公堂。刘府尹转身望了望站在一旁的汤大夫,笑微微的指着地上跪着的两个人道:「汤大夫,这郑信隆的家仆供认,他曾经受了郑信隆的指使在你那里买了两包神仙粉,你来看看,可否还记得是谁?」

    「回府尹大人话草民回去翻了下那买药的册子,前年贡院科考,来我药堂里买神仙粉的人一共有三百零六人,其中我在旁边做备注的有十二人,这十二人皆是我觉得开始有疑不愿意卖,但经过调查以后知道确实是来赴考的士子才卖了的。」汤大夫朝刘府尹拱了拱手,从怀里抽出了一卷颜色陈旧的本子来:「大人尽可以查看科考前边十天的记载便知。」

    刘府尹拿了册子与钱知府一道细细看了下来,两人看到一半,在那册子上敲了敲:「这个便十分可疑了。汤大夫,还请你去瞧瞧,看能不能认出是谁在你那里买了神仙粉。」

    汤大夫走上前去,瞧了瞧两个家仆一眼,不假思索指着张阿大道:「回大人话,就是此人在我那里买过药粉,虽然现儿看得不太清楚,可若是让人将他的鼻子擦干净,一侧有一小块黑斑。」

    人群皆是讶异起来,这可真是人证物证分明了,汤大夫不认得张阿大,可公堂上还是有几个识得他的,有人鼓噪着大叫了起来:「果然是他,没错,张阿大鼻子上边确实有黑斑!看来这事真错不了!」

    「两位大人!」汤大夫转过身来向刘府尹与钱知府拱了拱手:「那茶盏里投两盏神仙粉泡水,虽然当时查不出什么毒性的来,可时间久了,特别是沉了一年两年的,那干了的粉末便能显出毒性来了,若是大人还留着那茶盏,便可以拿来将内壁的粉末刮下来,草民愿拿银针试上一试,看是否有毒。」

    听了汤大夫这话,郑信隆的身子不断的抖了起来,一双手几乎要撑不住地面,就听刘府尹吩咐衙役:「快些去将那茶盏取来。」

    一只陈旧的茶壶和一只茶杯被放在桌子上边,见来了物证,公堂上的人开始群情激愤起来:「汤大夫,快试试看,究竟那茶盏里有没有毒!」

    汤大夫将随身挂着的一个小袋子打开,从里边取出一把小小的刮刀,伸进茶盏里边轻轻刮了几下,些许粉末便飘在了桌子上垫着的纸上,将那些粉末放到一个杯子里边冲上水,汤大夫将一支银针探了进来,不多时将银针取出,上边已经有了一层淡淡的黑色。

    「果然有毒!」汤大夫将银针递给刘府尹与钱知府看了看:「大部分茶水已经被郑信诚喝下,这药粉又年代久远,所以毒性还不强,这黑色还不太深,可总归是有毒性的。」

    「真是歹毒!就连自己的堂弟也能下得了手!」公堂上听审的人指着郑信隆放声骂了起来:「还若无其事的在荥阳逍遥快活了两年,一点愧疚之意都没有!若不是那位故去的郑爷托梦给张阿大,若不是张阿大还有点良心,那郑爷可不就白死了?」

    「郑信隆,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刘府尹盯住郑信隆,圆胖的脸上有一丝不屑:「你再狡辩也脱不了这罪名!」

    「我……」郑信隆瘫软在地上,说不出话来,这时站在一旁不言不语的郑香盈缓缓走到了公堂中央,慢慢的跪倒在地上:「府尹大人,知府大人,小女子对母亲横死一直也心存疑虑,求两位大人调查下小女子母亲的死因!」含着泪,郑香盈一五一十的将郑夫人死去的那情景说了一遍,那日的事情她怎么也不会忘记,就如在眼前一般清清楚楚。

    话才说完,公堂上的围观人众便叫喊了起来:「定然是这郑信隆下的手!还用调查?平白无故的走入内院,必有企图!」

    「肃静,肃静!」刘府尹拿了惊堂木拍了两下:「郑信隆,你是自己说,还是由着本府来查案?」

    郑信隆瘫坐在地上,没有答话,只是不住的在喘着粗气。身后的衙役上前一步,将他的反剪住身子,迫使他的头抬起来望着刘府尹与钱知府,一面大声呵斥道:「大人与你说话,你竟然敢不理不睬!」

    公堂上的人停住了喧嚣,只是睁眼瞧着郑信隆,就见他一脸憔悴,头发胡子将半张脸给遮掩住,但依然能见到一丝绝望的神色从他眼中一闪而过,他紧紧的咬着嘴唇,一点声息也无,沉默着不肯说话。

    就在众人凝望而郑信隆不言不语的时候,从公堂的人群里挤出了一个人,拱手朗声道:「两位大人,若是不嫌弃焦某无才,焦某愿意带着仵作去开棺验尸,将郑夫人的死因再重新查一查!」

    刘府尹与钱知府见了焦大现身,两人心中都很高兴,连连点头道:「焦统领愿意出手,这可真是求之不得!」

    焦大穿着一身暗金色的劲装,外边披了一件黑色的长袍,站在公堂上边,就如那山间青松,昂首挺胸,卓尔不群。公堂上的围观群众不知其来历,但见着两位大人对他如此尊敬,不由得也对他刮目相看了几分,听着还要开棺验尸,这事情可真是新鲜之至,一个个都激动了起来,顷刻间公堂上边就如煮沸的水一般,慢慢的浮动了起来。

    「且慢!」人群里有个声音传了出来,有几分苍老,可却十分清晰,众人循声而望,一个老者扶着管事的手慢慢的走了进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