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长得五大三粗,脸盘是方方的,眉毛稀疏眼睛不大,」郑信隆眯着眼睛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他每次赌钱的时候右手总会有些颤,我拿这事笑过他好几回了。」

    焦大将郑信隆的手放开,默默站到一旁没有说话,郑香盈见了他那模样,关切的问了一声:「焦大叔,可否知道这人?」

    「暂时还不能确定。」焦大努力的回想了一下,这一辈子里边,他见过不少方脸盘的人,眉毛稀疏眼睛不大,这些都不是特色,唯有那个赌钱时右手会发抖算是特别,可自己不赌钱,基本上接触不到这样的人,只能布置人手慢慢去暗访了。

    这边审案结束,郑信隆在案卷上签名画押,刘府尹与钱知府吩咐将他关进牢房,等着刑部批复下来便秋后问斩,公堂里的人见着结果已定,一个个心满意足,摇头晃脑的正准备离开,此时就听郑香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手里高高的举着一张状纸:「两位大人,小女子还要告状。」

    「你还要告状?还告什么?」刘府尹惊讶的看了一眼郑香盈,她这是告状上了瘾不成?才替她将杀害父母的真凶定罪,她一转眼又来了一张状纸。

    「我状告郑氏族里压迫小女子,竟然想出各种卑鄙的伎俩想要毁去小女子的闺誉,然后任其摆布。」郑香盈挺直了背跪在那里,一双眼睛闪闪发亮,有着毫不妥协的光芒:「我人证物证供词都有,就请两位大人为小女子秉公执法。」

    公堂里的人立刻一片哗然,没想到这郑氏七房的孤女竟然胆大包天告起族人来了,瞬间那些本欲离去的闲人们又纷纷围拢了过来,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郑香盈:「瞧着年纪虽小,可那份气度主见却是不差。」

    刘府尹与钱知府让师爷将郑香盈手中的状纸给接了过来,两人的脑袋凑到一处将那诉状看了一回,脸上都流露出惊诧与气愤的神色来:「竟有此事?真有此事?」

    「小女子没有半句谎言,诉状上边所说的姓金的歹人我也已经带了过来,我的贴身丫鬟小翠也愿意出堂做证,还有那郑三太爷的亲笔致歉书,小女子也一并带了过来。」郑香盈一双手紧紧的捏着衣角,心中有着愤怒与无奈,她本不想将小翠扯进这件事情来,可没有她出面作证,这事情便不能解决。

    被人侮辱了一回,还要出堂作证,这无异于在小翠伤口上头撒盐,郑香盈昨日晚上思量了很久,一直不能入睡,小翠在她对面小床歇息,听着她在床上翻来覆去,轻手轻脚爬了起来坐到她的床边:「姑娘,你可是觉得有些热不成?」

    眼睛瞪着乌黑的房顶,郑香盈沉声道:「小翠,若明日我状告郑氏族里,需你出堂作证,你可愿意?」

    她能感觉到坐在旁边的小翠微微颤抖了下身子,心中一阵歉然,自己不该这么鲁莽的提出来这个要求,根本没有顾忌到小翠此时的心情。伸出手去紧紧的握住了小翠的手:「若是你不愿意,那便算了,我不勉强你。」

    「姑娘,我愿意。」小翠的眼泪珠子滴落在郑香盈手上,有些微微的发凉:「姑娘,小翠想通了,怎么样也不能让那恶人得逞,逍遥法外。姑娘说得对,小翠身子是清白干净的,脏的只是那些恶人的手爪,小翠不应该自惭形秽,该挺起胸来藐视他们。」

    「你能这样想便很好。」郑香盈这才放下心来,虽然瞧不清楚小翠的脸,可她能感觉到小翠现儿似乎比以前要轻松了不少:「等着这案子结了,咱们到外边去走走瞧瞧,别老是守在这荥阳,瞧着心中憋气。」

    「真的?咱们可以到处去走?」小翠惊喜的叫出了声音:「姑娘,你是不是想着要去舅老爷家里呢?」

    郑香盈点了点头:「两个舅舅那里我自然都要去走一遭的。」

    「郑小姐,你且先起来。」刘府尹与钱知府两人稍微商量了下,决定将这案子受理了,不说这姓金的光天化日之下跑到人家园子里去行那苟且之事,即便是冲着许二公子与焦统领的面子,怎么着也要替这位郑小姐主持公道才是。

    「去将郑氏族里三位太爷请过来。」钱知府暂时没有发拿人的签子,怎么着也该给荥阳郑氏留面子,能够只惩处了那姓金的,好好调解下郑小姐与族人的矛盾也就是了。

    郑大太爷、郑二太爷与郑三太爷此时正在宗祠议事,昨日从归真园回来,郑大太爷便急急忙忙带了人来宗祠这边清点账簿子,账面上的账目倒还对得整齐,可等着打开那库房的门,搬出那放银子银票的箱子来时,郑大太爷气得手都在发抖。

    有四十万两银票是假的,还不知道那些银子是否铅胎浇铸,外边镀了一层银水儿。郑大太爷望着那一箱箱银子,手指着郑二太爷与郑三太爷怒骂:「我原是瞧着就你们两人留在荥阳,还能帮衬我一二,这才将族里的银子交给你们管,你们可对得住我!」

    郑二太爷与郑三太爷拢了手在袖子里边不出声,两人低着头站在那里,瞧着便是一副可怜的模样。郑大太爷拍桌打椅的骂了一阵,让两人赶紧在这个月末将这库房里的空缺补了上来:「怎么便这般胆大包天!喊声响就有嫁娶之事,都拿假的银票去打发做压箱钱不成?」

    老六的女儿香依丫头明年便要成亲,今年要准备嫁妆,公中要打发银子,怎么着都是一笔不少的开支,可现在这库房里边竟然被他们贪成了这副模样,由不得让郑大太爷寒心,真是看错了人!

    「明日开堂审案,还得请大哥替我去观场。」郑三太爷凑上来,吞吞吐吐的说:「我没有大哥的面子,去了恐怕知府大人不会搭理我。」

    得了郑三太爷的嘱托,郑大太爷上午去了荥阳府衙,听了审案才知道原来郑信诚真是被郑信隆杀害的,知府大人还要开馆验尸,看看郑夫人之死是否与郑信隆有关。想到当时自己已经派人查看了郑夫人的死因,大家皆说信诚媳妇是死于伤心过度,可那郑香盈竟然还是抓着这事不依不饶,郑大太爷一想到这事便觉得心中不舒服,于是在公堂上边极力阻止开馆验尸,没想到两位大人不卖他面子,反而支持那黄毛丫头,气得他一双手只是在哆嗦,转身便坐了软轿回了郑府。

    才吃过午饭郑三太爷便打发人来问审案结果,郑大太爷正气不打一出来,叫人传话过去,让郑二太爷与郑三太爷都去宗祠,他有话要吩咐。

    「七房信诚侄子和他媳妇,真是信隆侄子下手谋害了的,证据确凿,容不得他抵赖,下午该就能结案了。」郑大太爷已经得知了开馆验尸的结果,听着那阴毒手段,也不免胆颤心惊。瞧着郑三太爷时,脸上便是一脸严霜:「老三,你真是生了个好儿子!我们荥阳郑氏怎么能容得下这种人来辱了清名!」

    郑三太爷一听这话便觉得有些发蒙,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他望着郑大太爷,不相信的摇了摇头:「不会的,我的信隆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