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莫非两位大人还会污蔑他不成?人证物证俱全,他也自己供述得清清楚楚,莫非你还要为他来喊冤?」郑大太爷正色道:「今年年关等着老四老五老六回来,我便将族人集在一处,将郑信隆的名字从族谱上勾去,荥阳郑氏容不得这等人污了族谱!」

    「大哥,不要这样!」郑三太爷听了便觉心慌,族谱除名,儿子也不能葬入祖坟,到时候便做了孤魂野鬼,这真是一件太可怕的事情。「大哥,我三房情愿多出些银子,在族谱上给信隆买一个名字,只求大哥千万不要将他除名!」

    郑二太爷在旁边见着郑三太爷说得可怜,心里也不免同情,这么多年来他们两人一道打理着郑氏的银两,在一处的时间多,私下里又有不少共同的秘密,自然比与旁人要亲厚些。此时见了郑三太爷一把老泪一把鼻涕,心中也暗暗发酸,不免赶紧替他说好话:「信隆侄子那时候定是恶鬼附体,才会迷了心窍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寻常见着他不是好好的一个人?待人和气,见着旁人只是一脸笑,哪里还会动手去杀人?大哥,你便体谅着老三这些年过得不容易,便答应了他罢。」

    郑大太爷沉着脸,还未表态,就见外边管事匆匆忙忙走了进来:「老太爷,知府衙门派了人过来,要请三位老太爷去公堂上一趟。」

    「去公堂?」郑家三位太爷面面相觑,脸上俱是疑惑:「知不知道是什么事儿?」

    那管事摇了摇脑袋:「小人不知。」

    几位郑家太爷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织锦袍子,大踏步走了出去,就见宗祠外边的树下立着几个公差,脸上带着笑影儿:「我们家大人有请三位老太爷去公堂一叙。」

    公差口气十分好,郑大太爷心里想着该不是什么大事,或者便是来商议如何将郑信隆这事掩盖一二,毕竟荥阳郑氏是大族,官府少不得也要卖几分面子,想到此处郑大太爷便觉得神清气爽,挺直了背走到马车那边,扶了长随的手便上了车。

    「来了,来了!」马车还没停稳,郑大太爷就听着外边有群情激愤的声音,掀开帘幕往外边瞧了去,就见不少人围在府衙前坪正在对着自己的马车指指点点,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下了马车与郑二太爷与郑三太爷站到一处,更是感觉那些围观者们的目光便如飞刀般射了过来,有如芒在背的感觉。

    公差在前边领路,分开众人带着郑家三位太爷走进去。郑大太爷向两位大人见礼,转头一看,郑香盈与她的那贴身丫鬟婆子昂首立在那里,身边跪着一个穿着长袍的年轻男子,瞧着眉眼俊俏,却不知道究竟是何人。郑三太爷在一旁却是脸色发白,满脸愤怒的望向了郑香盈。

    「几位来得正好,这位郑小姐状告族人欺压于他,特地请了各位过来,想替你们调解一二。」因着这事与洛阳府无关,刘府尹此时只作壁上观,端了一张椅子坐在旁边看着钱知府审案。钱知府却是满头大汗,身子微微前倾,讨好的看了一眼三位郑氏太爷,心里在琢磨着怎么样才能双方不得罪。

    「欺压于她?香盈丫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听到原来是这件事情,郑大太爷气得脸红脖子粗:「你父母双亡,族里怜惜你,一直多有照顾,哪里来的欺压?你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族里对我多有照顾?」郑香盈嗤嗤一笑:「大伯祖父,你说这话的时候便不觉心虚?我父母尸骨未寒的时候你们便瓜分了我七房的家产,美名其曰是替我们打理,可两年过去,却是一两银子的影儿都没瞧见。你们将我赶到归真园一个人居住,见我归真园办得红火,竟然千方百计的想打这园子的主意,处处刁难。前几日甚至还买通了这奸人想来谋我清白,然后趁机拿捏我,这便都是族里对我的照顾?」

    这话说得条理清楚,头头是道,俱不容反驳,郑大太爷的脑门子一串串的汗珠子往下边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郑香盈走到那金公子面前,愤愤的踢了他一脚:「你且说说这事的来龙去脉。」

    金公子尝够了郑香盈那药粉的苦处,又知道她已经拿了郑三太爷的把柄在手里,哪里还敢狡辩,只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他叫金小鱼,原本是一个戏子,在戏班子里唱武生的,被郑三太爷找了去演一场戏:「这戏好演,只是一个弱质女流,你难道不能对付?只要你让旁人知道她暗地里与你不清不白,那我便可以付你五百两银子。」

    瞧着这银子好拿,金小鱼二话没说便答应了,过了几日便装成游人去归真园游春,特地指明要归真园的主人作陪。小翠带着金锁出来,他瞧着小翠姿容秀美,又穿着华贵的衣裳,便将她认作了郑香盈,等着到了凉亭,见周围有游人往这边走的时候便将小翠搂在怀里,肆意轻薄了一番。只是没想到他认错了人,郑三太爷出来捉奸的时候,郑香盈在后边现身,倒将他们一网打尽。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可压根儿不认识你!」郑三太爷暴跳如雷,指着金小鱼便大骂:「你这低贱的戏子,究竟是谁花了银子将你雇了来演戏,红口白牙的污蔑我!」

    「郑三太爷,金小鱼可没有污蔑你,你亲笔写给我丫鬟的道歉信儿可还在我这里呢!」郑香盈拿着一张纸在郑三太爷面前挥了挥,怒目而视:「你自己写的东西都忘记了不成?」

    郑三太爷一把夺了过来,将那张纸撕成了粉末,握在手里得意的一笑:「你不是说了我写了道歉的书信,三房赔付你那丫鬟十万两银子,咱们便两讫了?你还想靠这个来拿捏我不成?这信现儿已经毁了,我看你有什么话好说!」

    郑香盈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郑三太爷,你真是蠢得够可以了,我都还没逼你说真话,你自己倒全部交代得清清楚楚。我会那么蠢笨,让你随随便便就将你的亲笔信给夺过去不成?那只是一张白纸罢了。」

    郑三太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那一堆碎纸果然是一片白,上头没有一个字,他的手一松,那堆碎纸便纷纷扬扬的飞落到了地上,就如一群小小的蛱蝶在公堂上飞舞。

    「钱大人,你可听清楚郑三太爷的供词了?」郑香盈伸手指向了郑三太爷:「我本想息事宁人,让他们答应我两个条件,那我便不再追究,没想到他们竟然步步紧逼,密谋着要将小女子嫁给一个三十三岁的人做填房,听说那人暴虐无道,就连前妻都是被他虐待而亡。」郑香盈扫了一眼围观的那群百姓,眼中似乎有盈盈泪光,看得人群一阵唏嘘:「竟然有这种黑心的族人,拿着孤女的亲事来作践她!」

    不知是谁带头吐了一口唾沫,就听接二连三的,公堂上响起了唾弃之声,钱知府连连拍了几下惊堂木才将那声响压了下来:「郑小姐,你先莫要激动,咱们好好商议如何解决这事儿。」这位郑小姐是许二公子的心上人,怎么样也不能让她嫁了去做填房,这荥阳郑氏做得也太不地道了些,钱知府望着三个郑氏太爷,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