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净身出族?」钱知府疑惑的望了望郑大太爷,暗道这位郑氏族长真是狠毒,眼睛就瞄上了归真园,那可是个大金饼儿,任谁都想去咬上一口。

    「那自然是。」郑大太爷神气活现的望着钱知府道:「她是我郑氏族人,她的一切还不是我郑氏给的?她要走,也得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交出来才能走。」

    钱知府琢磨了一回,这归真园不知道究竟是不是七房的产业,可即便是七房的产业,他也得想法子替郑香盈保住,不说刚刚小翠还送了十万两银子的业绩给他,就凭着许二公子和焦统领的面子,他也要全心全意帮着郑香盈护得归真园周全。

    公堂上听审的人此时已经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这财产分割上边,瞧了瞧郑大太爷,又瞧了瞧郑香盈,都在不住的议论:「这也是大族的族长?竟然这般小气!既然这位郑小姐是孤女,还能有多少身家?出族了还不让人带点财产走,想要饿死这位郑小姐不成?荥阳郑氏,外边说着光鲜,现儿一瞧,真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周围的议论钻进了郑大太爷的耳朵,他额头上有汗珠子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可是一在着让郑香盈如愿以偿的离开,心中便十分不爽,总想要克扣她一把才想。归真园,听着自己夫人推算,怎么着现儿也值一百万两以上,而且每过一年,这园子的身价便会往上涨,由不得他不红了眼睛。那园子是郑夫人留下的产业又如何,郑夫人是郑氏的媳妇,她的东西也是郑家的,郑香盈休息带出去一分一毫!

    「知府大人,小女子只能请你来断案了。」郑香盈从荷包里摸出了一张田契来:「这是归真园的田契。」

    公堂上的人一片哗然,真看不出来,这位郑小姐竟然是归真园的主人,这身价便高了,难怪那郑大太爷还要盯着她的财产不放。

    「归真园乃是十年前我母亲为我置下的产业,幸得她早有先见之明,在买下这田庄的时候,上边便是写着我的名字。」郑香盈心中暗称侥幸,郑夫人那时候真是目光如炬,置产没有写郑信诚或者是她的名字,而是直接写着自己的名儿,郑大太爷即便是想要拿母亲的身份说话也没办法。

    听到郑香盈说田契上是她自己的名字,钱知府微微松了一口气,这事儿便好办了。

    郑大太爷不敢相信的望着郑香盈手中捧着的那张纸,怎么可能?买下田庄的时候,那郑香盈不过是个三岁的奶娃娃,郑夫人又怎么会将这田契写上她的名字?莫非那个时候便知道自己以后再无所出,竟将这么大一个园子直接扔给一个黄毛丫头了?

    郑夫人家也不算是名门望族,想必没有太多的闲钱来置业,如何会这般大方的将一堆银子砸在女儿身上?女儿都是赔钱货,怎么着也该留着银子养老防身才是。

    这边钱知府没有管郑大太爷脸上表情微妙,将那田契接过来看了看,又让师爷到库房找出那年的上契记载。师爷领命去了,不多时便捧了一个发黄的本子出来,翻了好几页,然后停了下来,认认真真的来来回回扫着上边密密麻麻的记载,忽然间眼睛一亮,将那本子捧到了钱知府的桌子上边:「大人,可找到了。」

    钱知府低头瞧了瞧,那上契的时间与这田契一致,卖者姓名与买主名字相符,点了点头:「你去拿了给郑大太爷瞧瞧,免得他心有疑虑。」

    师爷捧了那个本子走到郑大太爷面前,半弯着腰指着那行记载:「郑大太爷,你瞧瞧。」他勾着眼睛看了看郑大太爷,心中鄙夷,原来还以为郑氏族长如何厉害,如何威风,没想到只是外表瞧着正人君子,内心却是一肚子坏水,竟然这般厚颜无耻的欺负一个小姑娘!

    郑大太爷没精打采的瞧了一眼,上边记载得十分详细清晰,自己便是想要拿着郑夫人的名字说事也找不到由头。抬起脸来便见着郑香盈嘴角有一丝不屑的神色,似乎在嘲笑与挖苦,让他只觉得如芒在背不得安宁。

    「郑大太爷,这归真园归属权十年前便已经定下了,所以你让郑小姐净身出族是不可能的,这是她的私产,你无权过问。」钱知府朝他摇了摇头:「你们荥阳郑氏家大业大,还在乎这孤女的一个园子?郑大太爷你便大人大量别再计较了。」

    郑大太爷一张脸涨得通红,恨恨的说道:「既然知府大人已经断案,我也无话可说,香盈丫头,你别看着现儿你风风光光的,可谁知道以后的事情?只要到时候你莫要哭哭啼啼的来找族里为你主持公道就行了!」

    这话一出口,公堂上的人皆愤恨不已,郑大太爷不是在诅咒郑香盈以后会出事吗?什么到时候哭哭啼啼来找族里为她作主,这都是些什么话!郑香盈听了却没有太多想法,这人得不到他想要的,也只能口头上占点强让自己心里舒服罢了,她笑嘻嘻的望着郑大太爷,一双眼眸有如清澈的潭水般闪亮:「香盈即便再苦,也不会来找荥阳郑氏,这个家族让我觉得实在恶心,一想着要和它沾着点名分就全身不舒服!郑大太爷,我也将你方才说的话还给你,别看现儿荥阳郑氏风风光光的,可谁知道以后的事情?只要到时候你别拉着老脸请我来帮忙便是了!」

    郑大太爷气得全身打哆嗦,指着郑香盈道:「你竟然敢诅咒我?」

    「就许你诅咒旁人,便不许旁人捡了你的话送给你自己不成?」郑香盈傲然而立,眼中灿灿光华让人只能仰视:「正如方才大家所说,荥阳郑氏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我瞧着迟早有大灾大难,到了熬不过的时候,香盈还可以念着父母的恩情或许也能伸出援手,只是那时候请你们候在荥阳城外,十里红绡相迎,我这才会考虑会不会回来瞧上一眼!」

    「狂妄,真是狂妄之至!」郑大太爷眼睛鼓了鼓,捂着胸口直喘气:「老二老三,我们快些回宗祠去,这便将她的名字从族谱上勾了,以后她休想再踏入郑氏一步!」

    「香盈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郑大太爷,还请你快些动手罢。」郑香盈笑吟吟的朝郑大太爷行了一礼:「你且去勾名字,我就不过去了,还得在府衙办理落户手续呢。」见着郑氏三位太爷一脸灰败的神色,郑香盈又笑着添了一句:「以后我归真园里要是有野猫野狗跑来骚扰,那可别怪我不客气,捉了往死里打,打完了送官府,别说还要我念那一点点旧情。」

    郑氏吃了个这么大的亏,指不定还在想着打歪主意呢,先未雨绸缪的警告几句,表明自己的立场,免得有人蠢蠢欲动。

    钱知府听了赶紧应声点头:「郑小姐,若是有人胆敢来滋事,只管派人来报信便好。」

    郑香盈朝钱知府微微一笑,这也是个知趣人儿,知道自己身后有靠山,不遗余力的在给她做后援:「知府大人,小女子也只是害怕有些看不清门路的想要来胡搅蛮缠,因此预先说上几句罢了。我瞧着几位郑氏太爷虽说老眼昏花的,可都还不算糊涂,该不会做这样的事儿,只是还请好好管束下自己手下,免得他们担了你们的名头过来寻事,几位少不得又要上公堂了,荥阳郑氏这名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