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就这样悠悠闲闲的过了一个多月,郑香盈觉得一切都步入了正轨,自己似乎比以前轻松了不少,就在她带着小翠正在池塘边钓鱼的时候,忽然鲁妈妈匆匆跑了过来:「姑娘,不好了,老宅那边来人送信,说大小姐昨晚寻了自尽!」

    池塘的水面上金光点点,滟滟随波而动,池塘边的杏树上忽然掉下了一颗小小的青杏,投在水中,发出了微弱的「叮咚」之声,郑香盈的手微微一动,钓鱼竿也跟着沉了沉,那小浮标在水面上也慢慢的起伏不定。她呆呆的望着那湖面的波澜,转过脸来愣愣的望着鲁妈妈,只觉得自己声音有几分艰涩:「大小姐自尽了?」

    郑香林,她那娇怯怯的大姐姐,好端端的怎么会自尽?郑香盈闭了闭眼睛,想到了一张瓷白颜色的脸。郑信诚与郑夫人都在的时候,郑香林脸上还时常见着笑容,可自从他们过世以后,她的眉尖便总是蹙在一处,每回见着她,便觉得她心事沉沉。

    她竟然寻了短见?究竟出了什么事情?郑香盈心中有些难受,将鱼竿收了起来走到了鲁妈妈身边:「老宅子那边谁来送的信儿?」

    「是西院那边的下人,三小姐打发过来的。」鲁妈妈脸上也满是震惊:「没说是怎么一回事儿,只是说大小姐寻了短见,只不过被救起来了,一直在哭闹不休,老宅子那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三小姐说姑娘与大小姐素来交厚,想请姑娘去劝劝她。」

    郑香盈将钓竿交给小翠:「快些去收好,咱们去老宅那边瞧瞧。」

    七房那边此时已是乱糟糟的一片,郑香盈下了马车,门房瞧见她走了过来,有几分手足无措:「二小姐回来了。」

    郑香盈朝他笑了笑:「我已经出族,族谱上也除名了,你不用再叫我二小姐,便叫我郑小姐罢。我今日是来看望你们家大小姐的,她现儿没事罢?」

    门房脸上有一丝尴尬,将身子让到一旁:「郑小姐请进去罢,我们家大小姐……唉……」他瞧了一眼郑香盈,眼睛里满是无奈的神色:「只怕要郑小姐去好好劝劝才行了。」

    带着小翠鲁妈妈走进了郑家大门,沿着那围墙到了东院,还没进门便听着有呜呜咽咽的哭声,那声音好似是王姨娘的,哭得货真价实的伤心:「香林你怎么就这样傻呢,别吓了姨娘好不好!你大哥也是为了你好……」

    王姨娘那哭哭啼啼的声音听起来格外伤心,郑香盈有些惊诧,王姨娘素来只偏心着郑远山与郑远帆,可没想着此时她哭得还真是伤心。正在犹豫着合不合适进去,院墙那边伸出个脑袋来,有个小丫头子在探头探脑,小翠识得那是西院那边的丫头,赶着走上去轻轻喊了一声:「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那小丫头子朝郑香盈行了一礼:「二小姐,我们家姑娘打发我在这里听动静,顺便瞧瞧看二小姐过来了没有。」

    「姑娘,咱们先去西院看看罢。」小翠见郑香盈站在东院门口扶着墙,人却不往里边走了去,知道她是听着王姨娘的声音有些不爽,站在一旁小声说了一句,郑香盈点了点头:「走,先去西院问问什么情况。」

    自己若是贸贸然闯了进去,指不定还会与王姨娘闹了起来,先去问问情况比较好。跟着小丫头子到了西院,杜姨娘一见郑香盈,一脸焦虑的神色便放松了不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二小姐总算来了。」

    「杜姨娘,我都出族了,你们以后别这么喊我了。」郑香盈坐了下来,接过丫鬟递上的茶水,瞧了瞧上边漂着的是老毛叶,轻轻吹了一口气将茶盏搁到一旁:「这茶叶还是去年的陈茶了罢?过两日摘了新茶给你们送些来尝个新鲜。」

    「二姐姐,你可不能不认我们。」郑香芳与郑香芬听着郑香盈这般说,难过得眼泪珠子都要掉了下来,两人拉着她的衣袖只是哀求:「不管族里头怎么说你,你都是我们的好姐姐,不要将我们丢在一旁了。」

    郑香芳的长相得了郑信诚几分神韵,郑香芬却更像杜姨娘些,两人拢在她身边,一脸的悲伤,瞧得郑香盈也是心软:「你们以后有什么难处,我若是能帮到的,自然会帮,总归在同一个宅子里住了这么久,这点情分儿还是有的。」拍了拍郑香芳的手,瞧着她一脸惶恐的模样,郑香盈呶呶嘴儿:「东院究竟出了什么事?」

    「大哥……」郑香芳咬了咬牙,气愤愤的说道:「大哥要将大姐姐嫁给一个半老头子!」

    「而且听说那个半老头子十分凶悍,他的前妻便是被他打死的!」郑香芬挤了过来,声音里边透着一丝颤抖:「大哥本来是想要将三姐姐嫁过去的,可那半老头子说等着孝期满了就要成亲,三姐姐的年龄不合适,他便许了大姐姐。」

    郑香盈脑子忽然想起一个人来,莫非郑远山要将郑香林嫁给那个王知州?虽说他只有三十三岁,可在郑香芳与郑香芬眼里已经是个半老头子了。「那人是不是姓王,是个知州?」望了一眼脸上尽是惊怖之色的两姐妹,郑香盈叹了一口气,若真是那个人,这也真是让她心里头更难受了,郑香林遣了小莺来告诉自己这事情,要她快快躲避,没想到她却成了那条被殃及的池鱼。

    「二姐姐你怎么知道?」郑香芳瞪圆了一双眼睛:「可不就是他?大姐姐死活不肯嫁他,可好像族里那边一定要大哥答允了这亲事,大哥也没旁的法子。」

    原来王知州得了郑氏族里的信儿,知道愿意将七房的小姐许给自己,自以为攀上了荥阳郑氏,心里头高兴,赶紧遣了媒人过七房这边来求亲。郑远山见了媒人只觉心慌,这王知州可是给郑香盈准备的,现儿郑香盈都不是郑氏的人了,怎么才能逼她嫁了王知州?

    先好言好语的将媒人稳住,郑远山慌慌忙忙的赶去找郑大太爷,谁知郑大太爷此时对七房这两个字听了就觉得心烦,根本不愿意搭理他,郑老夫人在旁边听着将眼皮子抬了起来看了郑远山一眼,恨恨的说道:「你们七房又不是没有旁的待嫁小姐,不拘许了谁去便是!这王知州又哪里配不上她们了?现儿七房三个小姐都是庶出的身份,莫非还想去嫁个皇子不成?这桩亲事是郑家先去信让人家遣媒人来的,现儿又不答应,若是那王知州心中不忿,将这事宣扬了出去,旁人会怎么看我们荥阳郑氏呢?」

    郑远山被郑老夫人好一斥责,耷拉了脑袋回来,心里头想着郑老夫人的话,既然不拘许了谁去,便将那郑香芳许过去也就是了。回来与媒人一说,媒人却不乐意了:「郑大少爷,王知州今年可三十三了,哪还能等着贵府小姐长大?贵府的大小姐今年不是十四了?明年便到了及笄的时候,刚刚好可以出阁,这不是天造地设的良缘?王知州也算得上少年得志,现儿才三十三便做到了知州,这前边的路还不知道会有多宽呢!」媒人见郑远山被自己说得有些动心,冷冷一笑:「多少家小姐想赶着嫁过去都没这个福分,王知州偏偏便看上了你们家的小姐,你还不知道把握这机会?将你亲妹子嫁了过去,到时候你便是知州大人的大舅子了,以后自然会多加照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