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即便他来求亲,大哥恐怕也是不会答应的罢?郑香林抬起头来凄然一笑,王姨娘在一旁却会错了意,一双手拍着大腿道:「香林,你想通了便好!瞧你笑起来多美,那王知州喜欢你都来不及!」

    「姨娘,夜已深了,你回去罢。」郑香林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将王姨娘送到屋子外边,转回来的时候,却见着廊柱后台伸出了一个脑袋来,唬得郑香林主仆两人都打了个寒颤:「是谁?」

    郑远帆慢吞吞的从廊柱后边转了过来,走到郑香林面前,抬起头来打量着她的脸:「大姐……我在外头听着你哭了好久,心里头好难受,若是那人将来对你不好,你可一定要回来告诉我,远帆帮你去揍他!」

    郑香林心中一阵酸涩,也只有这个弟弟还记挂自己,生怕自己会被人欺负,眼泪慢慢从脸庞滑落,可依旧努力的维持着平静,她伸出手摸了摸郑远帆的头:「二弟,不会有这一天的,大姐一切都会很好的。」

    「那就好。」郑远帆脸上才有了安稳的饿神色:「你可一切都要好好的。」

    「二弟,你回去歇息罢。」郑香林努力朝郑远帆扮出一个笑脸来,在这黑幽幽的夜晚,她不知道郑远帆能不能看得清楚,但她极力想要他知道自己现在很好,不用担心。

    回到屋子里边呆呆的在灯下坐了一会,郑香林望了望在旁边垂手而立的小莺,低声道:「去厨房那边给我打些水过来,我也该歇息了。」

    小莺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郑香盈瞧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摸了摸自己的脸,湿漉漉的一把,似乎将手心都沾满了泪痕。她站起身来将内室的门关上,在桌子上放了一张椅子,站在上头将一块披帛从横梁上甩了过去。

    「杨弓子,为什么你不是杨公子。」郑香林双手挽着那根披帛打了个结,眼前晃过了那张英武的脸,若那人是杨公子,不是一个低三下四的下人,他来提亲,大哥恐怕是愿意的,可他不是,而且现在也再没有了机会。

    郑香林苦笑一声,踮起脚尖将自己的头套进了那绳圈里边,看了看自己投在窗户上的影子,咬了咬牙,怎么样也不能嫁给那王知州,即便杨弓子回绝了她,可她还是觉得自己的身心都是属于他的,没有旁人能来侵占。

    活着实在乏味,没有一丝新鲜,从来也不觉得顺畅,不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她的生活再也没有了一丝光亮。原来还曾幻想着杨弓子有朝一日或许会鼓起勇气来求亲,可现在她都已经被许给了旁人,这幻想都不会再有了。「别了,杨弓子。」郑香林最后念了一声,然后用力去蹬脚下的椅子,这时就听着门外「咣当」一声,小莺凄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快来人啊,大小姐寻了短见!」

    她最后一眼见着的是自己在窗户上边晃动的影子,忽然之间,眼前黑暗一片,再也见不到光亮。

    「姑娘……」醒过来的时候,她听到了耳边哭哭啼啼的声音,微微侧脸瞧见了小莺红肿的眼:「小莺,我还活着?」郑香林吃力的呻吟了一句:「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了,这样也就一了百了。」

    「姑娘,你这是何苦!」小莺跪在郑香林的床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你怎么就舍得将小莺扔下呢!」低头在郑香林耳边低声道:「三小姐已经送信去归真园了,二小姐一定会有法子帮你的!」

    郑香林眼前亮了下,瞬间又黯淡下来:「这婚姻大事,她如何能帮我?」

    「二小姐有的是法子,你要相信他。」小莺流着眼泪安慰郑香林:「你放心罢,只要二小姐来了,一切便好了。」

    郑香盈踏进郑香林的内室时已经是午时,王姨娘哭得全身都没了力气,回自己屋子歇息去,郑香盈得了小丫头子的通报,这才赶过来看望郑香林。

    「大姐姐,你也真傻。」郑香盈在床边坐下,瞧着满脸苍白的郑香林,心中有些许同情又有几分不安。这事情因她而起,可这份罪过却落在了郑香林身上,少不得自己得替她想个法子开解了才是。

    「二妹妹,你来了。」郑香林期然一笑:「我也不想这样傻,可是还能有什么旁的法子?我不愿意嫁那王知州,可姨娘与大哥都强迫我去嫁他,实在已经没了活路。」

    郑香盈心中忽然间就不自在起来,她想到了今年过年时的事情,郑香林塞了个荷包在杨之恒手中,还对他说了那么一段表白的话,自己若是帮了郑香林,焉不知以后她会不会在自己的人生里又掀起波澜?

    「二小姐,你替我们家姑娘想个法子,怎么着也不能眼睁睁瞧着她走上死路。」小莺站在一旁,不住的拿着帕子擦眼泪,声音忽高忽低:「昨晚瞧着我们家姑娘悬梁,我全身都冷了一半,心里头想着,若是姑娘寻了短见,我也只能跟着去,到九泉再去服侍她。」

    「这法子多得是,就看你想用什么法子了。」郑香盈定了定心神,伸手握住了郑香林的手,不管怎么样,她现儿也该帮着郑香林暂时出了这个泥沼再说。

    「真的?二妹妹你有什么法子?」郑香林眼前一亮,原来还是一片灰败的脸色瞬间便光亮了起来:「只要能摆脱这桩亲事,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大姐姐,法子多得很,只不过有些法子是自损三千,得不偿失,而且还要看你能不能下得了这个决心。」郑香盈的脑子里飞快的转着,从前世看的那几本宅斗文来说,不外乎是几个大套路,或者是放出风声,说郑香林患了什么重病,不宜婚嫁,只要多些人去传,三人成虎,不怕那王知州不相信。

    「另外呢?」郑香林皱了皱眉头,平白无故说得了重病,自己心里边也不舒坦,也不知道能不能有个更好一点的法子。

    「还有一个法子便是逃婚。」郑香盈瞧了郑香林一眼,见她似乎不高兴说自己身子有病,也只能继续帮她出主意了:「你先逆来顺受,假装服从了安排,然后暗地里去买些蒙汗药带着,到时候送亲途中放在饭食里边,趁着他们昏倒的时候你再带小莺逃出来。」

    「可以这样?」郑香林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似乎对这个法子很感兴趣:「二妹妹,你再详细些说与我听听。」

    郑香盈见郑香林有了兴趣,连忙努力的回忆起她前世看过的电视剧来,貌似那些里边逃婚的小姐们都走得比较爽脱,带了丫鬟还能带着大笔珠宝首饰,无论是水路还是陆路,都能潇潇洒洒的脱了困境。「我想这一年里头你先要安住他们的心,不要再寻死觅活,旁人一与你说起这门亲事,你便要装成羞答答的模样,避而不谈,一边努力的赶嫁妆。」

    郑香林点了点头:「我懂,这样他们便不会想着我要逃婚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