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逃婚,这两个字听起来格外奇妙,似乎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片光亮,若是逃婚,自己摆脱了郑家小姐的身份,那便能与那杨弓子相配了,到时候请二妹妹去保媒,成了这一段姻缘,自己也就终身无憾了。想到这里,郑香林嘴边泛起了一丝笑容,听着耳边郑香盈在细细的给她出主意:「这一年里,你可要设法替自己留些银子出来,有了银子想要去做事情都方便,到时候逃婚以后有银子旁身。」

    「嗯,我记下了。」郑香林点了点头:「还有什么事儿要做的?」

    「最重要的是要买蒙汗药,而且那种药需得十分有效,放入酒壶和饭食中间,吃了就倒,你们也好逃跑。」郑香盈想到了《水浒传》里边,吴用他们用蒙汗药制取生辰纲,心里忽然对那种神奇的药物十分渴慕起来,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做的,自己也得去想法子弄几大包过来,指不定以后能派上用场呢。

    「这个却只能慢慢寻访了。」郑香林一双眉毛又蹙了起来,瞧着十分可怜:「我很少出门,小莺也不太熟悉这些门路,二妹妹你比我自由些,还请你也替我多多打探。」

    这事情究竟还是落到自己头上来了,郑香盈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大姐姐你放心,我会留意的。即便没有蒙汗药,多准备些美酒,到时候将那些送亲的人灌醉便是了。王知州隔着荥阳还有几百里,路上边再想法子也不迟,只要你下定了决心,那定然能成功逃脱。」不知道焦大会不会有这些东西,郑香盈暗自思付,他纵横江湖,想来也该会弄得到蒙汗药这些东西的。

    「好,那我便一切都听二妹妹的安排了。」郑香林感激的望了郑香盈一眼,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二妹妹,姐姐的亲事就都托付给你了。」

    听着郑香林如是说,郑香盈只觉得自己背上汗津津的一片,郑香林也说得太严重了些,怎么能将她的亲事也托付给了自己,难道自己还要包着她出阁不成?但是见着她现在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郑香盈也不忍打击她:「大姐姐,你先别想这么多,安心养好精神,慢慢暗地里行事。」

    从郑家老宅出来,郑香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那个宅子里头有一种沉闷的气息,一走进去便觉得呼吸有些不舒畅,只有走了出来,瞧着外边繁华的街道,匆匆走过的行人,再看看那蓝天白云,心里才觉得稍微纾解了几分:「快些回归真园去,在这里呆久了气闷。」

    「可不是呢。」鲁妈妈嘟囔了一声,替郑香盈撩开了门帘:「咱们回去罢。」

    鹤壁这个城并不大,城里只有几条宽阔的大街,街头上的行人也不多,踢踢踏踏的响声隔着院墙能听得清清楚楚。正是日落时分,归鸟扑扇着翅膀匆匆往鸟巢里落,街上的铺子也开始准备打烊。

    一匹快马飞奔着往一家住宅前边跑了过来,到了门口,马上的人翻身而下,朝门房抱了抱拳:「林知州可已回府?」

    门房懒洋洋的站起身来,朝那人伸出手来:「熊驿丞,有我们老爷的信?」

    熊驿丞笑着点了点头:「可不是吗?还有两筐刚出的桃子李子呢。」他将信交给那门房,转身从马背上取下了两个竹筐来:「这鲜果味道可真好,我尝了一个就忍不住想吃第二个!」

    门房瞥了一眼那竹筐,哈哈一笑:「熊驿丞,你怎么就这样嘴馋,还好不是什么贵重物事,或者你偷偷的吃了,小心我们家老爷知道了会责罚你!」

    「去年我替府上送鲜果来的时候,正巧在门口遇着林知州,他都自己拿了些果子给我呢,怎么又会因着几个果子怪罪于我!」那熊驿丞笑着弯腰又拣了两个拿在手里:「我先回去了,且将这信与鲜果一道送过去罢!」

    门房瞧着那匹马慢慢的远去,瞧了瞧那两个竹筐,微微撇了撇嘴:「这定然又是荥阳的表小姐送过来的。哎,也怪可怜的,无父无母,逢年过节也就会送些这样不值钱的物事。」转脸朝门里喊了一声:「快些来个人将东西送进内院去!」

    林知州住的宅子并不大,内院里只得几个小院子,下人拎着竹筐走了没多久便到了垂花门,将东西交给了那里的管事妈妈:「快送进去,荥阳表小姐送端午的节礼过来了。」

    「老爷,老爷,荥阳那边送节礼过来了!」主院大堂门口门帘儿晃动了下,一个下人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身后跟了两个仆人,每人手中扛着一个竹筐儿。坐在主座上的林知州正捧着茶与夫人在说话,听着喊声不由得抬头望了一眼,脸上堆出了笑容来:「香盈送端午的节礼过来了,这孩子,恁般周全。」

    坐在旁边的李氏轻轻哼了一声,心中有些轻视,这外甥女儿没父没母的,还不得赶紧来巴结着舅舅些?否则到时候嫁人以后都没得个走动的亲戚。只不过瞧着夫君满脸高兴,自己也不好在旁边说这些话,免得他心里头觉得不舒服,于是也带着笑容道:「可不是呢,逢年过节都没少过咱们的节礼,实在是知礼。」

    「只是命苦。」林牧遥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妹夫,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若是妹妹妹夫还在,此时的节礼又哪里会轮得着她来操心!」拿起信来看了一眼,忽然间坐直了身子,一双手都不住的抖了起来:「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老爷,怎么了?」李氏瞧着那张信纸不住的在抖着,心中疑惑,凑了身子过去瞧了瞧:「那信上究竟写了些什么?」

    「那荥阳郑氏真真欺人太甚,竟然将外甥女儿族谱除名了!」林牧遥指了指那信笺,一张脸涨得通红:「他们是欺负我们林家没有人不成?不行,怎么说我也要抽空去趟荥阳,与那郑氏族长理论一番才行。」

    李氏有几分担忧,这荥阳郑氏可不是好惹的,怎么能为了外甥女儿去得罪那样一个泱泱大族呢?外甥女父母双亡,对于老爷的升迁也不会有什么助力,何苦做这费力不讨好的事儿!

    觑着林牧遥转脸去拿蒲扇,李氏轻轻将信笺抽了过来,看了看前边那段话,忽然笑了起来:「老爷,你也未免太慌张了些,你瞧瞧外甥女上边写的话,分明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出族,怎么能怪到荥阳郑氏身上去呢?」

    林牧遥揭开茶盏盖子喝了一口茶,将那信笺扯了回来,嘴角边上噙着冷笑:「外甥女儿怎么会无缘无故提出要出族?想必是被他们压榨得狠了,不行,怎么着我也要去替她讨个公道!」

    李氏见夫君固执,心中有几分着急,可脸上却不显,只是淡淡道:「老爷,你每月休沐也只得几天光景,哪有这么多闲工夫去荥阳?这地方可是一日都少不了你,又如何能脱身?老爷不是总将那国事看得比家事要重?更何况只是外甥女家的私事?」

    林牧遥听着嘿然不语,只是举了信笺在眼前不远处看了下去,才看了几行,他便有几分惊喜:「夫人,香盈要来鹤壁,赶紧去给她收拾了屋子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