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李氏吃了一惊,斜眼望了望林牧遥,小声问道:「是来小住还是久居?」

    林牧遥横了她一眼:「我就这么一个外甥女儿,小住久居不都随她?你问这么多做什么,只管去收拾了屋子出来。」

    「小住,我便将君儿那院子弄出几间来,久居,自然便要另外给她备个小院子了。」李氏望了望林牧遥,拿着言语试探。小住倒无所谓,久居可不上算,没父没母的孤女,又被族人压榨,自然没有什么身家,到时候少不得自己要陪上一笔银子将她嫁出去呢。

    「咱们不是有个院子备着给客人住?」林牧遥瞥了一眼李氏的脸,很不高兴的说道:「外甥女儿自然要来久居的,她现在也只要我这个舅舅了,不由我来照顾还让她一人住在荥阳被人欺负不成?」

    「怎么就只有你一个舅舅了?江南不还有一个?」李氏听说林牧遥准备让郑香盈过来常住,不由得吃了一惊,尖着声音喊了起来,林牧遥不过是个小小的五品知州,为人又很是清廉,做了这么久的官,也没见捞得什么好处,只是靠着林家的祖产才存下了二十来万两银子。

    自己有一儿一女,尤姨娘还有一个庶出儿子,都是要靠着这二十万两银子娶亲议嫁呢,现儿又添了个郑香盈,李氏只觉得好一阵肉痛,脸都黄了几分。

    日头慢慢的沉了下去,点点乌金般的日影也已然不见,四处有着青莲色的暮霭,就如一抹风絮般粘在了天边,拉出了长长的愁绪,那丝淡淡的烟尘若有若无的在空中飘浮着,怎么也无法抹去。

    大堂里已经点上了蜡烛,明晃晃的烛光晃动着,照在林牧遥的脸上,他的脸色阴沉沉的,有几分不好看,眼睛盯着李氏道:「素日里瞧着你也算个贤惠的,怎么这时候便有些讲不通了?鹤壁与荥阳才几百里之遥,江南与荥阳相隔千里之外,你怎么能让她舍近求远去投奔二舅?」

    李氏低着头儿坐在那里小声回驳:「老爷,我没说叫外甥女儿去江南,只是提醒下老爷,她可不止你一个舅舅。」

    林牧遥这才脸色稍霁,点了点头:「我道你怎么就说出那样的话来了,如此倒也不算错,我只是一时心急,嘴快了些,你又何必揪着我这句话来挑岔子。」

    李氏勉强应了一声,吩咐婆子饭厅摆饭,闷闷不乐的站了起来,转脸望了望出神坐在那里的林牧遥,心中有几分不快,老爷也实在太疼惜自己的妹子了些!想当年林氏嫁去荥阳,老爷大手笔的塞了一万两银子给她当压箱钱,过了几年得了这个外甥女,又从祖产的收入里拨了一万两过去,叮嘱她给外甥女儿置业:「最好是买些田庄园子,等着外甥女出阁的时候便更值钱了。」

    家里还有三个要等着花钱的呢,就这般大手大脚的塞到妹子手中,好似还以为自己有金山银山一般。这下可好了,妹子过世,外甥女便盯上了舅舅家的财产,竟然大摇大摆的要来鹤壁,大抵是要准备住到出阁,等着舅舅风风光光的把她嫁出去了。

    见林牧遥没有起身的意思,李氏扶了丫鬟的手慢吞吞的走到了饭厅,刚刚进去,便有一道人影朝她扑了过来:「母亲,你怎么了?瞧着你的眉头蹙到了一处!」

    一双柔软的手臂紧紧的搂住了李氏的脖子,温热的气息呵在她的耳边,让她忘记了方才的烦恼,笑着将缠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拉扯了下来:「君儿,你每日都这样撒娇,也不想想都十四了。」

    林衡君站直了身子,朝李氏嘻嘻一笑:「怎么着也该让母亲开心,这才是做女儿的孝心!」一边说着一边拉了李氏的手往里边走:「方才我瞧着下人们在洗桃子李子,说是荥阳的香盈妹妹托人送过来的节礼,她那边的桃子熟得似乎比我们这边早,咱们都得端午节后才出那桃子呢。现儿可刚刚过端午节几日,那桃子该是节前从树上摘下来的。」

    「荥阳那边可能气候不同罢。」李氏没想着女儿又提起了郑香盈,心中不免有些不舒服,在饭桌旁边坐了下来,望了望林衡君道:「你兄长呢?还没过来?」

    「不是说今年准备要下场秋闱?」林衡君挽着李氏的手坐在她身边:「他现儿越发的勤奋了,每日都在刻苦攻读呢。」

    李氏听了这话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幸得自己一双儿女都听话,也不要让她操太多心思,否则此时自己要更头疼了。那郑香盈要来便来罢,好歹不过是添副碗筷罢了,至于出阁的压箱银子,到时候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把关,最多给个几千两也就是了,总不能将自己儿女的银子拿了给她去充门面。

    正在想着,就听外边脚步声橐橐,林牧遥带着林衡珂与林衡清走了进来,一家人坐在饭桌旁边,遵着那「食勿言」的规矩,由丫鬟婆子们伺候着将晚饭用过,林牧遥望了望三个儿女,笑着说道:「你们荥阳的香盈表妹很快就要搬来鹤壁来住了。」

    「真的?」林衡君听了欢喜得叫了起来:「这下可好,总算来了个能说上话的。」

    「你哪日不在说话!」林牧遥见着女儿跳脱不已,只觉头痛:「到时候你千万别干扰了你那香盈妹妹,也得让她安生歇息才是!」

    林衡珂在一旁听了父亲的话,见着妹妹耷拉着眉毛扭着身子在那里,知道她心中老大不高兴,笑着安慰她道:「父亲哪有时间来管你们闺阁之事,只不过口里说说罢了。」

    「还是大哥好!」林衡君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光亮:「大哥,你还记得香盈妹妹吗?那时候姨妈带她来咱们家里玩的时候,她才八九岁,可她知道的事儿却不少,还缠着咱们带她去山里寻些特别的花草呢。」

    「我怎么会不记得她呢。」林衡珂眼前似乎闪过一个人影,纤细的身子,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又大又有神,笑起来那小嘴就如红艳艳的菱角儿一般。「是我给她寻到的两株花苗儿,她拿了就当宝贝一般,上马车的时候哪小心翼翼的模样,就仿佛是寻到了一块美玉般。」

    「可不是呢。」林衡君从桌子上的果盘里拿起了一个桃子咬了一口:「这桃子可真好吃,指不定便是香盈妹妹亲手种的桃树上结的果子呢。」

    饭厅里边的气氛因着兄妹俩的话变得活跃起来,李氏坐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女儿,心里叹息着他们都太天真善良,一边暗暗做了打算,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替儿女们守住他们的东西,不能让外人来染指。

    炎炎夏日让人的心都有些烦躁,眼见着挂在中天的日头白花花的,照在地上明晃晃的一片闪着人的眼睛,树叶被阳光照得蔫巴巴的低垂着,仿佛没了生气,唯有那藏在树里的知了声嘶力竭的在叫喊着,似乎在提出对酷暑的抗议。

    一辆马车缓缓开了过来,马车的帘幕是白色的织锦做成,上边有弹墨花儿做底色,还有着精致的刺绣,金丝银线随着马车的摇晃不住的晃动,在地上投下了细碎的光影。这马车在鹤壁城里走着,十分打眼,路边三三两两的行人都不由自主停下脚步,仔细打量起这辆豪奢的马车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