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是谁家的马车?」有人羡艳的瞧着马车辘辘而过:「鹤壁城里原先好像没见过。」

    「肯定是来鹤壁走亲访友的。」有人指着那马车道:「你瞧瞧这车厢的用料,再看看上边的装饰,鹤壁有钱人家还没谁会这么舍得呢,用织锦来做车厢帘幕,这恐怕要阔到了极致的人才舍得罢?鹤壁又没有什么世家大族!」

    那马车不徐不疾的在众人的议论里往前行走着,车厢里的人撩起马车的软帘往往瞧了瞧,低声笑了笑:「姑娘,鹤壁可比不上荥阳,街道两旁的铺子中午都歇业了呢。」

    郑香盈溜了一眼外边白花花的路面,将小翠拉着坐正了身子:「鹤壁城不大,人均购买力不强,天气又热,中午关门歇业也是常理。」鹤壁可比不得荥阳,荥阳即便是再热的天,那商铺都会照常营业,而她的悠然农家香到了夏日生意更是火爆,因着她的水果有不少是早熟品种,甫一上市便吸引了那些富贵人家的目光,任凭是谁家清客,桌子上见不着农家香的水果都会觉得自己待客不周全。

    「姑娘不如到鹤壁也办一家超市?荥阳与洛阳的生意都这么好,舅老爷是鹤壁的知州,肯定能多方照顾。」小翠眼中满是兴奋的神色:「姑娘,你说这是不是个好主意?」

    「还说你聪明,怎么就这样笨了!」坐在对面的鲁妈妈与方妈妈听了直叹气:「你以为开个铺子就这么容易不成?要从荥阳运货过来不容易,舅老爷又不能在鹤壁做一辈子知州,舅老爷若是高升走了,谁还来照顾生意呢?」

    小翠听了出了一会儿神,不好意思笑了笑:「原是我想着要赚钱想疯了,一心就想着要什么地方都开一家超市,走到哪里都有咱们的地盘儿。」

    「小翠,你的想法也没错,只是咱们也要考究下这儿适不适合开。」郑香盈笑微微的拉过小翠的手拍了拍:「你自己方才都说鹤壁的铺面中午全歇业了,可见着了并不是个热闹的地方,咱们农家香卖的菜蔬也不过是赚几个铜子一斤罢了,大费周章的来这边开铺子很是不合算,但如果开加盟连锁,让本地人开铺子,咱们做后援也是可行的。」

    「加盟连锁?」车厢里几个人都齐声叫了起来,姑娘总能说些新鲜词儿来,听都没有听到过呢。

    「这个以后再与你们说。」郑香盈笑着点了点头:「反正也是能赚钱的行当。」

    正说得热闹,就听外边禄伯在问路,听着路人的回复,仿佛知州府就在前边那条街上,隔得不远,郑香盈心中好一阵放松,赶了两日路程,总算要到了。

    林府的大门并不宽,一个门房没精打采的靠着墙壁坐着,眼睛闭着在打盹,听着马车轮儿响动,他将眼皮撑开了一条缝儿往外瞧了瞧,见着一辆豪奢的马车停在府门口,不由得来了精神,站了起来将手捞在胸口,就等着看马车上下来什么人。

    鲁妈妈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走到门房面前,笑眯眯的塞了一个银角子在他手里:「我们家小姐是从荥阳来的,乃是林知州的外甥女儿,还请进去通报一回。」

    「原来是表小姐来了!」门房惊讶的瞧着那辆马车,真是不敢相信,这马车是那位无父无母的表小姐乘了过来的。他掂了掂手中的银角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影儿,转脸朝里边吆喝了一声:「快去告诉老爷夫人,荥阳表小姐过来了。」

    郑香盈时隔几年总算又见到自己的舅舅舅母,林牧遥还是那般清瘦,站在那里衣裳似乎挂在身上一般,袍子那里鼓荡荡的,仿佛随时能御风而行。而舅母李氏与原来相比没有太多变化,只是圆润了些,脸上也多了几条细纹。

    「香盈,你可算来了。」林牧遥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郑香盈,心中百感交集,这外甥女儿命怎么就这样苦,自幼失了祜持,还被郑氏族谱除名,这可真是接二连三的打击。只不过看来这外甥女儿是个坚强的,瞧着她满脸笑容,恐怕并没有被这些打击击倒,真是个不错的孩子。

    李氏站在林牧遥身边,脸上虽然堆着笑,眼睛觑着门口停着的那辆马车,心中却是愤愤不平,自己老爷可真是替旁人设想周到,没见这外甥女儿是乘着这样豪奢的马车过来的?想必那林氏在生前定然是个挥金如土的主儿,马车都用织锦做帘幕,真真让人眼热!

    只是那林氏如此大手大脚,也不知道给女儿留了多少银子,当年她出阁的时候婆婆打发了五万两银子压箱银子,自家老爷暗地里头塞了一万两,不知二弟也给了没有,后来老爷又给了她一万两,怎么着也有七万两银子旁身,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又是这么手脚散漫的,这七万两银子还剩多少便不知道了。

    郑香盈上前见过舅舅舅母,又由林牧遥引着见了他们身后的两位表哥与一位表姐,四个人年龄相差并不大,不多时便笑嘻嘻的说得开心,林衡君挽了郑香盈的胳膊便往内院走:「我带你去瞧瞧你的院子,收拾出来有一段时间了,就不见你来。」

    林牧遥瞧着儿女拥簇着郑香盈往内院走,摸着胡须笑眯眯道:「这下好了,香盈总算能过上舒坦日子了。」李氏在旁边也强作欢颜道:「可不是这样呢。」一边说着话儿,两人也快步跟了上去一道进了内院,林牧遥与李氏先去主院歇息,交代林衡君他们带着郑香盈去宅子里边到处转转。

    林衡君带着郑香盈来到一处偏僻的院子,吩咐婆子上去开门,指了指里边道:「香盈,你可莫要见怪,我父亲这个知州虽说是个五品官,可却只是清水衙门,没有什么进账,所以我们也只能住这样的小院子了。这肯定与你在荥阳的宅子不能比,你且莫要嫌弃。」

    郑香盈听着林衡君说话爽利,还是多年以前那个快嘴表姐,瞅着她只是笑:「这样的院子还说小,那我也不知道要什么样的院子才叫大了。」

    眼前的这院子确实不算大,只得两进屋子一个前院一个后院,但也不算小了,以林牧遥这五品知州的财力,能置办下这样一座宅子,也算难能可贵。林衡君引着郑香盈进去转了转,就见里边东西一应俱全,收拾得很是妥当,茜纱窗显见得都是新换上的,郑香盈连声感叹道:「只是累了舅母。」

    说了几句话,转头看了看站在身后的两位表兄,郑香盈浅浅一笑:「表哥,你们最近都在忙什么?改日得了闲,你们带我去鹤壁周围的山上转转,我去瞧瞧有什么好的花草可以挖回来。」

    「你一点都变化,还是只喜欢花花草草。」林衡珂看着郑香盈,忽然有几分羞涩起来。她长高了,也长大了,一双眸子清澄如水,吸引着他往那波光粼粼处徘徊。几年前他带着她去山上寻找花苗,那时候他牵着她的手在林间穿梭而过,过了几年以后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只觉得一颗心扑扑的跳得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