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为何忽然会有这种局促不安的感觉?林衡珂深深的望着郑香盈,她好像没有变化什么,可好像又变成了一个全然陌生的人,不管她变成了什么样子,他却只觉得欢喜,有她站在身边,仿佛空气里边有着一种幽幽的香气,慢慢的沁入他的心脾。

    「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爱养花种草。」郑香盈嘻嘻一笑:「两位表哥有空便陪我去,没空便算了,我可不敢打扰你们,有表姐陪我就行了。」

    「即算是没空,我也要找时间来陪你。」那笑容灿灿让林衡珂忽然失了神,站在那里忽然的呆了呆,眼前只有那个明媚的笑容。林衡君在旁边见了掩嘴一笑,悄悄拉了拉林衡珂的衣袖,这才让他缓过神来:「大哥,你与二哥回屋子去罢,你们还得去念书呢,这里有我陪着香盈就行了。」

    「真是不好意思,让两位表兄陪香盈走了这么久,你们自去忙罢。」郑香盈觉得大表哥的眼睛似乎一直盯着自己不放,让她有几分不舒服,朝两位表兄行了一礼,带着小翠与鲁妈妈方妈妈便往院子里边走了去。林衡君朝自己的大哥扮了个鬼脸,也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前,只余下林衡珂与林衡清站在院子门口。

    「大哥,咱们回书房去罢,晚上父亲回来还要考咱们功课呢。」林衡清瞧着林衡珂一副丢了三魂六魄的模样,心中暗道,这位荥阳来的表妹生得委实好,看来大哥是动心了。

    林衡珂蓦然惊醒一般,脸上红了红,恋恋不舍的望了望郑香盈的背影,这才拖着一双腿跟林衡清往书房那边走了过去,一路上瞧着什么都不觉有意思,眼前只有郑香盈的一双大眼睛在闪动。懵懵懂懂的往前走着,听身边的贴身丫鬟提醒:「大少爷,小心!」还没来得急反应过来,他已经撞到了拐角处的一根廊柱上边,眼前一阵金星乱冒,鼻子里也汩汩的涌出了两道红色的细线。

    旁边跟着的贴身丫鬟脸上变了颜色,充实前来用帕子捂住了林衡珂的鼻子,眼泪珠子滚滚的落在了他的衣襟上,溅在那点点血迹上边,红色很快晕染成了淡红,粉粉的沾在青色的衣衫上边,就如开在青草上的花朵。

    「大少爷,你怎么忽然就这样魂不守舍起来。」那丫鬟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一只手攀着林衡珂的胳膊,一只手颤抖着捏了帕子在给他止血:「原来可不好好的?」

    林衡清在旁边见着丫鬟手中的帕子迅速变红,朝自己身边的丫鬟呶呶嘴:「还楞着坐什么?赶紧将帕子拿出来去给大少爷止血!」

    那丫鬟应了一声,慌慌张张从袖袋里摸出自己的帕子,也围拢过去,抄手游廊里很快便围了一群人,大家都在手忙脚乱的给林衡珂料理他的鼻子。这边闹得正慌,那边匆匆走过一个婆子,探头看了一眼,「哟」了一声:「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大少爷怎么了?」

    站在林衡珂身边的丫鬟带着哭腔儿说道:「大少爷撞到廊柱上边,鼻子流了不少血呢。」

    那婆子听了也有几分紧张:「快些去取些香灰来,这手帕子如何能止得住!」

    那贴身丫鬟听了赶紧飞奔着去书房的香炉里取香灰,众人七手八脚的将林衡珂扶着坐在抄手游廊的栏杆上边,仰着头望着天上,等着那丫鬟取来一捧香灰洒在他的鼻子上边,林衡珂那张眉清目秀的脸瞬间便变成了灰扑扑的一片,只有两只眼睛还在滴溜溜的转。

    那婆子见着止住了血,摇头叹气道:「大少爷,以后走路仔细些!」一边拿着自己的衣袖擦了擦林衡珂的脸:「夫人若是晓得了这事,还不知道该多么心疼呢!」

    李氏很快便得了这个信儿,被那婆子一夸张,说大少爷撞得头破血流,心里直发慌,赶紧扶了丫鬟的手来书房这边看林衡珂,见着他伤势并不重,只是略微有些鼻青脸肿,血已经止住了,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珂儿,你这是怎么了?」李氏瞧着林衡珂微微肿起的脸,心中实在难受:「大白天的怎么会撞到那廊柱上边去?」

    站在林衡珂身边的那丫鬟有几分着急,嘴唇翕动似乎想要说话,可林衡珂却抢在她前边开口:「母亲,儿子不过是一时走神,脑子里想着父亲大人交代的策论与时疏该如何下笔才好,没有瞧见那根廊柱才会撞上的,儿子以后走路会仔细些。」

    李氏狐疑的望了林衡珂一眼,又望了望他身边站着的那个丫鬟,「哼」了一声站起身来:「珂儿,虽然你用心准备科考,但也还是要注意身子。」转脸瞪了一眼那个贴身丫鬟,李氏严厉的说道:「青桃,你是怎么伺候大少爷的?没见他衣裳弄脏了?还不快去给他取一件衣裳过来换了?」

    青桃走上前来应了一声,一双眼睛似乎能滴出水来一般,慌慌张张的行了一礼便飞着一双腿儿跑了出去,窈窕的身子带起了一阵微微的风,夹杂着淡淡的胭脂香味。李氏看了林衡珂一眼,又勉励了几句,这才带着丫鬟婆子走了出去。

    书院的月亮门那里站着一个娇小的身影,李氏走了过去,脸上带了一丝笑容:「青桃,你还算机灵,知道我是要盘问你。」

    青桃低着头绞着手指,眼泪珠子吧嗒吧嗒的掉在了手背上,李氏瞧着她那模样不由一愣:「你这是怎么了?究竟出了什么事儿?你快给我说说!」青桃是她十分中意的一个丫鬟,自小便服侍林衡珂,十分尽心,李氏还打算等林衡珂满十七岁的时候指了青桃给他做屋里人,让她更贴心贴意的照顾林衡珂。现儿见了青桃这模样,李氏心中实在纳闷,今日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了,青桃又怎么会如此着急?

    「夫人,我瞧着大少爷恐怕以后都会这样失魂落魄了呢。」青桃咬着牙恨恨的回话,眼前闪过了一张明丽的脸孔,她恨那个才来便将大少爷迷得七荤八素的表小姐,大少爷遇着了她可真是命里的劫难,她还从未见过大少爷有这般失魂落魄的时候呢。

    「这又是为何?」李氏见青桃话里有话,不由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有什么话便直说,别遮遮掩掩的。」

    青桃伸手胡乱的抹了一把眼睛,哽咽着回话道:「还不是那新来的表小姐给害的!」

    「新来的表小姐?」李氏瞧着青桃那妒恨的模样,心中猛的明白了原委,颤着声音问道:「你的意思是,珂儿看上了她?」

    「可不是这样?」青桃恨恨的扭着衣襟,眼中似乎能喷出火来:「在大少爷将表小姐送到春兰院,表小姐站在门口与他说笑了几句。表小姐望着大少爷只是笑,扭着身子尖着嗓子只将大少爷的魂儿都勾了去。我在旁边见着大少爷的眼珠子便一眨也不眨的盯着表小姐,从春兰院出来以后便连路都看不清了,走得一脚深一脚浅的……」

    「还有这样的事儿?」李氏听了脸上颜色大变,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这可真是前世的冤孽,见那郑香盈身世可怜将她接来家里住着,没想到她却打得一手好盘算,还想赖着不走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