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先去接件衣裳给珂儿去换了,别让他起疑心,以后有什么事儿你都快些来报与我得知。」李氏瞧着青桃一脸悲愤的模样,又在后边加了一句:「过几日我便去与珂儿说,让他给你开了脸,你便给他做屋里人罢。」

    「谢谢夫人恩典!」青桃听了这话大喜过望,趴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从地上爬起来飞快的跑开,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夫人,咱们回去罢。」站在李氏身边的丫鬟婆子见她脸色铁青的站在月亮门边,好半日不挪动一下身子,有些忐忑,她的贴身妈妈瞧了瞧天上,好大一个日头,夫人怎么能老是站在这里呢?

    「哼,她的算盘可真是打得精刮响,这还才来呢,连地都没站热,就想着打主意了。」李氏好半日才吐了一句话出来,声音里也带了一丝厌弃:「瞧着她那副眉眼便是个不安分的主儿,那眼睛里边就如有一潭春水般不住的晃!」

    丫鬟婆子束手站在李氏身边,谁也不敢吭声,想着表小姐那俊俏模样,心中也是觉得惋惜不已,这样一幅好相貌,偏偏是个命苦的,父母双亡,现儿来了舅舅家,立足未稳便被舅母嫌弃。

    「走罢,我得好好想个法子才行。」李氏扶了扶额头,心中一阵烦躁,那郑香盈想攀上自己的儿子?做梦去罢。可若是儿子提出来想要娶郑香盈,指不定老爷会立刻答应,他不是一心想照顾这个外甥女儿?给自己做了媳妇自然是最最好的。

    回到自己院子里边,李氏存了心事,不住的喊起头疼来,请了大夫过来看只说是郁积于心,需要静养。林衡君听着母亲生病,赶紧喊了郑香盈一道过来看她,见李氏中午还是好端端的模样,忽然间便神思倦怠,不由得也慌了神儿,攀着李氏的手一张脸都皱在了一处。

    郑香盈在旁边站着,心里边暗暗奇怪李氏这病实在蹊跷。她低头瞧着李氏与林衡君说话,发现她根本没有朝自己这边望一眼,仿佛当自己不存在一般,不由得有几分纳闷,舅母似乎有些不喜欢自己,可中午不还是好好的吗?

    这中间必然发生了什么事情,郑香盈抬头望了望周围,就见几个丫鬟婆子垂手而立,一个个面无表情,心中更觉奇怪,自己初来乍到,这些下人们怎么着也该给自己一个笑影儿,

    可她们却似乎极力在回避自己的目光。

    见李氏不愿搭理自己,郑香盈也不想久留,客客气气与李氏说了几句话儿便告辞出了房间。带着小翠走在这宅子的小径上,郑香盈只觉心情有点沉,今日下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李氏忽然间便换了一副面目?

    林家的宅子不大,小径也不宽,仅能容下三四人并肩行走,郑香盈带着小翠走在路上,当对面来了两个人的时候,她们只能避到道路一旁,等着那人过去。

    「香盈!」一声惊喜的呼喊传了过来,郑香盈望着迎面快步走来的林衡珂,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位表兄的眼神实在太让她觉得尴尬,今日见到他开始,她便觉得他望着自己的眼神不对头,有些热烈得过分。

    杨之恒望着自己的眼神也是这般专注而热烈,但郑香盈一点也不反感,可这位大表兄一往自己身上瞧,郑香盈便觉得全身凉飕飕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般。现儿听着他这般惊喜的喊着自己的名字,郑香盈更加不自在,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她淡淡一笑:「大表哥,你去哪里?」

    「我听说母亲身子有恙,过去侍疾。」林衡珂一双眼睛盯住郑香盈,心中激动得砰砰直跳,站在树下的少女就如那枝头的鲜花一般动人,让他不由自主想要接近。

    「我刚刚从舅母那边过来,大表哥快些瞧瞧去,舅母憔悴了不少。」郑香盈暗自松了一口气,林衡珂是去侍疾的,那自然不能拖时间,自己可以脱身了。

    「母亲病得这么厉害?」林衡珂听着唬了一跳,恋恋不舍的看了郑香盈一眼,带着青桃慢慢的往前边走了去。小翠从郑香盈身边探出了头望了望:「姑娘,表少爷似乎心悦于你,一双眼睛只往你身上瞧。」

    郑香盈没有啃声,带着小翠往香兰院里走了去,看来自己惹上了麻烦,指不定舅母李氏的病便是落在这事情上边。尽管不知道今日下午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郑香盈可以确定,这件事情绝对与自己有关。

    「姑娘,咱们住个几日便会荥阳去罢。」小翠见郑香盈一副皱眉沉思的模样,心中也替远在西北边塞的杨之恒担心,虽说自家姑娘与那杨公子情投意合,可架不住两人不在一处。若是姑娘的舅舅舅母要亲上加亲,把她收了做媳妇儿,也未免没有可能。

    这位表少爷瞧着文质彬彬,又是一副很喜欢自己姑娘的模样,多说几句甜言蜜语,又同住在一幢宅子里头,朝夕相处,指不定姑娘也会动心呢。小翠越看郑香盈越是担心,怏怏的趴在桌子上,两条眉毛成了倒八字。

    「小翠,你这么着急催着姑娘回去,是在想阿松了罢?」方妈妈坐在桌子边上嘿嘿直乐。那阿松竞聘做了寿伯的副手,负责归真园的安全,这几个月以来与小翠接触颇多,开始小翠还有几分不自在,后来慢慢的也就与他开始有说有笑了。

    「妈妈,才不是这样呢!」小翠双手捧了脸,嘟着嘴嘀嘀咕咕:「我在替杨公子担心呢,表少爷看咱们姑娘的眼神可真是不同一般,咱们在这鹤壁若是住得久了,万一姑娘变了心……」

    「呸呸呸,你在说什么话儿呢!」方妈妈啐了她一口:「咱们姑娘与小杨公子那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表少爷算什么?哪个旮旯里头出来的,也能与小杨公子比?还说万一姑娘变了心,也不怕姑娘打你!」

    郑香盈听着两人在自己耳边唠唠叨叨,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小翠,你觉得你们家姑娘我就是这样肤浅的人不成?不该担心的事情担心一箩筐,还是担心你自己的事儿罢,若是再要胡说八道,我回荥阳便将你嫁给阿松,不要你再贴身服侍我了,省得你总在我耳朵边上唠叨,也让我过些清净日子。」

    小翠听着这话鼓了鼓嘴巴,还刚刚想开口说话,鲁妈妈便从外头匆匆的走了进来,咧着嘴儿只是笑:「姑娘,给你说个笑话儿听,方才咱们院子里洒扫的丫头听旁人说今日大表少爷走路撞到了廊柱,被撞得流了不少血,鼻青脸肿的。」鲁妈妈将手在衣裳上擦了两下,一边摇头道:「大表少爷怎么会连路都不会走了?」

    「竟有这样的事儿?」郑香盈猛的坐直了身子,这事儿一点都不好笑,林衡珂走路撞到了廊柱,李氏的忽然生病,这两件事情看起来没有什么牵连,但她只觉里边必有蹊跷。原本还是想来外边走亲访友散散心,没想到忽然遇着了这样的事,郑香盈好一阵头疼,该想个什么法子向舅舅舅母辞行才是,免得舅母以为自己在惦记着她儿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