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以己度人,郑香盈并不生气,若她是舅母李氏,自然也不会想要自己做她的儿媳妇,父母双亡又无助力,怎么着也不是一门好亲事。郑香盈苦笑着敲了敲桌子,看来自己要尽量回避林衡珂,免得舅母以为自己在打主意。

    林牧遥从知州衙门回来,听说夫人生病了,也吃了一惊,走到李氏屋子里边一瞧,就见她脸色有几分发黄,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你这是怎么了?」林牧遥背着手站在床头,心中纳闷:「你中午不还好好的?」

    「天气太热了,有些郁积,吃几日药便好了。」李氏抬眼望了望林牧遥,满肚子苦水没处倒,若是现儿告诉了林牧遥儿子的心事,总怕他倒是会喜出望外,想了想也只能咬牙将这事情吞回肚子里去,一边打着主意,该怎么样才能让儿子死了这条心。

    让儿子死心,那肯定只能将郑香盈那门心思给掐断了。李氏脑子里边转得飞快,郑香盈现在大抵是想寻一门好亲事,以后也有个指望,那自己便尽力去给她寻一门合意的亲事,免得她再来打自己儿子的主意。

    这郑香盈父母双亡没有依靠,也是个可怜的,自己虽不喜她做媳妇,可若是许给鹤壁那些有点身份的,人家不知她已经从郑氏出族,听着沾了个荥阳郑氏的边儿,想必也是愿意的。想到这里,李氏忽然觉得神清气爽,坐直了身子道:「给我换衣裳,晚饭我要出去与大家一块儿用。」

    林牧遥见李氏挣扎着坐起来,赶紧上前一步按住了她:「你身子吃得消否?若是实在头疼便在内室歇息着罢。」

    「这怎么行?外甥女儿在我们府里头第一回用饭,怎么着也该要陪着才是。」李氏望着林牧遥微微的笑:「总不能让人说我这个做舅母的不热络。」

    林牧遥听了连连点头:「可不就是这个理儿?我知你素来贤惠,只是这回要辛苦了你。」

    李氏由丫鬟们搀扶了起来,挣扎着喘了几口气,这情景落在林牧遥眼中,心中更是感动,只觉得自己夫人真是知书达理,怎么样也要周全了自己的面子。

    饭厅里灯火通明,四角都立着高大的灯架,上边明晃晃的燃着手臂粗细的明烛,烛光投洒在桌子上,一片暖暖的黄色,显得很是温馨。郑香盈与表兄表姐坐在桌子旁边,一边说着话一边等着林牧遥与李氏过来。

    「也不知道母亲能不能起床用饭。」林衡君有些担忧,眉尖都蹙到了一处:「我看她今日这病来势汹汹,瞧着怪吓人。」

    郑香盈坐在一旁默默不语,李氏这分明就是心病,只有她走了才会好。她朝林衡君笑了笑,安慰着说道:「这天气热了,心中自然有些不爽利,随便因着什么便将那病带出来了。其实这样还好,那病最忌的是藏得久,发出来反而好些呢。」

    听着她这般说,林衡珂也是连连点头:「表妹说的有道理。」此时在他心里,郑香盈说的话句句在理。

    正在说着话,就听外边有杂沓的脚步声,郑香盈抬头一看,林牧遥与李氏已经走进了饭厅。刚刚坐定身子,李氏便朝郑香盈笑得亲切:「香盈,开始下午那几个时辰舅母实在身子不爽利,也没来得及与你多说话,你可别往心里头去。」

    郑香盈见李氏忽然间便言笑晏晏,十分和气,不由微微一愣,赶紧道:「舅母太客气了,香盈过来鹤壁已经是给舅舅舅母添了麻烦,舅母身子不好还要挂记着香盈,真是让香盈汗颜不已。」

    林牧遥望着儿女绕膝,侄女与夫人又融融泄泄一团和气,心中十分满意,摸着胡须点头微笑,屋子里边一派欢快和谐的气氛。李氏对郑香盈照顾得很是周到,不时让自己的丫鬟给她布菜:「香盈,你多吃些,瞧你身子瘦成这样,舅母瞧着都心疼。」

    忽然间李氏变化这么大,让郑香盈有一瞬间的迷惑,或许自己原来是想得多了些?李氏那时候真是头昏脑涨不想说话而已?她笑微微的接过菜:「舅母自己也多吃些,要多多爱护自己的身子,林家全靠着舅母在打理内务,可别太累着。」

    「哎哟哟,香盈这小嘴真会说话,舅母听了心中实在舒坦。」李氏也是双眼带笑的望着她,嘴里的话很是动听,眼睛却微微斜过去瞟了一眼儿子林衡珂,见他正呆头呆脑的望着郑香盈只是笑,捧了饭碗在手中,心不在焉的扒拉着几颗饭粒儿,心中十分有火气,却没办法说出口,绞在心中,隐隐的痛。

    吃过晚饭林衡君提议带郑香盈去逛鹤壁的夜市:「有时候也会有花草卖,那些住在乡野的农人,将一些花卉草药还有树根什么的都挖了出来卖钱呢。」林衡珂在旁边听了也连声附和:「夜市上边还有一些不错的刺绣,香盈可以去瞧瞧。」

    林牧遥听儿子女儿都想带郑香盈出去,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那你们便带了香盈去逛逛,记得多带几个下人,免得东西买多了没人帮你们拿。」

    林衡君欢快的叫了一声,拉了郑香盈便往外边走,林衡珂也站起身来紧紧跟了上去,只有那林衡清慢吞吞道:「父亲,今日你交代的策论清儿还没有写完,我便不跟着出去了,回房间将策论写完再说。」

    林牧遥点了点头:「你去罢。」

    今日的月亮很好,又圆又白的挂在天上,一地月华如水,就如轻纱般笼着林家的小院。林衡清匆匆的走在小径上,心里有一种淡淡的愁绪,他也不知道这愁绪是从哪里来的,他只知道自己现在有些难受。

    他没有什么能和大哥去争,大哥是从母亲肚子里爬出来的,而自己却只是姨娘生的。自己的姨娘原是母亲李氏的丫鬟,因着李氏有了身子,才将她指了去服侍父亲,也才有了现在的他。

    虽然父亲对他与大哥似乎并没有太大区别,但是林衡清心中却明白得很,他与林衡珂,永远不是一条线上站着的人,他们的出身便注定了他们两人以后的运途。他根本不可能去与大哥争,只要是大哥喜欢的东西,他都只能静静的站在一旁让林衡珂先拿,剩下的那份才是给他的。

    可是现在他却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他想要与林衡珂较量一番——他的眼前浮过一张素白的小脸,眼睛就如清泉般闪着动人的光彩,嘴角边上挂着甜美的微笑。他十六岁的人生里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他想要与大哥去争个高下,凭什么只能是大哥喜欢就能得到,自己却只能在旁边默默的瞧着?

    走到了一处院落,林衡清将脸贴在门上往里边瞧了瞧,见前边那进屋子亮着灯,忍不住轻轻拍了拍院子门:「姨娘,姨娘。」

    在走廊下站着说闲话的丫头听到林衡清叫门的声音,赶着步子过来将他迎了进去:「姨娘刚刚吃过饭,正在给二少爷做衣裳呢。」

    林衡清听了心中一阵温暖,快步走进屋子,尤姨娘正坐在桌子旁边,手中拿着针线低头在给一件青色的衣裳上边绣着衣领,听着脚步声,她抬起头来,瞧见林衡清笑着站在自己面前,赶紧站起身来:「二少爷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