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姨娘,你坐。」林衡清按着尤姨娘的肩膀让她坐了下来,仔细的打量着她的眼角眉梢,姨娘这两年仿佛老了不少,比母亲李氏瞧着要大了许多似的。可能也是因着她自小便做惯粗活,所以瞧着自然要容易老些。

    「二少爷,今晚怎么想着要过来了?」尤姨娘望着儿子眼中全是笑意,她算是肚子争气的,一举得男,从通房丫鬟升成了姨娘,儿子又长进,十分聪明好学,听府里的下人们都说老爷很看重二少爷呢。

    「姨娘,我就想来看看你。」林衡清望着尤姨娘,只觉有满腹心事,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姨娘……」他鼓起勇气道:「今日荥阳的表妹过来了。」

    「嗯,那又如何?」尤姨娘瞧着自己儿子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脸上有一种兴奋的神色,又有一种焦虑的情绪。

    「她生得很美,说话的声音也好听,大哥好像很喜欢她。」说道最后一句,林衡清心中有些苦涩,大哥喜欢她,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没了机会?他的手紧紧的握成了一个拳头,一种慌张而空落的感觉占据了他的心思。

    毕竟是过来人,尤姨娘瞧着林衡清这模样,心中顿悟,笑微微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二少爷,你是不是也喜欢那表小姐/」

    「是。」林衡清大着胆子说了一句,这话才说出口,便觉全身都舒坦,神清气爽,可忽然间一种苦涩又慢慢渗透了他的全身:「姨娘,大哥见了她以后便跟丢了魂儿一样,走路都撞上廊柱了。我知道大哥看上的东西我都没办法能拿到手,可是……」他将头埋在手心里,低沉的说了一句:「可是我真舍不得放手。」

    尤姨娘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茫然的望着那盏暖黄的灯光,儿子的话听在耳里,急在心里,她知道自己身份低微,带累了林衡清,她的儿子即便再是俊才,可也总比不得那大少爷林衡珂,他永远要被踩在他的下边,什么好东西都只能让他先拿。

    「这男女之事讲求你情我愿。」尤姨娘慢慢的开口了,她只能想着法子安慰林衡清,不管是虚是实,只要儿子不难过她才能放心:「虽说大少爷喜欢表小姐,可表小姐会不会喜欢大少爷呢?」

    「姨娘,你的意思是,表妹不一定会喜欢大哥?」林衡清抬起头来惊喜的望了尤姨娘一眼:「真是这样?」

    「二少爷,你生得比大少爷俊,文采又好,虽说现儿你在林府不及大少爷地位高,可今年秋闱下场科考,还不知道谁才是那人中龙凤呢。只要你多接近表小姐,让她知道你的好处与心意,她自然会喜欢上你。」尤姨娘笑眯眯的瞧着自己的儿子,心中只觉骄傲不已,二少爷条件这么好,那表小姐不可能看不上他。

    「姨娘,你说得对。」林衡清脸上一片潮红,一颗心扑扑的跳得厉害:「今晚他们说去逛夜市,我没有跟着去,现儿想着真是遗憾,本该陪着表妹一道去的,也不知道大哥这会子在她耳边说了多少甜言蜜语了。」

    尤姨娘叹了一口气,将林衡清拉到身边些,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说道:「其实最要紧的不是甜言蜜语,你若要能有些旁的举动,保准表小姐会动心。」

    「旁的举动?」林衡清抬起头来,愣愣的望着尤姨娘的脸:「那我该怎么做?」

    「你不是文采好?写诗约她出来,到园子里边幽会,若是她喜欢和你在一处,那就继续约她,若是她不喜欢,那你也可以安排一个下人,假装撞破了你们在一处,然后将这事儿传出去,这么一来,她即便不想嫁你也只能嫁了。」

    「姨娘,这样不好罢?这可关乎她的名节。」林衡清犹豫了一回,摇了摇头:「到时候表妹肯定会恨我。」

    「这女人的名节最是要紧,既然她的名节被毁,她不嫁你还能嫁谁?再说这事儿若是传出去,大少爷也不会想娶她了,她没地方好去,还不是只能乖乖的跟了你?」尤姨娘的一双眼睛里有着冷冷的光,自己的儿子还是太单纯了些,想要得到什么,怎么能顾忌太多?这顾忌多了,定然一事无成。

    表小姐乃是出身荥阳郑氏,若能嫁给二少爷,这也是好助力呢。尤姨娘望着一脸沉思的林衡清,笑得眉毛眼睛皱到了一处,似乎就见着儿子与表小姐在拜堂成亲一般。

    郑香盈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她揉了揉脑袋看了看屋子里边的小榻,小翠没有睡在上头,想必是已经起床了,她支起头朝外边喊了一声:「小翠,给我送水进来。」

    门「吱呀」一声开了,小翠笑嘻嘻的端了一盆水走了进来:「姑娘,早就候着了呢。」

    一边给郑香盈梳洗,一边将方才听来的闲话儿说了给郑香盈听:「春兰院洒扫的小丫头子说夫人是个不错的主母,事事都办得如意,对下人也不算苛待,但也不是很宽容。大表少爷为人忠厚,二表少爷似乎更加聪明些,表小姐却是个顶顶好的,只说她为人随和,有孝心而且十分大度。」

    郑香盈听了也不说话,昨日短暂的接触,三位表兄表姐都还算不错,舅舅也很热络,只有舅母让她有几分猜不透。一日之内舅母的脸色便换了几回,也不知道哪一张脸才是真的,只不过无论怎么说,小住几日便回荥阳去,毕竟不好总是叨扰人家。

    小翠替郑香盈绾了个简单的发髻,插了两支簪子,才打扮好,就听着外边有笑嘻嘻的声音:「我来瞧瞧某人起身了没有。」

    郑香盈抬头一看就见林衡君大步走了进来,穿了一身浅绿色的衣裳,瞧着甚是凉爽。「我们去母亲主院那边陪她说话去,方才我给她去请安,瞧着她精神好了不少,还叫我喊你过去陪她说话呢。」

    见林衡君笑生双颊,一副快活模样,郑香盈也受了感染,笑着站起来道:「你先坐坐,等我先用过早饭。」外边方妈妈将早饭送了过来,林衡君瞧着那小菜做得精致,嚷着要再吃些,郑香盈吩咐添了副碗筷,两人一道用了早饭便带着丫鬟婆子往主院那里去了。

    才到内院大堂门口,就听着里边有说话的声音,林衡君侧耳听了听,挑了挑眉毛道:「怎么吻同知夫人这么早就过来了?」一边说着一边拉了郑香盈的手便往里头走了去:「母亲,我将香盈带过来了。」

    李氏笑眯眯的朝郑香盈招了招手:「香盈,快些过来,昨晚睡得可还好?是否习惯?舅母家中比不得荥阳郑氏阔绰,没有那云丝床褥做铺盖,还生怕你会睡不安稳。」

    郑香盈走上前去行了一礼:「舅母过谦了,香盈睡得很好,一觉醒来外边早就大亮了。」

    李氏身边是一张茶几,茶几那边有一张椅子,上头坐着一个细眉细眼的妇人,正在不住的打量着郑香盈,李氏觉察到了她的视线,朝她微微一笑;「这是我们家老爷的外甥女儿,母亲嫁的是是荥阳郑氏,昨日才过来鹤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