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原来是荥阳郑氏的小姐,我还在想咱们鹤壁怎么出了这么水灵的人儿!」温同知望着郑香盈笑了个不歇:「这可真是巧让我撞上了,怎么着也该给个见面礼儿才是。」说话间已经将自己手腕上一只翡翠镯子抹了下来:「郑小姐,你可别要嫌弃,我夫君与你舅父乃是同僚,我与你舅母又是最最要好的,今日见了她的外甥女儿,就如同见着自己的外甥女儿一般,这见面礼你可不能不收下。」

    郑香盈略略犹豫了下,这温同知夫人也委实太热情了,难道她是想要巴结上舅舅这才急着送见面礼给自己?她望了望那只手镯儿,瞧着那水头足,通明透亮油光光的在那里,映着天窗上投射下来的日头影儿,折射着淡淡的光泽。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手镯子,郑香盈心中暗道,无论如何也不能刚见面便接人家这般贵重的礼物。

    「温夫人实在是太客气了。」郑香盈微微弯了弯身子:「只是这礼物也太贵重了些,香盈受之不恭,还请温夫人收回去罢。」

    温同知夫人楞在了那里,脸上有几分尴尬,李氏瞧了郑香盈一眼,脸上摆出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来:「香盈,温夫人乃是一片好意,你便收下罢。」

    听了李氏的话,温夫人也连连点头:「这镯子不算贵重,只是戴着玩的小玩意罢了,郑小姐不必客气,还是收下罢。」

    郑香盈瞧着李氏开口让她收下,一时间也有些为难,这时林衡君从旁边走上前去,将温夫人手中的镯子接了过来,笑嘻嘻的套在了郑香盈的手腕上头:「香盈妹妹,你便别再推托了,倒显得温夫人没了面子!」

    李氏见那镯子已经套到郑香盈手腕上,这才微微松了口气,笑着朝林衡君与郑香盈道:「本来还想让你们两人陪我说话,这时候温夫人过来,我便不用你们陪了。」

    林衡君扭了扭身子,嘟着嘴很不乐意:「母亲,你这可是叫做过河拆桥呢。」

    「你想陪我说话便坐下来罢,只怕我与温夫人说的话,你们听几句便厌烦了。」李氏朝着两人笑得依旧和气:「君儿,你自己拿主意罢。」

    「才不要听你们说那些东家长西家短的事儿。」林衡君拉了郑香盈一阵风儿似的跑了出去,李氏与温夫人瞧了两人的背影只是笑得合不拢嘴:「你也瞧见人了,觉得怎么样?」李氏觑了一眼温同知夫人,脸上露出一种得意的神情来。

    「你瞧我不是连手镯儿都取了给她?还用问我的意见?」温夫人望着不断晃动的门帘,连连点头:「不愧是荥阳郑氏的小姐,气度从容,可不是一般人家能比得上的。」

    「我这外甥女儿什么都好,只是身世不济。」李氏徐徐开口:「你我也算至交,我也不想隐瞒你,早两年她的父母便过世了。」

    「父母都过世了?」温夫人沉吟了一下,眼睛望着自己身上那湖绸衣裳,好半日没有开口说话,似乎在考量着什么,李氏瞧着心里头有几分忐忑,脸上装出了僵硬的笑容:「我也是提前告知你,免得你到时候埋怨我。」

    「我知道你是个爽利人。」温夫人忽然笑了起来:「我不是个计较的,她父母双亡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左右还有个郑氏在她身后支撑着呢,况且无父无母,嫁了过来定然会全心全意帮衬着夫家,娘家那边便要管得少了。」

    李氏听了这话暗自松了一口气,笑着点了点头:「可不是呢,我这外甥女儿怪可怜的,生得一副好相貌,性格又好,为人能干,只是没有人能替她操持终身大事,我这做舅母的不操心,还有谁会为她着想?」

    温夫人点头赞道:「你素来便是个热心肠。」

    李氏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微微笑道:「你还不是一样?天底下能寻出几个像你这样好心的人来?我这外甥女儿是有福气了,能遇着你这样的好婆婆,她便是做梦也会笑。」

    两人互相吹捧了一番,那肉麻的话儿让站在身后的丫鬟婆子听了心里直泛酸,而且也都为郑香盈暗自叹气。温同知家中十分有钱,祖上留下良田万顷,铺面数百间,就连温同知头上的乌纱帽还是走了捐官的路子才得的。温大少爷别的地方不像温同知,可那头脑愚笨却像了个十成十,比温同知有过而无不及,人人皆说果然是父子,表小姐这般聪明伶俐,嫁了过去那便是巧妇伴拙夫了。可想着表小姐的身世,众人心里皆又觉得这也该算是一桩好姻缘了,毕竟无父无母的,任凭是谁也不大乐意娶她。

    郑香盈从主院出来总觉得心中有些不舒坦,举起手腕看了看那只翡翠镯子,只觉得十分惶惑:「表姐,这温夫人家中难道很有钱不成?若是见一个便要给见面礼儿,那她得准备多少只这样的翡翠镯子?」

    林衡君偏头望了望,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温同知别的都缺,只是不差钱。这翡翠镯子虽说成色好,可对于他们家来说,不过九牛一毛罢了。」

    虽然林衡君说得轻巧,可郑香盈却只觉得心中不自在,整整一日都瞧着那只手镯儿有些不安。回想着温夫人瞧自己的眼神,似乎很有深意,莫非……她全身打了个寒颤,难道她看中了自己,想聘了去给她做媳妇?

    心中存着事儿,怎么样也没法平静,郑香盈吸了一口气,走到前院去看昨晚夜市上买回来的几盆花,看看将心思专注到花花草草上边能不能让她不再去想这烦人的事情。正蹲在那里摆弄着花草,忽然外边跑来了一个小丫头子,探头看了前院一眼,见郑香盈正蹲在墙角那边,快步奔了过来行了一礼:「表小姐。」

    郑香盈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见她一双手不住的在绞动,似乎有些不安,朝她笑了笑:「你是哪个院子的丫头?怎么昨日我没见着你?」

    那小丫头子眼睛亮闪闪的瞧着郑香盈,抿嘴笑了笑:「我是受人之托给表小姐送东西来的。」说罢将那一双手松开,一张浅绿色的松花笺便出现在她的掌心:「有人叫我将这个东西送给表小姐。」

    郑香盈望了望那张松花笺,也不伸手去拿,只是淡淡说了一句:「谁叫你送过来的?」

    见郑香盈收了笑容,脸上变得严肃,那小丫头子慌了神,将手中的松花笺扔到了地上,慢慢的往院子门口挪,口里只是说:「我已经将信送到了,表小姐看不看,便不管我的事儿了。」

    说完这句话,那小丫头子转过身,飞了一双脚儿跑出了门外,只留了郑香盈与小翠面面相觑。小翠走到那张松花笺前边,弯腰将它捡了起来,朝郑香盈晃了晃:「姑娘,你要不要看看?」

    「你看一下便罢了,我都懒得看这些东西。」郑香盈摆了摆手,低头继续观察着买回来的花草,这松花笺上边写的东西可与她没有半分关系,她不想知道,也懒得去管。

    「姑娘!」小翠才往那松花笺上溜了一眼,顷刻间满脸绯红:「这该是大表少爷写给你的,约你今晚去院子东边的花圃相会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