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少女柔软的身子在他的怀里,林衡清只觉得自己全身有如着火了一般,他轻轻低头,颤抖着手摸过她的脸庞,那细致的肌肤在他手指底下,有些微微的发烫,他能想到她害羞的模样,此时脸颊上定然是飞起了两块红云。

    两人就这样默默无语的相拥在那里,互相感觉着彼此传来的那份火热,夏虫在身边啾啾的吟唱着,仿佛在给他们奏响美妙的乐曲。林衡清觉得这是他这辈子最快活的时候,能如愿以偿的将她抱在怀里,闻着她淡淡的体香,听着她热切的呼吸。

    「那边是谁?」忽然的一声喊叫打破了这片宁静,林衡清心中一紧,刹那间他有一丝懊悔,自己怎么便想出这馊主意,让小厮去引了人过来,他多么想再抱着她多温存片刻!可是姨娘说的也有理,只有让别人都知道她与他在一处,这样大哥才会失去竞争的资格。

    转过头去,便见着灯笼照着一群人影影绰绰的往这边过来,怀中的那个身子挣扎了一下,可旋即又安静了下来。林衡清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心中懊悔究竟让她受惊了:「别怕。」他哑着声说出了两个字,嘴唇迅速落在了她的耳朵上边。

    「奴婢不害怕,大少爷,和你在一起,青桃什么都不怕。」怀中的那人轻轻笑了一声:「奴婢梦想着这一日有很久了,自从给你做贴身丫鬟的那一日起,青桃便想着要是以后能做大少爷的屋里人,见素日里大少爷对我也不是很热络,心中还以为大少爷不喜欢我,没想到原来大少爷心中一直是有我的。」

    「什么?你在说什么?」林衡清听了这一段火辣辣的话,心中暗叫了一声不妙,将那人扳过身子来,就着微弱的星光看了看,大吃了一惊:「青桃,怎么是你?」

    青桃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二少爷?」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不是大少爷约她过来的?那松花笺不分明是大少爷写的?

    今日下午她在收拾大少爷的文房四宝时发现了一张淡绿色的纸,开始没在意,后来拿着瞟了一眼,一颗心便激动得砰砰的跳了起来。那张松花笺上边歪歪扭扭写着青桃两个字,下边写了幽会的时间和地点,青桃瞧着那张纸心中一阵甜蜜。大少爷写字的那会子定然是害羞得很,手软得厉害,所以才将自己的名字写成那样子的。

    分明是大少爷约她过来幽会,没想到此时却变成了二少爷!青桃呆呆的望着那愈来愈近的人群,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知道一切都完了,大少爷对于她来说,已经是个遥不可及的美梦。

    外边有人站在走廊下细细的说话,声音一点点的钻了进来,让躺在床上的郑香盈不由自主的支起了耳朵。

    「小翠姐姐,真是没想到呢。」小喜儿的声音就像那才出巢的小雀儿一般:「那松花笺竟然是二少爷写的!他也太自以为是了些,怎么就会想着要娶表小姐呢,那不是做梦吗?」

    「真是没想到。」小翠的声音里头透着平淡:「原还以为是大表少爷写的,没想到竟然是二表少爷,只是可怜了那个青桃,她不是想给大表少爷去做通房的?这会子该不能如愿以偿了罢?」

    小喜儿显得十分快活:「可不是这样?听说昨晚夫人就指了她去给二少爷做屋里人了,我今日特地去大少爷院子那边瞧过,听她们说青桃昨晚便卷了铺盖去了二少爷院子,想想她现儿肯定是耷拉着脸,我心中就快活。呸,只不过是大少爷的贴身丫鬟,夫人多给了几分脸面就真把自己当一回事儿了。」

    郑香盈听着外边说话的声音,揉了揉脑袋,昨晚她只是想成全了青桃与林衡珂,没想到那张松花笺却是林衡清写的,今年自己究竟是怎么了,这朵朵桃花也开得太旺盛了些,许二公子那脉脉含情的眼神她还没处躲,这边两位表兄都有了这个意向。

    朝外边扬声喊了一句,小翠见郑香盈醒了,赶紧送了洗脸水进来,主仆两人一边梳洗一边聊了会儿昨晚的事情,小翠叹息了一声,觉得那青桃阴差阳错的做了二表少爷的屋里人,她心中定然不爽,郑香盈听了微微摇头道:「若不是她心里边存着那念头,大晚上的去赴约,那也不会有这样的事,说来说去还是她自己着急了几分。」

    梳洗完毕用过早饭去李氏那边请安,林衡君已经在了,见着郑香盈进来,欢快的站了起来拉她的手:「香盈,咱们今儿和母亲一起出去游园。」

    「游园?」郑香盈望了李氏一眼,见她笑眯眯的坐在那里,手中捧着一个粉彩茶盏在低头喝茶,心中有几分疑惑,天气这么热,去外边游园?没听说鹤壁有什么好园子。

    「是呢,昨日那个温同知夫人,你还记得罢?」林衡君声音里有几分兴奋:「她们家是顶顶有钱的,园子修得十分的宽敞,里边也栽了不少奇花异草。昨日她过来便是想请我们去她府里做客的,听说是温同知大人生辰,想请同僚一道去热闹热闹。」

    「既然是舅舅的同僚,我去有些不大好。表姐,你同舅母一道去,我便不去了。」郑香盈有几分警觉,昨日那温夫人瞧着便眼神儿不对,今日又牵扯到了她,自然不想去,免得平白无故被人算计了去。

    李氏听了这话一愣,举着的茶盏好半日没有放下来:「香盈,你来鹤壁还没出去逛逛呢,你舅舅乃是鹤壁的知州,舅母带你去他下属府中喝生辰酒宴是看得起他,给了那温同知面子,怎么会不适合呢?你也别推辞了,跟我们一起去罢。」

    林衡君拉住郑香盈的手不住摇晃:「香盈,不过是去游园,有什么不好的?我一路上陪着你,看谁敢说闲话?若是谁敢说半个不字,我去替你将她的嘴撕烂了!」

    郑香盈被林衡君一闹,也不好推辞,只能点头应了下来,跟着李氏坐了马车去了温同知府上。温夫人听说林府来人了,喜得眼睛都飞了起来,望了望坐在自己身边穿得一身簇新的儿子:「走,娘带你去见见那位郑小姐。」

    温同知的儿子长得肥头大面,一张脸上油光发亮,双颊肥嘟嘟的朝外边鼓着,他身上穿了一件新制的抽纱长袍,因着身宽体胖,所以十分废布料,上边的刺绣也精致,只是穿在他身上却显不出那精致来。听着温夫人说去迎接郑小姐,知道是母亲给自己相中的人,咧嘴笑了笑,偏着脑袋道:「娘,儿子去看媳妇。」

    温夫人笑着点了点头:「可不是呢,去看看你的美貌媳妇。」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跟着温夫人与温大少爷往外边走了去,一直走到了府门口,就见中门大开,两个门房正毕恭毕敬的在陪着李氏说着闲话。温夫人快步走了上去,见到李氏身后站着的郑香盈,略微打量了一眼,更是满意,昨日在大堂里见着还没瞧得太清楚,只觉得身形窈窕,肌肤玉白可爱。现儿站在亮处瞧着,更显得眉目如画,想必将来自己的孙子孙女也会跟这做娘的一样生得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