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清儿,你昨日是怎么了?鬼迷心窍不成?」林牧遥很严肃的看了一眼二儿子,心中甚是遗憾,原来瞧着这老二倒也还算上进,没想着竟然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情来。一个丫鬟,值得他去写那种不知廉耻的信约了出来?再说这丫鬟可是珂儿院子里的,听夫人说原本是预备着给珂儿做屋里人的,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看来这老二毕竟还是心存嫉妒,约这个丫鬟出来也不过是想试探下自己对他是什么态度而已。虽然老二素日里表现不错,可这庶出的能和嫡出的比吗?竟然还拿了这事来试探他!林牧遥想着便觉得心中烦躁,摸了摸胡须怒气冲冲的斥责了林衡清一番:「也是你母亲心慈,还将那丫鬟给你做了屋里人,若是我说,赶紧喊人牙子过来,领了出去卖了!」

    林衡清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领了林牧遥好一阵教诲,只觉头昏脑涨,实在难受,林牧遥见林衡清那模样,心中才舒缓了几分,厉声喝道:「你快些滚回自己院子去,省得在我面前晃着让我不舒服!」

    得了这句话,林衡清犹如得了块放行牌子,站起身来行了一礼,飞快的走了出去,临走时本还想看郑香盈一眼,可又害怕林牧遥发现他的小心思,狠了狠心,大步走出了饭厅。林牧遥望着林衡清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清儿这究竟是怎么了?心浮气躁,难成大器!」见林衡珂坐在那里还不挪窝,只是一脸茫然的望着自己,挥了挥手道:「珂儿,你回自己院子去罢,这里没你的事儿了。」

    饭厅里剩下了林氏夫妇与林衡君与郑香盈,林牧遥瞧了瞧女儿,又瞧了瞧外甥女儿,心事重重的叹了口气:「今日我去温府赴宴,听说了一件事儿。」

    林衡君一张脸涨得通红,快言快语道:「父亲,若你是要帮着母亲来说话,那可便免了。」

    「你学的规矩都到哪里去了?我与你说话,哪里容得你插嘴?」林牧遥摸了摸胡须,脸上有几分气愤颜色:「我都还没说什么事,你倒急得跳脚了!我听说了温府门口的事情,心中自然也是不高兴,你母亲是做得过了些,但你也不该不给你母亲留面子。」

    林衡君低着头嘟着嘴没有出声,林牧遥见她不再说话,带着歉意望了郑香盈一眼:「香盈,这可真让你受委屈了。只不过你舅母也是好心办坏事,没有考虑周全,我已经说过她了,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郑香盈听到这句话,心里好一阵堵得慌,舅舅这话虽然在批评李氏,可说得十分轻巧,她的亲事岂能是那样随意任人摆布不成?她抬起眼来看了一下李氏,见她沉着脸坐在那里没有说话,笑微微道:「我知道舅母爱惜,见我失了祜持,想替我说门好亲事,只是这也太不符合规矩了,由不得香盈震惊。」

    她抬起手来,那翡翠镯子映着烛光闪闪的发亮:「舅母,昨日温夫人过来给我这只镯子做见面礼,是否便是你计划里边的一着?」

    李氏见了那翡翠镯子,有些心虚,不敢看郑香盈,也不敢看林牧遥,只是低着头尴尬的笑了笑道:「香盈这孩子,都在说什么话儿呢?什么计划不计划的?昨儿温夫人见了你十分爱慕,一心想要为她儿子聘了你做媳妇,这才央求我今日带你去他家游园的,并也不是蓄意而为之。」

    「莫非那些话都是真的?」林牧遥诧异的望了李氏一眼,有些不敢置信:「我在温府用饭的时候,只恍恍惚惚听了几耳朵,也未听得十分真切,还以为是那些下人在胡乱传出来的,莫非你真是早有预谋不成?」

    李氏的脸色慢慢的红了些,在林牧遥紧逼的眼神下慢吞吞开了口:「我也是一片好心,温同知家财万贯,温夫人只得了这样一个独养儿子,到时候家产可都不是留给他的?那几个庶子,不拘打发几间铺面几块地也便是了。温大少爷虽然人不伶俐,可也不让人讨厌,香盈若是嫁过去,温府可不是她说了算?我瞧着这门亲事倒也是不错的,这才应允了温夫人,今日带了香盈前去游园。」

    「混帐,真是混帐!我看你是越活越活回去了!」林牧遥听了勃然大怒,伸出一只手指着李氏,全身都在发抖:「温大少爷那是什么人,竟然想娶我的外甥女儿!香盈人才出众,那可是百里挑一,哪能就稀里糊涂的嫁进温府?」

    林衡君见父亲动气怒骂母亲,心中实在高兴,可瞧着母亲那张脸眼见着便挂不住,红得能滴出血来一般,也软了几分,赶着上前将李氏扶到一旁:「父亲,你且莫要如此动怒,母亲也还是有几分她的考量,只是不周全罢了。」

    林牧遥听了女儿的话忽然一愣,自己也不能在小辈们面前这么落了李氏的脸,他望了一眼香盈,脸上有几分不自在:「香盈,你莫要怪你舅母了,今日她只是考虑不周,以后自然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儿了,你且放心。」

    郑香盈淡淡一笑:「舅母也是为了香盈好,香盈心里领了这份情,只是香盈现儿还在孝期,不大好提起这亲事来,等着出了孝,若是有人前来提亲,定然要请舅舅舅母给我拿主意的。」说这话她想了很久,怎么样也该全了林牧遥的面子,同时也表明自己的态度。自己的亲事自己做主,舅舅舅母只有参考的份儿。

    「那你快些先去歇息着罢。君儿,陪着香盈去园子里边走走,饭后得散散步。」林牧遥三言两语便将两个小辈打发了出去,然后严肃的看着李氏道:「你有时候真是糊涂,怎么便将那银子看得如此要紧?温同知家有钱又如何?最最重要的难道不该是人品才学?你竟然想着要将香盈嫁给温大少爷,难道是吃了猪油蒙了心?」

    李氏满脸通红,直着脖子反驳道:「香盈现儿无父无母的,又被郑氏族谱除名了,她这样的家世,谁又愿意娶她?温大少爷虽然为人蠢笨了些,可人性并不是不好,香盈嫁过去自然能将他握得牢牢,让他往东便不会朝西,这样难道不好?」

    「好好好,你倒觉得是一桩好姻缘?那你怎么没想着要将君儿嫁去温府?」林牧遥一双眼睛里似乎能冒出火来:「将心比心,怎么样对女儿,就该怎么样对外甥女儿,否则我百年之后怎么有脸去见九泉下的妹子!」

    一提到过世的郑夫人,林牧遥不由得有几分伤心,见李氏坐在那里没了言语,喘了口气儿道:「以后香盈的亲事可不由你来置喙,我会亲自给她把关。」略微停了停,脸上露出了一丝微微的笑:「若是珂儿喜欢香盈,香盈也中意他,这才是一对佳儿佳妇呢。」

    李氏坐在旁边听着,心中一紧,手慢慢的抓住了衣袖,眼睛睁得大大的望向林牧遥,说话之间都有几分艰难:「老爷,你想替珂儿娶了香盈?」

    「我只是想想,若是他们互相有意,未尝不可,这样我们便能照顾外甥女儿一辈子了。」林牧遥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心中越发得意,他怎么便灵光一闪想到了这个主意呢,这可真真是一举两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