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老爷,这样不太好罢,香盈才来几日,你便想着要将她聘了来做媳妇,你可别吓坏了她!」李氏挣扎着说了一句,心中却不住的在叫苦,怎么自己夫君就偏偏看上了郑香盈这丫头!

    「你说的有几分道理,总归得等着珂儿今年下场秋闱了再说,这几个月让他先静心看书才是。」林牧遥站起身来,也不看那李氏,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饭厅里边立刻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在鹤壁小住了十余日,郑香盈只觉每日用饭都有些不舒坦,她能感受到李氏那紧张戒备的神色,能够感受到林衡珂那不时往她身上瞄过来的目光,还有旁边林衡清也偶尔飘过来一眼的凝望。

    她实在受够了,和舅父林牧遥提出要辞行回荥阳,林牧遥却只是一味挽留:「你一个孤女去荥阳住着,不如在鹤壁与舅舅舅母一起住,这样也多个照顾。」

    「舅舅,我在荥阳还有个园子,自然是要回住着的。」郑香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听母亲说,买这园子的时候舅舅还给了银子呢。」

    「哦,我倒忘了这一码子事了。」林牧遥点了点头:「这样罢,现儿已经是七月了,你住到八月十五过了中秋再回去,那时候天气也凉快了,回家的路上也舒服。」

    「中秋节也太远了些罢,香盈怎么能叨扰这么久?」见林牧遥不松口,郑香盈有几分焦急,她可是一天也不想住下去了,还要住一个多月,这叫她怎么熬得下去!

    「不就是住一个月的事儿?什么叫叨扰,舅舅这边难道还少了你一副碗筷?你还没有陪着舅舅过中秋呢,今年怎么着也该团聚一回在再说。」林牧遥慈爱的望了望郑香盈,心中微微失望,看起来外甥女儿没有看上自家儿子,一心想着要回荥阳呢,也罢,等着一起过了中秋节,自己打发她些银子把她送回荥阳去便是了。

    见林牧遥坚持,郑香盈也不好再说多话,好在离中秋也不过一个月,自己尽量小心行事便是了。对于林衡珂与林衡清,能躲着便躲着,多与林衡君走在一处,总会没有太多危险,舅母即便是想算计到自己身上也该要投鼠忌器。

    郑香盈过得忐忑,李氏的日子也不好过,一边要装出笑脸来招呼郑香盈,一边心里头又十分忌恨,生怕万一儿子也做出什么别的举动来,到时候自己没办法只能将这外甥女聘了进来做媳妇。这十多天过去,李氏的心病日渐重了,慢慢的见着下巴都尖了些。

    七月的气候十分炎热,中午的时候,一个白花花的日头挂在天空,瞧着都觉得焦躁。李氏让丫鬟冰了些酸梅汤备着,将抱厦的门窗打开些,坐在靠窗的小竹榻上边,正准备歇息一阵子,就听外边传来轻轻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到了窗户边上边忽然停了,就见黑鸦鸦的头发冒了出来一下,马上又消失不见。

    「谁在外头呢?」李氏心中正焦躁,见外边这人鬼鬼祟祟的,更是恼怒,从身边站着的丫鬟手中夺过扇子使劲扇了两下,推了推她道:「去外边瞧瞧,看谁在那里。」

    丫鬟应了一声,转背走了出去,不多时便捉着一个人进来了:「夫人,是青桃。」

    李氏抬起眼皮看了看青桃,有些心浮气躁,这青桃是她看着长大的,一心还想着要指了她给珂儿做屋里人,没想到她转背便攀上了林衡清,未免眼皮子也太浅了些,难道看着珂儿对她似乎无意,便着急想给自己找条后路不成?捏着那团扇的骨柄转了转,李氏见着青桃含悲带怯的在自己面前跪了下来,拉长了声音问道:「青桃,你这是怎么了呢?你不是想跟着清儿,我也如了你的愿,怎么这会子眼睛却红得跟个桃儿似的?」

    「夫人,奴婢是被算计的!」青桃身子匍匐在地,眼泪珠子成串的掉了下来,滴落在那水磨青砖板儿上边,很快膝盖前边就是一团水渍。

    「你被人算计?谁会算计你?」李氏唇边泛起一丝笑意,青桃不过是个丫鬟,谁会处心积虑的来算计她?说出去莫要让人笑掉大牙。

    「夫人,奴婢也不知道是谁在算计奴婢,可奴婢却知道,原来那日奴婢捡到的松花笺是二少爷写给表小姐的!」青桃抬起脸来,两眼净是悲愤,究竟是谁要如此算计她?若是她知道是谁,怎么着也要撕烂了她的脸不可!

    她本是心心念念的想做林衡珂的屋里人,没想到一封神秘的书信,一个风云突变的晚上,一切都变了,好几双双眼睛都看到了她与林衡清黏在了一处,容不得她反驳叫冤,夫人知道了以后也脸色铁青,直接将她指给林衡清做屋里人。

    开始两日青桃心中有着深深的怨念,她想找机会见林衡珂一面,只要将那晚的事情与他说清楚,究竟林衡珂写松花笺约了自己出来,为何又不准时现身,来的却是二少爷。她想要让林衡珂知道自己是被陷害的,肯定会去向夫人替她求情,将自己从林衡清那里要回去。

    一日大清早,青桃躲在林衡珂院子那边等了好久,总算见着林衡珂从院子里边走出来,她惊喜的扑上前去:「大少爷!」一声「大少爷」喊了出来,眼泪已经溅湿了衣裳前襟,她张大眼睛望着林衡珂,心中有满腹言语,却一改字都说不出来。

    「你还到我们这边来做什么?你已经是二少爷的屋里人,却跑到这边来找我,难道是想要二少爷对我产生嫌隙不成?」林衡珂淡淡看了一眼青桃,只觉得这丫鬟真真是可憎,以前瞧着似乎对他有意,可竟然又与二弟暗地里勾搭上了,真真是水性杨花。也不管站在那里哭哭啼啼的青桃,林衡珂厌恶的皱了皱眉,带着丫鬟直接去了书房。

    青桃愣愣的站在那里,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那温文尔雅的大少爷,这时候怎么便变得如此冷漠?是了,自己已经被夫人指了去做林衡清的屋里人,想必他对自己也不再抱希望了,尽管自己和二少爷并没有睡在一处,可究竟这个屋里人的名头还是顶上了。

    青桃怏怏的走回了林衡清的院子,才进院门,就听林衡清内室那边有响动,她紧走两步过去瞧了瞧,就见林衡清的贴身丫鬟正端着水从屋子里出来。

    「二少爷醒了?」青桃将心中的悲伤隐去,笑着问那丫鬟,谁知对方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便从她身边擦着走了过去。青桃呆呆的站在走廊下瞧着那丫鬟的背影,身子软趴趴的没有一丝力气。她来林衡清的院子也有些日子了,可林衡清却压根儿碰都没有碰她,倒是林衡清的贴身丫鬟却将她看做了对手,每次瞧见她都是冷言冷语。

    「青桃,你进来。」屋子里传来林衡清的喊声,青桃不顾细想,一步跨了进去,屋子里便林衡清正在整理衣领,脸上一副茫然之色。

    「那日究竟是谁将松花笺送到你手上的?」林衡清终于将衣裳整理好,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可心中那纳闷却依旧没有消失,那日他巴巴儿写了信约的是郑香盈,可为何来的却是大哥院子里这个青桃?这真是件蹊跷的事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