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话刚刚说完,路边的一棵大树后头便有人接口了:「小红姐姐,你这里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呢?」

    小红瞥眼一看,就见几个人从树后头转了出来,拉着手跑到了她面前:「听说外边来了个很凶的公子爷?说要打进府里头来?」

    「你们几个闲着没事儿做就会到处听打听消息的!」小红笑嘻嘻的拧了小喜儿的脸颊一下:「来了又如何,没来又如何?跟你们有什么干系?我才不告诉你们呢!想要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儿,自己去主院门口央着看门的嫂子放你们进去听听壁角儿!」

    小喜儿见着小红一双脚跑得飞快,追着上去讨好卖乖的喊着:「小红姐姐,你走这么快要去哪里?要不要小喜儿帮你去传话?」

    小红回头笑着摆了摆手:「不用,夫人要我去晨曦院将小姐喊到主院去呢,你们自己玩去罢,有什么事儿不迟早会知道?用不着这么着急。」小红一边说着一边走得飞快,那群袂翩跹,浅浅的一线淡绿色与脚下的青草融在了一处,很快分不清是浅绿还是深绿。

    小喜儿呆呆的站在路上望了望旁边的同伴一眼,摸了摸脑袋:「这可真是蹊跷,外边来了位凶巴巴的公子,夫人喊小姐过去?」旁边那伙伴拍了拍她的肩膀,挤眉弄眼道:「指不定夫人是在给咱们小姐选姑爷呢!」

    小喜儿挺了连连点头:「你这话说得不错,我瞧着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她眼睛一亮,脚步轻快的往回跑了去,那个同伴瞧着她愈跑愈远,笑着撇了撇嘴:「准是给表小姐送信儿去了。表小姐手头阔绰,每次都有打赏,由不得小喜儿不抢着去和她磕牙花子。」

    一路小跑回到了春兰院,小喜儿顾不得抹汗便冲进了郑香盈的内室:「表小姐,有新鲜事儿你想不想听?」

    「新鲜事儿?那是什么?」郑香盈正与小翠在玩双陆,瞧着小喜儿风风火火的跑进来,一脸神秘的模样,不由得笑了笑:「你别着急,只管喘匀了气儿再说话。」

    「表小姐,外边来了个凶巴巴的公子爷!」小喜儿从袖袋里摸出了手帕子擦了擦脖子:「听说那公子爷姓杨,十分的嚣张,他在府门外头叫着说若是老爷夫人不快快出去迎他进来,就要打进咱们林府里边来呢!」

    听说来人姓杨,郑香盈的手抖了抖,一颗棋子险些被撞倒,小翠兴奋的站了起来拉住小喜儿的手道:「你问清楚了,真姓杨?」

    小喜儿点了点头:「没错儿,我们在垂花门那边问过外院的婆子,确实姓杨,他个子高高儿的,长得十分俊秀,骑着一匹白马过来的,还拎了一对活雁呢。」

    郑香盈的心狂跳了起来,这人该是杨之恒了,可杨之恒怎么又会突然想起要来鹤壁?况且手中提了一对活雁,这明显就是要来求婚的。大周习俗,男子脱媒人上门求亲,第一道礼便叫纳采礼,纳采礼里边一般来说要有一对活雁。因着活雁象征着忠贞,和谐,乃是求婚中不可或缺的。

    小翠笑微微的看了一眼郑香盈,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眼睛眨了眨:「姑娘,我猜便是那杨公子过来向你求亲了。」

    郑香盈瞧着小翠一脸促狭的表情,心中顿悟,肯定是小翠这丫头在里边玩了什么花招,在林府住着的这些日子,自己过得很是不舒坦,也不想让杨之恒知道,索性没有写信给他,免得他知道了为自己担心,没想到小翠竟然自作主张的写了一封信去西北了。也不知道她的信里究竟写了什么,竟然让杨之恒火急火燎的从边塞赶了回来。

    「表小姐,你们认识那位杨公子?他是向你来求亲的?」小喜儿捂着嘴跺了跺脚:「不好,不好,错了,全错了。」

    「什么叫不好?什么叫全错了?」见着小喜儿拿着急的神色,小翠有几分疑惑,将她拉到了一旁:「你都知道些什么?」

    「夫人刚刚打发小红姐姐去晨曦院喊小姐去大堂,我还以为那杨公子是来向小姐提亲的呢?原来竟然不是!」小喜儿瞪圆了眼睛,捂着嘴直摇头:「夫人怎么会将小姐喊到大堂去?若是向小姐求亲,小姐自然也不能去那边,不向小姐求亲,小姐也不好见外男,这真真是让人猜不透。表小姐,莫非你们想错了,那人或许不是你们认识的杨公子,是咱们夫人的亲戚也指不定呢。」

    这倒有几分可能,郑香盈的心慢慢平静下来,舅母虽说平常做事有些不稳妥,可总不至于糊涂到要让表姐去见外男的地步,指不定是舅母娘家的亲戚。她将双陆棋盘上的棋子扶正,笑微微道:「小翠,咱们来下完这盘棋。」

    小喜儿在棋盘旁边蹲了下来,瞅了瞅上边几颗棋子,偏着头道:「我倒想看看这盘棋谁会赢。」

    小翠从身上摸出一个小银角子塞到小喜儿手中:「这棋有什么好看的?不如出去再打探打探新鲜事儿回来说与我们听听。这银子去角门那处喊些零嘴儿拿进来吃罢,跟着我们家姑娘,少不得有你的口福。」

    小喜儿拿了银子喜滋滋的走了出去,小翠望了望小喜儿的背影,眼睛眉毛皱到了一处:「姑娘,我觉得今日来的便是杨公子,夫人让小红去晨曦院喊小姐,此举必有深意。」

    郑香盈拈起一枚棋子,眼睛也不抬,只是看着那棋盘儿微微笑:「你这丫头,越发自作主张了,什么时候写了信去西北?就连我都瞒着?」

    小翠「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涨红了脸道:「是从温同知府上回来的那日,我与鲁妈妈方妈妈商量了一回,心中只觉不稳妥,鲁妈妈说让我给小杨公子写封信,让他打发了媒人来求亲,早日将你们的亲事给定下来,这样也才好放心。」小翠抬起脸来看了郑香盈一眼,眼睛里边似乎都要滴出水来:「姑娘,小翠不是有意瞒着你,只是不想让你觉得糟心……算着脚程,今日来的人该是杨公子,绝不会是夫人的什么亲戚。」

    「听你这么一说,我自然知道那是杨之恒来了。」郑香盈坐直了身子,拿起棋盘桌子的扇子轻轻摇了摇:「我一点也不担心舅母会耍什么诡计,我相信杨之恒,若是他能糊里糊涂的给人骗了去,那他便不是杨之恒,也不是我心中想要托付终身的那个人了。」摸了摸小翠的头发,郑香盈笑了笑:「你哭什么呢,我又没责怪你,快来陪我下棋,咱们且听着那小喜儿回来告诉我们结果便是。」

    虽然口里说得轻松,郑香盈却知道自己是会将林府的人得罪得差不多了,原来还只是两位表兄,现儿可能是连表姐都要得罪了。若是舅母李氏喊了林衡君去大堂,杨之恒见了不是她,必然会闹将起来,林衡君必然十分没面子。

    长叹了一声,郑香盈拿着棋子只是不落盘儿,幽幽的长叹了一口气,看来杨之恒来得也是时候,自己都不用辞行,就可以直接被舅母打包赶出府去了。她的眼前闪过了表兄与表姐的脸孔,只觉得心中乱纷纷的一片,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