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姑娘,该你动了。」小翠笑嘻嘻的在旁边推了推她,杨公子过来了,一切自然会解决,小翠心里头想得美滋滋的,将姑娘的亲事定下来这才是最最要紧的事情,管别人怎么想呢,反正杨公子只能是小姐的。

    主仆两人各怀心事的下了几盘双陆,见小喜儿还没回来报信,郑香盈懒洋洋的推开棋盘:「算了,今日不下了。」

    「姑娘,你是存着心事,自然不想下了。」小翠将棋盘收了起来,拉着郑香盈的手便往外边走:「姑娘,我便不信你不想见杨公子,咱们悄悄的溜去主院那边瞧瞧,早些知道信儿也好,你说是不是?」

    郑香盈没有说话,可脚步却跟着小翠往外边走了去,她又何尝不想见杨之恒?只是被那些所谓的规矩礼仪给束缚了而已。听着小翠这一怂恿,一颗心早已飞了出去,哪里还控制得住自己的步子?

    主仆两人慢慢的在园子里走着,林府的小径上十分幽静,没有什么人来人往,耳边有清脆的鸟鸣之声,听着十分爽耳。郑香盈慢悠悠的走到主院那边,围墙边上聚了几个丫鬟婆子,小喜儿也在里头,正在那里嘁嘁喳喳的说个不停,见着郑香盈带了小翠站在大树下边,赶紧飞快的跑了过来:「表小姐,小姐刚刚进去了一阵子,还不见出来呢。」

    正在说着话,就听着围墙那边惊呼一片,郑香盈抬起脸来,便见林衡君带着丫鬟从主院里边匆匆忙忙的走了出来,脸上一片绯红,眼睛仿佛有些红,仿佛流过眼泪儿一般。

    似乎没有一丝风,郑香盈站在大树下边,瞧着林衡君向自己越走越近,不由得有几分犹豫,究竟该上前与她打招呼还是该假装没有看见她?正在左右为难,就见林衡君走到了自己面前,低哑着嗓子说道:「香盈,我真羡慕你福气好。」

    郑香盈望了林衡君一眼,见她满脸诚挚的表情,仿佛是真心话,她尴尬的笑了笑:「表姐,你说什么呢,香盈有些听不懂。」

    林衡君指了指大堂里边,低声说道:「有一位姓杨的公子来向你求亲呢,可恨我那母亲糊涂得紧,鬼迷心窍般把我喊去大堂,好生没脸面。」她伸出手抓住了郑香盈的手在自己脸上摸了摸:「你摸摸,我这处都烫得厉害,这算什么一回事儿呢!」

    见林衡君说得坦荡,郑香盈总算是将一颗心放了下来,笑着拧了拧林衡君的脸:「表姐,你也真够直接的,还怕别人都不知道?嚷嚷的要告诉我!」

    林衡君眨了眨眼睛,拿了帕子擦了擦眼睛,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只是当时被我母亲气得狠了,掉了两颗泪珠子罢了,现儿却没事了。」望了望郑香盈清澄如水的眼眸,她有几分羡慕的说道:「我可算知道为何你对我大哥总是不冷不热的,有这么好的一位杨公子,怎么能看得上我那个傻乎乎的大哥。」

    郑香盈听着林衡君将这事儿又扯到了林衡珂身上,有几分不好意思,赶紧出言止住她的话头:「表哥人很好,一点也不傻,真的。」

    「只是你心里头已经有人罢了。」林衡君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杨公子真是个不错的,所以我方才才道羡慕你的福气。」

    两人正说着话,听着一阵脚步声远远的传了过来,抬头一看,就见林牧遥带着长随走进了主院。林衡君跺了跺脚:「母亲也真是的,怎么将父亲也找了过来,是嫌这事儿闹得不够大?」她拉了拉郑香盈的手:「咱们去那边瞧瞧。」

    也顾不得什么规矩礼仪,郑香盈跟着林衡君一脚跨进了主院,刚刚走到那大堂门口,就听见里边传来李氏尖锐的声音:「杨公子,方才你在门口可是说得清清楚楚,你是来向我们林府提亲的,经过的路人也听得清清楚楚,这事儿现在鹤壁总怕都传遍了,结果你却只是来求娶我的外甥女儿,你让我们林家的面子往哪里搁?」

    「这不过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罢了,我何时说过要娶你们林家的女儿?在门口我只是说前来求亲,难道有半个字提到迎娶贵府小姐的事?」杨之恒打起嘴仗来一点也不含糊,寸步不让,到后边还添了一句:「林夫人,你自己心思不正,只想着弄些阴谋诡计来算计我,我又为何要替你的面子着想?」

    郑香盈心中一咯噔,杨之恒后边这句话也太托大了些,毕竟自己现儿还是寄住在舅舅家,李氏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长辈,怎么能这样去冲撞她呢?与此同时她又觉得杨之恒这张扬的回答实在解气,对付这头脑不清醒的舅母,用这样的手段便是顶好的。

    「杨公子,请勿激动。」大堂里响起了林牧遥的声音,听着舅舅出声,郑香盈的心里更觉稳妥,舅舅一向对自己照顾有加,定然不会和那糊涂舅母一样来算计自己。就听林牧遥清了清嗓子道:「杨公子,所谓男女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现儿也没有告诉我们你们家里的情况,父母是否同意,而且自己一个人提了活雁便来求亲,叫我又如何放心得下?我们家香盈是个苦命的孩子,没了父母祜持,我这做舅舅的当然要替她仔细留心,总不可能糊里糊涂的便将她许配给你,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大堂里边有短暂的沉默,过了一阵子,杨之恒才慢慢开口了:「林大人,我与香盈同病相怜,也是无父无母之人,本是出身广陵杨家,因着族里欺压,自己出了族,后来被师父带到豫王府,给豫王府的二公子做了伴读,后来豫王怜惜我,便写了引荐书给西北边塞的将军让我去从军,去年起我便在玉泉关军营了,因着立了军功,被擢升了正五品的副将,正在镇西大将军麾下任职,林大人若是不相信,尽管可以去调查。」

    杨之恒这番话将自己的身世交代得清清楚楚,林牧遥听着不住的点头:「原来也是个苦命的,和香盈的身世倒也相配。」旁边李氏听了却吃了一惊,暗地里道了一声「侥幸」,这杨之恒瞧着穿着打扮不像个寒酸的,却没想到他竟然父母双亡,这般没有家底儿的人,怎么能配得上君儿,他还好意思拿乔做致的看不起自己的君儿,他是有多狂妄!

    「林大人,不如将香盈喊了来,让她来证实我的话并无虚假。」杨之恒诚挚的看了林牧遥一眼:「我与香盈两心相知,还请林大人成全!」

    林牧遥仔细打量了一眼杨之恒,见他气度不凡,实在不是那一般的俗人,也有几分动心,自己原还想着要将香盈许给自己的儿子,没想到她已经有倾心爱慕的人了,那自己也不该再有那想法,所谓强扭的瓜不甜,香盈过得快活如意这才是要紧的事儿。想到此处,他转脸吩咐站在李氏身边的小红:「去春兰院将表小姐请过来。」

    「父亲大人,不用让人去请了,我已经将香盈表妹拉过来了。」站在大堂外边的林衡君听了心中欢喜,拉住郑香盈的手便望大堂里头走,一直走到杨之恒面前才将手放下来,将郑香盈往前边推了推:「妹夫,我将香盈给你带过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