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李氏呵斥了一声:「君儿,又浑说了,你父亲都还没答应,怎么便能叫他妹夫?快些去旁边坐好,这里边没你的事儿!」

    林衡君见母亲心中依旧不畅快,也不敢拂逆了她的意思,朝她行了一礼:「女儿领命。」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了右首边的座位上边,一双眼睛不住的打量着郑香盈与杨之恒,充满了羡慕的神色。

    「香盈,这位杨公子你可认识?」林牧遥伸手指了指杨之恒:「他带了一双活雁来向我们提亲,要迎娶你呢。」

    杨之恒弯腰将那对活雁提了起来在郑香盈面前晃了晃:「你瞧,都是活着的,它们可恩爱得紧呢。听那个卖雁的人说,当时只捉了一只,另外一只不肯离开,被他一起捉住了,你说这雁儿是不是很忠诚?」

    现儿气候正热,那对活雁又被杨之恒弄在马背上狂奔,长途跋涉的有些累了,有些没精打采,本来是趴在杨之恒脚下,贴着那水磨青石的地面歇着气儿,不想被杨之恒一手提了起来,它们瞬间便张皇失措起来,脖子伸得老长,「嘎嘎」的一通乱叫,几根羽毛飞舞着落到了地上,大堂里头顷刻便热闹起来。

    「你快些放下,它们这般忠贞,你还好意思来折磨它们?」郑香盈瞧着杨之恒那副献宝的模样便觉得好笑,杨之恒在她面前有时候真跟长不大的孩子一般,可到了外头却又换了一副脸孔。

    她转过身去向林牧遥行了一礼:「舅舅,香盈识得他,他乃是香盈和母亲的救命恩人,两年前母亲带香盈去洛阳接父亲,途中遇险,乃是这位杨公子救了我们,若不是他与他师父,香盈此时便不能站在这里与舅舅说话了。」

    「原来竟然是香盈的救命恩人!」林牧遥这才放下心来,满意的打量了郑香盈一眼:「香盈,那你可愿不愿意嫁了她?你父母不在了,这婚姻之事舅舅少不得要替你多考虑几分,舅舅先问过你,总要你自己满意我们才能替你答应。」

    香盈听了这话好一阵暖心,朝林牧遥深施一礼:「多谢舅舅关心,香盈愿意嫁给这位杨公子,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香盈都愿意与他同甘共苦。」一时心中高兴,不由得差点说出了前世电视剧里听过的那些台词来:我愿意嫁给这个男人,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只是刚刚说出愿意嫁给这位杨公子这句话时,「杨公子」三个字瞬间让她适当定位了自己的时代,只能迅速想了一句代替语。

    听着郑香盈回答得坚强,林牧遥心中有数,笑着朝杨之恒点了点头:「既然我们家香盈自己愿意,那我便答应了你的亲事罢,只是这三媒六聘还得慢慢来,出阁的日期也得等着香盈及笄以后再说。」李氏也在旁边连声附和:「真是一对玉人,这可是天作之合。」杨之恒不过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自己的君儿自然不能嫁他,现儿又能将郑香盈嫁出去,免得自己总是担心她会要嫁进府来,这可真是一举两得。李氏放下心中的包袱,觉得全身都轻松,也就不再记恨杨之恒开始对她的无理。

    杨之恒与郑香盈见林牧遥答应了亲事,两人心中也送了一口气,互相对望了一眼,那眼中脉脉的情意心中都很了解。杨之恒看了一会儿郑香盈,从地上又将那对活雁抓了起来:「香盈,咱们将它们放生好不好?」

    耳边又是好一顿「嘎嘎」乱叫,郑香盈笑着点了点头:「那是自然。」瞧着杨之恒那快活的神色,她忽然想起了远在荥阳的郑香林来,若是自己写信回去告诉她,自己与杨之恒订亲了,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她那日打定主意要逃婚,多半也与杨之恒有干系。那日她斩钉截铁的将亲事托付给自己,指不定也还是以为杨之恒是归真园的下人,到时候要自己给她报媒拉线呢。

    看着一脸笑容的林牧遥,郑香盈定了定心神问道:「舅舅,不知道你可否认识一位姓王的知州?年纪不大,才三十三岁,祖籍荥阳。」

    「王知州?」林牧遥摸了摸胡须,眼睛略微眯了眯:「你说的这个王知州我倒是识得,他年纪轻轻便升了知州,又在豫地任职,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此人暴虐,刻薄寡恩,这次他升知州一职还是造了个极大的冤案才爬上去的,知道的人皆鄙薄他的为人,你怎么忽然便提起他来了?」

    听了舅舅这一番描述,郑香盈不由得全身打了个寒颤,这王知州可真不是个能嫁的人,想着郑香林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更是觉得心里边堵得慌:「舅舅,你见多识广,香盈想请教一件事儿,还请舅舅给拿个主意。」

    林牧遥见郑香盈神色郑重,知道是大事儿:「香盈你说说看,究竟是什么事儿?」

    郑香盈于是便娓娓将荥阳的事情说了一遍,郑氏长辈们想要谋算她,准备将她许了去给那王知州做填房,郑香林派丫鬟月夜来报信,结果没想到最后这桩亲事却落到了她自己的头上。「我那日见大姐姐有轻生之念,所以劝解她,给她想了个法子,让她逃婚,现儿心中忐忑,总觉得这法子有些不稳妥。」

    「竟敢如此算计香盈,郑氏这群老不修真是不要脸!」杨之恒气愤愤的站了起来:「香盈,我这就去荥阳去找那郑大太爷,非得将那大房的正门给砸烂不可!」

    「之恒!」郑香盈心中一急,赶紧将他拉住,订了亲可真好,没有那么多规矩,旁人见她拉住杨之恒也不会说多话:「你这会子拿什么理由去砸他们的大门?恶人自有恶人磨,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他们做人做到这个份上,已经不需要我们去动手了,自然会有人替咱们去收拾了他们的。」

    杨之恒望了郑香盈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香盈,你也忒好说话了些!」

    「不是我好说话,只是我不想你因着我的事情受牵连。」郑香盈微微一笑:「现在大房一心想着要将我那位十五姐姐嫁去豫王府,总怕他们只能失望了。」

    这几个月她已经让洛阳的超市里放出了一些风声,将荥阳郑氏这些年做的一些不好的事情都陆陆续续抖了出来,经过几个月,怎么着那闲话也该传到豫王府里头去了,豫王妃不是打算着想要给许兆安寻一房有助力的媳妇?荥阳郑家都烂到根子上头去了,特别是那郑信隆的事情捅出来,荥阳郑氏的名声也不知被毁了多少,郑香莲想要嫁进豫王府,只怕是有些难度了。

    杨之恒见郑香盈制止自己,也不再说多话,心中却在盘算该怎么样才能暗地里将郑家好好整一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这群龌龊的人过得逍遥自在。林牧遥见两人不说话了,这才开口道:「香盈,你这法子委实不妥当,这逃婚哪有这么容易的?万一哪个骨节眼上出了问题,逃不出去,那便搭上你那大姐姐的一辈子了。」

    郑香盈点头道:「舅舅,香盈也正在为难这事情,那时候因着只想安慰我那大姐姐,所以才给她想了这个点子,现在想着又很忐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