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杨之恒在旁边想了想道:「不如让我师父去喊群人来,拦路将她劫了去,这便是最稳妥的了,那帮送亲的人未必能打过江湖好手?」

    郑香盈看了看杨之恒,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一想着郑香林将终身大事托付给了自己,心中便有些不舒畅,见杨之恒说得毫无芥蒂,知道他心中并没有郑香林的存在,可还是有些小别扭,总不希望他插手到这事情里边来。

    「香盈,你怎么了?」杨之恒见着郑香盈那模样,微微一愣:「这样不好?」

    「你叫人将我大姐姐劫了去,她名声尽毁,以后还怎么嫁人?她还将她的亲事托付给我,想要我帮着她挑个良人呢,用了这法子,她便只能去尼姑庵里做姑子了。」郑香盈挑眉看了看杨之恒,心里想道,郑香林一心想嫁的是他,若是用了这法子毁了名节,说要她给杨之恒做小妾,恐怕她也会答应。

    「你说的也对。」杨之恒沉思片刻,望着郑香盈道:「我们不如从王知州那边下手,让他自己回了这门亲事?」

    林牧遥眼睛一亮,连连点头:「之恒说的有道理,不如从王知州那边下手。王知州是个很会利用关系的人,他想娶香林,恐怕也是看中了荥阳郑氏的门第,若是咱们让人去放出风声,说那七房乃是弱支,已经与郑氏基本上没太多联系,而且香林只是个庶出的不得宠的小姐,又无陪嫁银两,只怕那王知州也不会愿意再想娶她。」

    「舅舅,王知州真会毁亲?」郑香盈有些犹豫:「若是他不愿意呢?」

    「以我对王知州的了解,他多半会如此做,他这人从来便不做亏本买卖,若是知道香林没有父母做助力,又没有陪嫁银子,自然不会乐意。」林牧遥神色十分笃定:「我今日便命人过王知州那边去放些风声出来。」

    林衡君在旁边听了好一阵子议论,对那郑香林的遭遇也是唏嘘不已:「香盈,你大姐姐的命也实在忒苦了些。」

    郑香盈长叹了一声:「可不是这样,我还在发愁呢,若是那王知州来退了亲,我那大姐姐的亲事便更为难了,也不知道我那大哥和她那姨娘会算计着将她卖到哪户人家里边去。」

    林衡君自小便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边长大的,听了这话心中十分难过,抬头望了望林牧遥道:「父亲,说起来你也是算是那郑香林的舅父,怎么着也是长辈,不如辛苦你几分,替那香林寻门好亲事?」

    郑香盈听着林衡君如是说,心中也是一亮,怎么来说林牧遥的身份摆在那里,由他出面去干涉郑香林的亲事总比自己开口要好。林牧遥为官这么多年,在外行走得多,认识的人总比他们要多些,不拘在同僚熟人里边寻个知道根底的,将郑香林嫁了,这也算是完成了一桩事情。

    「哎呀呀,那温大少爷不是很配?」李氏坐在旁边抚掌喊了起来:「香林那身份家世,配他岂不是刚刚好?」

    林牧遥白了李氏一眼,摇了摇头:「夫人,你不能眼睛里边只看着银子,宁可钱少些,也要人才好,否则香林嫁过去还有什么指望?」

    李氏却不以为然的回驳道:「这女人家还能有多大指望?温大少爷只是脑子不太灵光而已,也没别的坏毛病,香林嫁过去便能帮着温夫人搭理中馈,等过几年接了手,这温府内院岂不就是她说了算?这亲事还不合意?还不算是美满姻缘?」

    林牧遥想了想,依旧摇头:「不好,还是不好。你也别那么着急,先让王知州退亲,我们再慢慢替香林寻访一门好亲事。」望了望坐在那里的林衡君,林牧遥慈爱的笑了笑:「咱们君儿年纪也大了,你更该替她多多留意着。」

    李氏望了望女儿,也将郑香林的事扔到一旁,喜孜孜道:「可不是这样,我正准备着给她多寻访几家看看呢。」

    郑香盈见林牧遥与李氏将郑香林的亲事担了下来,心中立刻便放下了一副大挑子,朝林牧遥与李氏行了一礼:「香盈在鹤壁打扰了这么久,也该是要回去的时候了,否则我那归真园可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儿了。」

    林衡君笑着拉住她的手道:「不过只是一个小园子罢了,不拘几个下人便打理好了,还用得着你这般心心念念的要回去?不如留在鹤壁陪着我罢,你走了我便更不好玩了。」

    郑香盈笑着没答话,小翠在一旁笑嘻嘻的开口了:「表小姐,我们家姑娘那个园子可大,几个下人如何能打理得下?」

    「归真园?」林牧遥惊讶的看了郑香盈一眼:「听说今年春日豫王阖府前往荥阳归真园游春,只说那园子里有不少奇花异草,风景优美之至,难道那便是你的园子?」

    「回舅舅的话,香盈那园子虽然不大,可还算得上是个游玩消遣的好去处,舅父休沐的时候可以带了表兄表姐过来小住几日,也到乡下散散心。」郑香盈笑微微的回着话,见着李氏的脸色渐渐由红转成了青白:「这次来香盈送给舅舅的那盆盆栽骨里红,价值千金,舅舅千万莫要随意送人了。虽然现儿还看不出什么门道来,等着冬日便可见其妙处。」

    这盆骨里红梅是她从那大树上嫁接到老梅桩上头的,而且特地做了个精美的造型,等着冬日一到,那梅花盛开的时候,便可见那梅花有如垂珠一般,累累的堆在枝头,与那胭脂红的树枝互成映趣,摆在茶几上,或者是放在游廊上,更是显得生机盎然。

    「价值千金?」李氏慌慌张张的喊了小红过来:「快去瞧瞧那盆栽,看看有没有被那些不长眼的小丫头子给折了枝?」当时接了郑香盈送上的盆栽,她满心里瞧不起这东西,见着那梅桩枯褐,上边却长着红红的枝条,还以为这树是快要死了,等着郑香盈走开,她便让小红给扔到了后院杂屋那边去了,没想到这不起眼的花竟然能值这么多钱,李氏一想着便觉得懊悔得很。

    小红匆匆忙忙抱着那骨里红走了进来,郑香盈瞧了瞧,那树枝高高低低的被攀折了不少,她微微叹了口气,这盆栽到鹤壁才一个月,可毁了不少。吩咐小红拿了剪刀过来,将那树好好修剪了一番:「就放到大堂里边罢,每日搬出去晒几个时辰的日头,其余时候摆在屋子里即可。」

    李氏一迭声的应了下来,眼睛望着郑香盈,心中似乎被谁挖了一块肉去,原来这外甥女儿竟是个有钱的,难怪她的马车都这般豪奢,看起来那归真园真是赚了大钱,可偏偏自己却看走了眼,一心要将她往外赶,现儿后悔都来不及了。

    【卷四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稼妆连城 卷一》作者:小楼听雨

    02、《稼妆连城 卷二》作者:小楼听雨

    03、《稼妆连城 卷三》作者:小楼听雨

    04、《稼妆连城 卷四》作者:小楼听雨

    05、《稼妆连城 卷五》作者:小楼听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