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四十八章 玥湄郡主送荷包】

    七年前,焦大被豫王派去广陵杨家送信,去了大房府里却没见着杨老太爷,听说是去了宗祠处置事情,管事领着他过去,在那里他遇着了被族人欺辱的杨之恒。

    宗祠里边有不少杨氏族里的长辈,望着杨之恒的脸上个个皆是不屑。

    「你母亲现在也死了,你可以离开杨家了,我们杨家可不承认你这个不知来历的野种。」

    杨之恒那时候才七岁,小身板儿挺得笔直,一双眼睛似乎要冒出火来,可无论那些人怎麽说,他都咬牙坚持道:「无论如何我要将母亲送上山,等母亲棺木入土,我自然会离开杨家,不用你们赶我走!」

    见着杨之恒这般倔强,焦大有几分惊讶,才这点年纪便有一身傲骨,心中颇是赞许,暗想不知道为何杨氏族人一定要将这孤儿赶出族去。转脸一看,见身边那管事脸上似乎有一丝怜悯的神色,低声询问了他才知道其中原因,杨之恒并不是杨太太亲生的,杨之恒的养父膝下无子,纳了几个姨娘都是颗粒无收,族中长辈怕这房绝後,便劝说杨太太过继一个侄子。

    杨之恒的养父身家丰厚、财产众多,几房都争着想要将自己的儿子送去过继,为此争执不下,一个晚上杨太太正沿着院墙散步,便听着外边有婴儿啼哭之声,赶紧命婆子出去看看情况,不多时那婆子便抱了个襁褓进来。

    「太太,不知是谁丢了个孩子在後门那边。」

    杨太太接过那襁褓一看,见那婴儿皮肤粉嫩,五官生得格外精致,一双眼睛更是黑亮有神,只是啼哭声有些微弱。再看那襁褓用料极好,婴儿脖子上还挂了一块美玉,衣领间有一张纸条儿,上边除了婴儿的生辰八字还写着几句话:不容於大妇,唯恐被其伤害,特将爱子送与有缘人,谆谆盼望善待之。

    杨太太见着这纸条儿便动了心思,抱了进去与杨老爷商量了下,两人觉得过继族人的孩子,不如索性将这捡来的孩子当成亲生儿子养,於是两人去族里回了话儿,过继之事便不再提。

    孰料才过了三年,杨老爷忽然得了重病,药石罔效,才拖了两个月便撒手归西了,留下杨太太带着杨之恒守着这偌大的产业冷冷清清的挨了几年。去年杨太太也生了重病,病了大半年,最终没有能够熬下去,早两日落了气,临终前将族长请过来谆谆托付,「怎麽样也要让恒儿在杨氏族里有口饭吃!」

    那管事一边说着一边摇了摇头,「如何还能让他待在杨氏族里?他本来便不是杨家的人,我们家老太爷这般做也是无奈,若还将他留在杨家,旁的族人不知道会怎麽说呢!」

    杨氏宗祠的大厅里十分敞亮,外边的日头照了进来,地上有无数道黑色的影子,就如那乱舞的群魔一般,不住晃动。大厅的正中央,一群人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头,瞧着杨之恒直冷笑,「送你母亲上山?你可说得真好听!若是我们承认她是你母亲,那你岂不是还要赖在我们杨家不肯走了?你与我们杨家没有丝毫关系,竟然还想着要住着杨家的宅子,吃着杨家的米饭,用着杨家的银子!」

    杨之恒仰起头来,小小的脸上露出一种怪异的笑容,「众位长辈,你们可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否?有人问一位大师:『以大师慧眼看来,吾乃何物?』大师云:『贫僧眼中,施主乃我佛如来金身。』此人心甚喜之,见大师身宽体胖,有意打趣一番,遂云:『然以吾观之,大师乃牛屎一堆。』大师面色如常,双手合十道:『佛由心生,心中有佛,所见万物皆是佛;心中是牛屎,所见皆化为牛屎。』我想众位长辈心中定然有这种想法,才会将这妄念加到之恒身上。其实你们尽可以放心,之恒只将母亲送上山以後,根本不会在杨氏停留半刻。」

    焦大听着杨之恒这掷地有声的铮铮之言,大为惊异,这杨之恒小小年纪竟然聪明若此,还能将杨氏各位长辈用故事暗地里嘲调一遍,不由得又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只觉得他骨骼清奇,是一块练武的好材料,於是下定决心非得将这事情兜起来。

    杨氏族里众位长辈被杨之恒的话一讥讽,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他们确实垂涎杨老爷、杨太太留下的丰厚家产,只有将杨之恒赶了出去,这才好大大方方的将这家产给瓜分了。现在听着杨之恒用故事嘲讽他们,心中大怒。

    杨氏族长指着杨之恒怒喝道:「小小年纪便学得如此舌如巧簧,长大以後必为害群之马!我们杨家是容不得你了,你还是识趣些,自己走了为妙,莫要让我们派人将你赶出去!」

    「各位且听我一言!」焦大瞧着这杨家几位长辈实在是不要脸得很,心中颇有几分不舒服,这麽多人欺负一个小孩子,这算什麽事情!他从门口迈步走了进去,朝几位杨氏长辈拱了拱手,「焦某从洛阳而来,是替豫王爷送信的。」

    听到焦大这句话,几位杨氏长辈脸上都换了一副表情,热络的站了起来朝焦大回了一礼,「原来是焦爷,不知豫王有什麽示下?」

    焦大从怀里摸出了一封信,但没有直接交给杨老太爷,先瞥了一眼杨之恒,然後淡淡道:「老太爷,这位小兄弟也算是在杨氏族里住了几年,即便没有血缘至亲的关系,也该彼此有些情分。他的养母屍骨未寒,你们便这般咄咄逼人的要将他赶出去,若是说了出去,还不被旁人耻笑?」

    杨氏族长的脸上转了转颜色,焦大说得委实没错,他们这般逼迫,说出去名声实在不好听,虽说现在是在宗祠里处理,保不定那些多嘴的下人,或者杨之恒自己到处乱说,杨氏少不得没了脸面。

    「我们也是无奈,我广陵杨家又怎容得下一个不知来历的人混淆了血脉!」杨氏族长望着焦大点了点头,「焦爷说得倒也对,若是那不知底细的人胡乱听了句,少不了会在背後嘀咕我们杨氏不仁义。既然如此,那我便对他宽厚些,允他送养母上山,走的时候打发他几千两银子,此後便与杨氏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杨之恒仰起小脑袋盯着杨氏族长,脸上全是倔强,「我只要你们允许我送我母亲上山,在她坟茔前磕几个响头便是,那银子我可不要,杨氏族里都是黑心人,银子也是黑心银子,拿了只觉手脏!」

    杨氏几位长辈听了脸上都变了颜色,指着杨之恒手直发抖,「好你个小兔崽子,给你好不知好,还敢骂我们,快些轰出去!」

    几个仆人拿了扫帚、木棒走上前来,杨之恒却站得笔直,一动也不动,焦大见他那倔强模样,心中叹气,快步闪身上前,将他拉在怀中,又掠步飞身到了一旁。几个下人的棍棒落了个空,打到了对方身上,一个个「嗷嗷」的叫了起来。

    杨之恒惊讶的看了焦大一眼,脸上升起了崇拜的神色,不由自主靠近了焦大几分,低声说道:「谢谢大叔!」

    焦大捏紧了杨之恒的手,低头看了看他,又摇了摇头,「你若是相信我便不要说话,一切听我安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