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杨之恒犹豫了下,轻轻的点了点头,将小小的身子挺得笔直,站在焦大旁边,脸上的神情便如一个大人般郑重。焦大看在眼中,心里赞了一声,然後对杨氏族长正色道:「杨老太爷,既然已经走了九十九步,为何不走满一百步?还是按着老太爷方才说的话来处置,这便是极妥当的。王爷还有意向朝廷推荐杨氏族里的年轻才俊,若要是听了些不好的风声,恐怕这名额便会落去别处了。」

    焦大这话说得很明白直爽,他是直接拿了豫王府来压杨家,若杨家不照他的话去做,少不得没有晋升的梯子。大周的世族很多,广陵也不只有杨家势大,豫王要笼络旁的世族也是有挑选范围的。杨氏族长听着焦大这话有几分犹豫,转脸看了看旁边几位杨氏长辈,用商议的口吻道:「你们觉得如何?」

    几个人凑到一处商量了一会儿,最後由杨氏族长拍板,杨之恒可以待到杨太太上山的日子,杨氏族里打发杨之恒五千两银子,以後便再无关系。

    焦大拉住杨之恒的手不让他说话,笑着点了点头,「我便代这位杨公子答应下来。」

    杨氏族长写了两份契书,招呼杨之恒过来按手印。

    没想到杨之恒却提起笔来端端正正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将一份契书收到怀里,他白了几位杨氏长辈一眼,「你们放心吧,我唯愿此生不要再见到你们。」

    几位杨氏长辈脸色尴尬,可没多时便恢复了常态,笑着向焦大要了豫王的信笺,然後又客客气气的将他与杨之恒送了出去。刚一出杨氏宗祠的大门,杨之恒便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望着树叶里漏下来的万点金光,眯了眯眼睛。

    「可算是出来了。」抬头望着焦大,他感激的说道:「大叔,今日多谢你帮我说话。」

    焦大摆了摆手道:「别这麽客气。我只是看不过去,他们这麽多人欺负一个小孩子家,也好意思!」望着杨之恒清秀的小脸,他关心的问道:「你打算去哪里?」

    杨之恒有些茫然,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焦大一把将他抱了起来,笑着往前方走了去,「出了宗祠这扇门,你倒没了主见!方才你那般硬气,还说不要杨家的黑心银子,拿了脏手呢!我问问你,没有银子你怎麽生活?难道想去讨饭不成?」

    杨之恒有些可怜的摇了摇脑袋,「我不要做叫花子。」

    「所以有时候人不能太倔强。」焦大伸手弹了杨之恒一指头,「有银子拿便拿着,先别将话说满,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受的气你全记着,过了十年、二十年,有能力了便回来出了这口闷气便好!」

    听着焦大的话,杨之恒不住的点着头,「大叔说得对,我记下了。」

    「杨公子,若是你没有去处,不如跟着我走?我瞧你这身骨子是练武的好料子,想收你当徒弟。」焦大瞧着杨之恒的一双眼睛如乌豆儿一般,圆溜溜的,又黑又亮,人又聪明伶俐,心中欢喜,遂起了收徒弟的心思。

    刚刚说完,杨之恒挣扎着从焦大怀里钻了出来,顺着焦大的身子溜着站到地上。

    焦大还没弄懂怎麽一回事,杨之恒便跪了下来,咚咚咚的磕了几个头,「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以後徒儿便跟着师父走,把师父当成自己的父亲!」

    焦大见杨之恒如此机灵,心中又惊又喜,伸手将他扯了起来,「之恒,好好好,以後你便是我的徒弟了,跟着师父去洛阳吧。」

    带着杨之恒回到洛阳,豫王府的人知道他领了个徒弟回来,都觉得好奇,围着杨之恒看个不停,啧啧赞叹这孩子聪明乖巧,生了一副好相貌。也不知道是谁传了出去,竟然连豫王都知道了,命人传了他带着杨之恒进府,见着杨之恒确实伶俐,豫王又问了杨之恒的生辰八字,然後向焦大说道:「焦大,这杨之恒与我的兆宁年纪相仿,不如让他进府给兆宁做伴读吧,有个伴兆宁读书、习武自然会更来劲些。」

    就这样杨之恒进了豫王府,这一转眼便过去了数年,昔日那个小小孩童已经长成了十四岁的少年,当时大闹杨氏宗祠的杨之恒,已经长身玉立,剑眉星目,凭谁见着都要夸赞一句好一个翩翩美少年!

    此时焦大瞧着杨之恒与许兆宁并肩站在那里,杨之恒瞧着比许兆宁更胜出几分,只是想着因他的出身,将来自然比不上许兆宁,心中有几分惋惜,走上前去对杨之恒道:「之恒,咱们今日回家去。」

    许兆宁笑着拉住了杨之恒的衣袖,「之恒,明日你过生,我准备了件礼物要送给你,是今日带走,还是明日给你送到家里去?」

    每年的生辰,杨之恒都没有在豫王府里过,全是与焦大一起在自家小院里煮两碗面条,放两颗鸡蛋便表示庆祝。焦大煮饭菜的手艺一般,唯有这煮的面还可口,他总爱教训杨之恒,「师父没有能力让你大宴宾客,咱们师徒俩一块吃长寿面便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杨之恒听着焦大这般说,心中也知道师父是有意磨练他的心性,师父是豫王手下的红人,怎麽会连去酒楼吃饭的银子都没有?只是不想让自己从小便养成骄奢的习性而已。杨之恒很受教,以後每年生辰都是与焦大一块在自家院子里吃面条。

    「二哥、杨之恒!」他们正说着话,窗外传来清脆的叫喊声,伴着一阵急急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杨之恒微微皱了皱眉头,知是玥湄郡主过来了。

    水晶帘子被撩得哗啦啦作响,几颗晶莹的珠子映着日头发出了各色的光芒,直直的刺着人的眼睛。杨之恒才微微偏了下头,玥湄郡主便如穿花蝴蝶般闪了上前,她头上簪了好几支发簪,鬓边还别着一朵新样宫花,上边用东珠做成坠子,垂在耳边不住摇晃。她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轻纱上衣,广袖窄腰,袖口上边用各色彩线绣出了缠枝丁香花,下边是一条凤尾裙,裙袂拖曳开来,就如凤凰的尾翎一般,还点缀着不少细碎的宝石,莲步轻迈,地上便有着点点光亮。

    「三妹妹,你怎麽又溜出来了?」许兆宁挑眉看了看玥湄郡主,自从那次偷偷跟着他们去了荥阳,玥湄郡主被豫王禁足在自己院子里边,要到教养姑姑说了她可以出门,才许她迈出那道门槛。

    好不容易耳根子得了一个多月清静,怎麽教养姑姑又将她放了出来?杨之恒听着许兆宁与玥湄郡主说话,心里打量着该告辞回家,否则玥湄郡主指不定又要来胡搅蛮缠了。正准备跟焦大走出房门,玥湄郡主转过身来拦住了他。

    「杨之恒,明日是你的生辰,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杨之恒没有出声,瞧着玥湄郡主喜孜孜的从袖袋里摸出一个荷包来,「这些日子教养姑姑教我绣花,这是我自己绣的荷包,送你做生辰礼物!」

    一个粉色的荷包托在玥湄郡主白嫩的掌心上,瞧得出用料极好,可上边的绣花却是惨不忍睹。杨之恒歪头看了看,不知道究竟绣的是什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