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玥湄郡主见他在仔细打量,心中高兴,伸出手来指着那绣花道:「这是一枝桃花,这边是一对蝴蝶,姑姑说我的蝴蝶翅膀绣得最好,你瞧瞧,是不是和真的一样?」

    玥湄郡主的眼睛闪闪发着亮,全是盼望赞扬的神色。

    焦大在旁边见了,轻轻咳了一声,「郡主的手艺可真是精巧,这蝴蝶和活的一样。」

    玥湄郡主笑逐颜开的点着头,鬟间的簪子也不住跟着摇晃,似乎要掉下来一般。

    站在她身边的鸣杏轻声道:「郡主,姑姑说了,到外边头不能乱摇,要庄重。」

    玥湄郡主的眼神倏忽黯淡了下来,将荷包递到杨之恒面前,「给你的生辰贺礼,收下吧。」

    杨之恒为难的看了看那个荷包,本想拒绝,可转念想着玥湄郡主是当着这麽多人来送贺礼,说不上私相授受,况且这只是一个生辰贺礼而已,若是自己不接,未免显得没有气量。他望了焦大一眼,见师父点了点头,这才将那荷包接了过来。

    玥湄郡主见杨之恒接下了她绣的荷包,一张小脸红扑扑的,满脸欢喜,「这荷包里头我还装了一件礼物,你可别弄丢了,以後你拿着这荷包装些重要的东西,记得贴身带着。」

    杨之恒面容僵硬,实在不知道该怎麽回答。

    旁边许兆宁见了哈哈一笑,「玥湄竟然会做荷包了,改日给二哥也做一个。」

    玥湄郡主苦着脸道:「二哥,这荷包可不好绣,你瞧瞧,我手指尖上被针扎了不少洞呢。」举起手在许兆宁面前晃了下。

    众人看得清清楚楚,那白嫩的指尖上有着一些红红的印子,看起来真是被针扎了。

    「被你这麽一说,我倒不好问你讨要了,免得说我害你手指头上留了针眼儿。」许兆宁笑着耸了耸肩,「只不过你绣技还得多多练习才是。」

    玥湄郡主瞧许兆宁似笑非笑的脸,心里立刻明白他在捉弄自己,气得扭了扭身子,这一转身,便望到屋子角落里的沙漏,她慌慌张张道:「二哥、杨之恒,我要回院子去了,我是趁着姑姑去沐浴的时候溜出来的,这会子她也该快出来了。」

    话还没说完,脚已经迈出了房门,就听着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远去,玥湄郡主旋风一般的卷得不见了踪影。

    杨之恒看着手里那只荷包,望了望焦大道:「师父,既然你觉得这蝴蝶绣得活灵活现,那我便将这荷包转送给你好了。」

    许兆宁一把将那荷包夺了过来,仔细打量了下那两只蝴蝶,摇了摇头,「若玥湄不说,我还真看不出来这是什麽。」将那荷包口子拉开了些,从里边拖出了一张纸来,定睛一看,脸上惊得变了颜色,「三妹妹真是大手笔!」

    杨之恒凑过去一瞧,发现那是一张银票,上边面额是一万两,银票後边还有一张纸,上边潦草的写了两句话:边关寒苦,买件好皮裘御寒。

    瞧着这张银票,杨之恒也变了脸色,尴尬的望向许兆宁,「你帮我将这银票退给她,我不要。」拿着那张字条看了看,他有些莫名其妙,「边关寒苦,这是什麽意思?」

    许兆宁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她想说什麽。」

    焦大站在旁边,心中分明,看来是豫王妃听说要将杨之恒送去西北边塞,心中高兴,自然对玥湄郡主说了此事,所以才会有现在这一张万两的银票。他忧心忡忡的看了杨之恒一眼,他被玥湄郡主缠上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玥湄郡主身分高贵,又十分受宠,豫王与豫王妃绝不会将她嫁给他,到了以後还不知道会是怎麽样的局面收场呢。再说杨之恒的心思也不在玥湄郡主身上,他喜欢的是郑家小姐,到时候若将事情闹大了,恐怕没有什麽好结果。

    「之恒,走吧。」焦大招呼了一声,师徒两人出了豫王府回到自己的院子里边。进了房间,焦大将那块玉珏拿了出来摆在桌子上,一言不发的瞧着杨之恒,看得他莫名其妙。

    「师父,这是什麽?」

    「豫王爷送给你的生辰贺礼。」焦大沉声道:「你收下吧。」

    「这块玉珏应该十分昂贵。」杨之恒将那玉珏拿在手里不住的瞧着,玉珏有着淡淡的光影,朝着窗户晃一晃,似乎还有光影流动般,倏忽在那玉珏上面滑过,可谓是流光溢彩。

    「确实,这曾是王爷长年佩戴着的,他会将这玉珏带在身上,绝不是便宜物事。」焦大点了点头,「之恒,王爷叫你去投军,已经写好推荐信,到了七月末你便带着书信去西北。」

    「真的吗?让我去西北投军?」杨之恒听了满脸兴奋,扑到了焦大面前抓住他的手摇了摇,「师父,你会同我一起去吗?」

    杨之恒的眼睛若灿灿星辰一般闪烁,焦大瞧着他那兴奋的神色不由得有些心酸,杨之恒跟着他七年,两人早已亲如父子,怎麽舍得与他分开。叹了一口气,他摇了摇头,「我不同你一道去,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哦。」杨之恒略微失望,可旋即又高兴了起来,「师父,我本来便想着要去从军,也好建功立业,没想到马上便要实现心愿,真是欢喜!」

    「之恒,你在军营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危,凡事不能强出头,只要做了上司安排你做的事情便是,不要想着邀功便要去冲锋在前。虽然你也学了些兵法,可那终究只是纸上谈兵,你年纪小,还需多历练几年才能请缨上阵。」焦大不住的唠唠叨叨,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忽然之间有这麽多话要说,可就是止不住,那话便如流水般的说了出来。

    「师父,我记下了。」杨之恒垂手站在一旁,认真的听着焦大的叮嘱,不住的点着头,「我都听你的。」

    焦大慈爱的看着杨之恒,微微点了点头,「之恒,我知道你是个听话的。」

    「师父,你明日能不能陪我去荥阳?」杨之恒忽然间有些忸怩,「今年的生辰我想与她一起过,但我也不想和师父分开。师父,你便陪我去荥阳吧。」

    杨之恒的脸上有着渴望的神色,一双眼睛眨都不眨的望着焦大,唯恐他会拒绝自己。

    焦大瞧着他那模样忍俊不禁,站了起来笑着拍了拍杨之恒耳朵肩膀道:「没问题,师父这就去弄些东西,咱们吃了便歇息,今晚子时动身,明日辰时便能到荥阳了。」

    「师父,你真是太好了!」杨之恒呼唤一声跳了起来,很殷勤的说道:「师父,我帮你去弄饭菜。」

    「瞧你高兴成这样子!」焦大摸了摸杨之恒的头,大步走了出去。

    不多时,袅袅白烟从屋顶的瓦缝里钻了出来,小院子里边回荡着饭菜的香味。

    【第四十九章 吉日新店终开业】

    清晨有着薄薄的雾气,随着时间流逝,雾气慢慢消散,看得出来今日该是一个晴好的日子。日头已经在空中微微露出了影子,淡淡的金光透过云层照了下来,洒落在归真园的绿树红花上边。

    归真园此时却一点也不宁静,说话的声音与脚步声交织在一处,还伴着狗吠,显得格外热闹。前边院子的树下站了些人,都带着些奇怪的神色望着郑香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